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裡的是什麼東西!給我拿出來!”蘇卿安有些緊張,她知道祁歲平從來不讓她接觸外麵的貓貓狗狗,因為祁歲平很討厭貓和狗,如果祁歲平看到了肯定會把狗給趕出去的。她當時也是看狗可憐就把小狗帶回來了,可是自己的媽媽也不讓養,這該怎麼辦?祁歲平看著蘇卿安一副不願意的模樣,直接上前一步把蘇卿安的外套扒拉開。祁歲平看到蘇卿安懷裡的狗,一臉怒氣:“蘇卿安!你看看你帶了什麼!這是什麼東西!一條狗!我從來都和你說狗身上有細...-

蘇卿安奉自己母上大人的命令出來買醬油:嘿嘿,醬油能做什麼吃的呢?

蘇卿安想著想著手忍不住搖擺起來,醬油也跟著搖擺起來。

醬油因為搖擺的原因碰撞著。

突然,“砰”的一聲,醬油的瓶子碎開了。

蘇卿安也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吧醬油撞碎。她忍不住懊惱:啊!為什麼我會腦缺的撞醬油瓶啊。

無奈之間,蘇卿安隻能重新反回超市買醬油。

終於,蘇卿安再次反回家。

一路上冇有任何事情發生,大街上空蕩蕩的,冇有人。蘇卿安走在一條偏僻的小路上,她家就住在居民樓裡。

她路過一個小巷子,巷子裡麵傳來一陣很小的嗚咽聲。

蘇卿安仔細聽著聲音,所有注意力都凝聚在一起。

她聽出來了聲音是從一個垃圾桶裡穿來的,她有些於心不忍,走進垃圾桶,把手裡的東西放在路旁,把嗚咽聲的來源——一隻全身上下都渾身臟兮兮的小狗抱了出來。

小狗很可愛,絨毛是白色的,但是現在很臟。眼睛很黑,像黑曜石,直溜溜的望著蘇卿安。

蘇卿安有點心軟,她覺得這隻小狗很可憐。她把小狗抱在懷裡,用外套包裹著。

她抱著小狗提著醬油和一瓶汽水回了家。

剛到家,飯菜已經做的差不多了。蘇卿安一臉心虛的望著自己的母上大人——祁歲平。

祁歲平滿臉怒氣的看著蘇卿安,道:

“蘇卿安!你這個小兔崽子,你看看現在幾點了,我讓你出去買個醬油,你給我買了一個小時!你是被狗追了還是被人拐了!說話!”

“媽......媽,咱有話好好說,好好商量,哈哈,哈哈......”蘇卿安彆過眼睛,不敢直視祁歲平。

“蘇卿安,你彆給我找藉口!你懷裡的是什麼東西!給我拿出來!”

蘇卿安有些緊張,她知道祁歲平從來不讓她接觸外麵的貓貓狗狗,因為祁歲平很討厭貓和狗,如果祁歲平看到了肯定會把狗給趕出去的。

她當時也是看狗可憐就把小狗帶回來了,可是自己的媽媽也不讓養,這該怎麼辦?

祁歲平看著蘇卿安一副不願意的模樣,直接上前一步把蘇卿安的外套扒拉開。

祁歲平看到蘇卿安懷裡的狗,一臉怒氣:“蘇卿安!你看看你帶了什麼!這是什麼東西!一條狗!我從來都和你說狗身上有細菌不要亂摸狗,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吧!

結果,蘇卿安你把狗給我撿回來了!蘇卿安,現在立刻馬上,把狗給我扔了!聽到冇有!”

蘇卿安默默地點了點頭,她心裡有一道坎。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和父親離婚了,父親受不了自殺了。母親一個人把蘇卿安撫養長大,她覺得她太辛苦了。

蘇卿安很愛祁歲平,但是也恨她,什麼事情都做不了的感覺很壓抑,但是她確確實實是愛她的,這一點無法否認。

蘇卿安獨自走出家門,來到大街上,隨便朝著一個方向走了。醬油還提在手裡,狗也安安靜靜的待在蘇卿安的懷裡,好像睡著了。

但是此時此刻的蘇卿安並冇有心情,剛纔祁歲平的話讓蘇卿安心裡很難受,想是堵了一團棉花,無法發泄,也無法忍耐。

她走到了一張長椅上,坐了下去。把醬油放在一旁,抱著狗,無聲哭泣著。

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自己不就是撿了一條狗嗎?為什麼要這樣,她無聲的想著。

-貓狗狗,因為祁歲平很討厭貓和狗,如果祁歲平看到了肯定會把狗給趕出去的。她當時也是看狗可憐就把小狗帶回來了,可是自己的媽媽也不讓養,這該怎麼辦?祁歲平看著蘇卿安一副不願意的模樣,直接上前一步把蘇卿安的外套扒拉開。祁歲平看到蘇卿安懷裡的狗,一臉怒氣:“蘇卿安!你看看你帶了什麼!這是什麼東西!一條狗!我從來都和你說狗身上有細菌不要亂摸狗,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是吧!結果,蘇卿安你把狗給我撿回來了!蘇卿安,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