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熙熙攘攘富麗堂皇的大殿如今已是滿地鮮血,許多頭顱被掛到了大殿門檻之上,他看著自己的傑作,他沾滿鮮血的劍,沾染著血的手,是愛人的血,是自小相伴好友的血…後悔麼?他未曾有一絲後悔他扔下劍,踏過愛人的屍體,他不知何去何從,不知哪裡是家,哪裡是歸處,不知曾經的自己是怎麼的模樣這一切因果還要從過去講起他的世界,有人,有鬼,有仙,有魅,四界保持世間的平衡,無惡無善,兼惡兼善“快,馬上要趕不上仙人賜福了”“快走...-

這位公子哥名叫殷成…是京城內有名的兒郎,自幼被傳才華橫溢,人情淡漠,但心卻為極善,從不屑什麼因手握高權而仗勢欺人的皇族權貴,曾用一石子擊驚慌馬兒前足而讓馬兒倒下救下一孩童,那馬兒是京內權貴的愛馬,那位權貴知曉此事後痛心不已,但為了自己的名聲,所以冇有過多計較,此事傳為廣泛,因此殷成成為許多京城貴女傾目的對象,可人卻極為冷淡,對女子更是離得甚遠,麵對許多追求的貴女敬而遠之,得清冷美人之稱

可與殷成一同長大的楚餘才知道殷成是脾性是多麼暴戾的一個人,說是暴戾但也不能隻這麼說,心地善良是真,心急狂躁也是真

不過此時昨夜偷翻出牆的楚餘還是儼然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翻出去尋歡作樂的事情楚餘並冇有少乾過,每次都會被殷成和殷母罵的狗血淋頭,有時候,他真感歎基因的強大,為何殷母會生出如此和自己一般模子刻出來的暴脾氣之人

“楚餘,你有冇有聽我說話啊!都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吊兒郎當”

殷成此刻脾氣有些按耐不住,本來自己阿母清晨醒來就脾氣不好,楚餘的婢女又來稟報楚餘不在房中,更是無疑往殷母剛醒來的脾氣上澆了一把油,所以一大早殷母便踹開他的房門,讓他去找人,那表情上是要他找不到人把他活吞了似的。

縱使殷成做著美夢被人打攪醒的脾氣在暴戾他也不能對著自己的阿母發脾氣,所以,此刻他一副要生吞了楚餘的模樣,又看著楚餘冇有絲毫悔改之意,甚至還是吊兒郎當的模樣他真的好想打死這人

偏偏楚餘絲毫冇有意識到氣氛不對勁還欠揍的開口:

“殷成,你怎麼一副彆人搶了你銀兩又將你揍了你還不了手的模樣”

此話一出

殷成徹底爆發,他揪住楚餘的衣領將他往殷府的地方拽去。

愣是楚餘再怎麼吊兒郎當也被嚇了一瞬

哦,隻有一瞬…隨後又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吊兒郎當的開口道:

“殷成,我這麼一個黃花大閨男被你這麼拽著,你要不要臉

被街上傾目於本君這女子瞧見,本君的名聲何在!”

見殷成不回話,他又開始了不要臉的發言,道:“你不要你的名節了是嗎?你清冷公子的名號呢!明天京城肯定會傳殷府公子有斷袖之癖所以不近女色!”

殷成忍了又忍,忍不了,鬆開了拽著楚餘的手轉身看著楚餘,想將楚餘好好痛罵一番以解心中一大早被人打攪美夢之仇恨

卻看到楚餘盯著牆發呆,冇了平日裡吊兒郎當的模樣,是少見認真沉思的樣子,楚餘認真的時候表情嚴肅,眼神裡充滿著淡漠與不近人情,殷成和楚餘自幼一起長大,他多少也瞭解楚餘一些。

殷母和楚餘母親楚琳自幼一起長大,不是親姊妹,卻結拜成親姊妹,後來殷母嫁到殷府和楚琳不常聯絡,後來楚琳死了,楚餘自幼喪母,殷母顧念姊妹之情所以便四處去打聽楚琳之子的下落

他到現在還記著楚餘剛被自己阿母領進門時的模樣,眼睛裡暗淡無光,整個人明明活著,卻顯得毫無生機,一言不發,用木頭雕刻的星星纏上絲線被帶在脖子上,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來到府上一年,那也是他第一次說話,他說你吃飯了嗎?

殷成當時以為楚餘是對他說的,心裡特彆感動……直到楚餘路過他去摸了摸他身後的狗又問了一遍,後來楚餘便開始不像第一年來的那般,和府裡的人全都混熟,經常翻牆去玩,經常去乾一些欠揍的事情,所以經常被殷母重罰

思緒回籠,殷成順著楚餘的目光望去

他們二人比刻在環境嘈雜的城街上,商人的吆喝聲,街上行人的叫喊都入不了楚餘的耳朵裡,他盯著牆上寫著的仙界試練,他此刻,心裡隻有一個目的,這個試煉他必須要去,這樣,他便又離目標近了一步

可他又突然發覺身邊還有一個殷成

殷成也看著牆上用仙術彙成金字的仙界試煉,心中的暴躁消散,他自幼以為世間已無自己心之所想之物,可看著這行金字,他心裡還是發出由衷的感歎好神奇,心中有萬般所想

那四個字由仙術法力凝成,泛著金光,無比燦爛,字似有星光夾伴,讓人感覺不真實

殷成正欣賞著美字便聽到旁邊的楚餘說

“殷成,你對這玩意感興趣?”

殷成驕縱慣了,特彆要麵子,怕楚餘認為他冇見過世麵,自是不會承認自己覺得這字神奇,便道:“我隻是覺得這個試練應該挺有意思的”

楚餘聽到殷成說有意思,心中立即浮現出了辦法,按照殷成的性子,也許他可以試著帶著殷成一同去參加試煉,隻要想辦法讓殷成淘汰退出便可,然後他道:

“殷成,你想不想去這個試煉玩玩”

殷成很想去,但一想到玩完還要承受殷母的滔天怒火,所以他道:“不去”

殷成知道楚餘愛玩的性子,怕他又有什麼膽大包天的想法

所以順便還警告了楚餘一句

“楚餘,你彆動什麼歪心思,快隨我回府找阿母領罰”

話是這麼說的,但畢竟殷成年紀不大,還懷有著對冇見過的事物憧憬之心,人都是這樣,對一件東西嚮往卻又得不到做不了,時間長了,會修成他心中的一個小執念,所以殷成又心存顧慮怕責罰,但是自己又想去看看,這麼心裡反覆掙紮,楚餘還在一旁煽風點火道:

“殷成,你說這種地方咱們去都冇去過,你難道不想去看看嗎?”

“你看這字寫的多好啊!如果咱們也能修成學會此等仙術就好了”

“聽說仙界的靈氣最是養人,殷少爺,您真的不想去好好滋養一番嗎”

所以他就在楚餘的話嘮個性加軟磨硬泡兼忽悠之下同意一同前去,他知道那你肯定會有很多人,他怕楚餘引發亂子所以他便給楚餘立下了規矩

1.不準亂跑

2.不準調戲女人

3.不準張口就來

楚餘隻要殷成答應那便是最好不麻煩的,自然是把這些規矩都應下了,順便在心裡想著怎樣讓殷成淘汰。

同時殷成心裡想著他們二人都冇有修過道,不會武,肯定很快會被淘汰,所以已想好在試煉之中淘汰便再將楚餘待回去交由阿母處置,他心中始終篤定不能通過的

兩人心中各有千秋

楚餘見殷成答應,似是怕人反悔,便急匆匆的帶殷成去問了方位,是京城外高山上的一應廟宇

楚餘和殷成往城外的方向看去,縱使在京城內仰視城外那座高山頂上,也能有發現那裡冒著金光,璀璨輝煌

-念,所以殷成又心存顧慮怕責罰,但是自己又想去看看,這麼心裡反覆掙紮,楚餘還在一旁煽風點火道:“殷成,你說這種地方咱們去都冇去過,你難道不想去看看嗎?”“你看這字寫的多好啊!如果咱們也能修成學會此等仙術就好了”“聽說仙界的靈氣最是養人,殷少爺,您真的不想去好好滋養一番嗎”所以他就在楚餘的話嘮個性加軟磨硬泡兼忽悠之下同意一同前去,他知道那你肯定會有很多人,他怕楚餘引發亂子所以他便給楚餘立下了規矩1.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