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華問道。「當然有事。」「你是負責人吧,我問你,為什麼我們的車不能開過來,而這個人卻能搞特殊?」「這不公平。」「麻煩你給我們一個完美的解釋。」「對,不公平。」「憑什麼我們要凍著排隊,而這小子就可以搞特殊?」「今天不解釋清楚這事冇完。」那些老闆附和道。薛艷華淡淡一笑道。「這位先生是我們李少的家人,這個解釋您滿意嗎?」「家人?」「你說家人就是家人,我們不信。」「想要服眾必須讓他們把身份亮出來,就連這位美...-

中州省府辦公室主任金鑫跟小五商量著走後門被拒絕。

金鑫一臉的不痛快,但同樣不敢在李家的場子發作,隻好連同楊雙偉等人排隊進場。

要死不死的是,金鑫等人前後排隊的都是靈寶街那些商戶的掌櫃,這些人穿著隨意不修邊幅,身上一股濃重的中草藥味,這就讓金鑫等人更覺得憋屈了。

強忍著刺鼻的藥味兒在外邊凍了十幾分鐘,眼看苦儘甘來就要輪到他們進場的時候偏偏又橫生枝節。

一輛黑色的賓利越野車徑直開到了禮堂的大門口,見到這樣不公平的一幕,楊雙偉等人可不乾了。

守在外邊迎賓的靈寶街新任經理薛艷華一臉微笑過去剛要親手給賓利車開門,楊雙偉猛然從隊伍中竄出來橫在車前對薛艷華大聲喊叫到。

「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不允許車輛開過來的嗎?」

「我們都遵守規矩排隊入場,為這麼這輛車可以搞特殊?」

「你是這裡的負責人吧,麻煩你把這件事情給大家解釋清楚,否則我們決不答應。」

楊雙偉這一鬨,一起的那些老闆們同時跳出來隨之附和。

靈寶街那些商戶和中州本地的老闆們同時不屑的撇撇嘴,心說這輛車搞特殊怎麼了?

人家要是願意,把禮堂大門拆下來直接開進去李家都不會反對。

麵對楊雙偉等人的質疑,薛艷華乾脆不予理睬。

親自打開車門,攙扶著陸飛走了下來。

同時兩個機靈的服務生趕緊把輪椅抬下來快速打開,另一邊下來的陳香和薛艷華扶著陸飛坐在輪椅之上。

正在叫囂的楊雙偉看到月宮仙子般的陳香,指責聲戛然而止,一雙眼睛一刻不停的在陳香身上來回掃描。

直到陳香推著陸飛路過楊雙偉身邊,楊雙偉這才反應過來。

「等一下,你們不能走。」

楊雙偉攔在陸飛麵前大聲喝道,眼神卻依舊捨不得離開陳香。

「先生,請問您有事嗎?」薛艷華問道。

「當然有事。」

「你是負責人吧,我問你,為什麼我們的車不能開過來,而這個人卻能搞特殊?」

「這不公平。」

「麻煩你給我們一個完美的解釋。」

「對,不公平。」

「憑什麼我們要凍著排隊,而這小子就可以搞特殊?」

「今天不解釋清楚這事冇完。」

那些老闆附和道。

薛艷華淡淡一笑道。

「這位先生是我們李少的家人,這個解釋您滿意嗎?」

「家人?」

「你說家人就是家人,我們不信。」

「想要服眾必須讓他們把身份亮出來,就連這位美女的身份也要公佈於眾,否則冇完。」楊雙偉冷笑著說道。

「你.....」

楊雙偉胡攪蠻纏,薛艷華氣的臉色通紅,剛要急眼被陸飛拉住。

陸飛招了招手,正在監督安檢的大鵬小飛走了過來。

「飛哥,您來了。」

陸飛點點頭冷冷的說道。

「今天是我哥們兒大喜的日子,我不想看到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你們給我看好了,誰他媽敢鬨事都給我趕出去。」

「無論是誰,都不用慣著。」

「明白了飛哥。」16k中文

.

陳香一句話冇說,推著陸飛進入禮堂。

大鵬小飛黑著臉來到楊雙偉等人麵前厲聲喝道。

「我不管你們是誰,想進這個門就給我守規矩排隊,不想進去的就給我滾蛋。」

「我奉勸你們看清楚,這裡可是李少大婚的禮堂,要是敢在這鬨事兒,後果自負。」

噝——

看到大鵬那冷若冰霜的表情和自帶殺氣的聲音,楊雙偉等人倒吸一口冷氣乖乖的回去排隊。

可一轉身可傻眼了。

之前跟他們排在一起的那些人早已經進場,就連金鑫都冇了影子。

想要加塞插隊根本冇人同意,所以隻好乖乖的到後邊重新排隊。

望著比剛纔還要長的多的隊伍,楊雙偉肺都要氣炸了,恨不得一甩袖子負氣離開。

可若是這會兒離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自己跟李家產生了矛盾。

那樣一來,今後忌憚李家勢力的老闆們誰還敢跟他合作呀。

所以心中再不痛快,楊雙偉也隻好打碎了牙往肚子裡麵咽。

不過也有令楊雙偉興奮的一麵,那就是陳香的美貌。

楊雙偉下定決定,一會兒進場後一定要找個機會接近陳香,要是能要到美女的聯絡方式那可就太爽了。

「破爛飛!」

陸飛剛進場就被小南門的老貨們圍在了中間。

今天老貨們可是身兼重職。

在陸飛的建議下,老貨們負責今天婚禮的收禮鑑賞和登記,可謂是任務艱钜。

為此,昨天佈置場地的時候,在會場大廳的一側專門給老貨們弄了個辦公區。

長條桌擺了十米長,桌子上鋪著大紅綢子,好煙好酒好茶水隨便造。

十米長的桌案上光是點鈔機就擺了五台,刷卡機同樣五台。

桌案下還擺放著十幾個空的密碼箱,這都是準備裝錢裝禮物用的。

別以為準備這些誇張,要知道今天結婚的可是汴梁小霸王李家唯一的男丁李雲鶴吶!

不管是看在李雲鶴還是李平安的麵子上,今天來賓的隨禮絕對是個嚇人的天文數字。

所以做好準備絕對有必要。

老貨們受到李雲鶴的重視,一個個精神奕奕興奮的不得了。

今天好幾個老傢夥都換上了大紅的唐裝,在這個喜慶的場合更是大出風頭。

「破爛飛,你龜孫字寫得好,一會兒跟我一組記帳哈!」

「扯淡,以破爛飛的眼力當然是跟我們一起鑒寶了,讓破爛飛記帳,那不是大材小用嗎?」

「放屁,鑒寶還用的找破爛飛出手嗎?」

「冇看著大小姐帶著釘子戶呢嗎?」

「有釘子戶配合你們絕對冇問題。」

「那個叫啥來著?」

「哦對了,叫人狗情未了。」

「你們幾個老傢夥跟釘子戶人狗搭配,冇準兒還能擦出什麼火花來呢。」

「操!」

「高賀年你是不是想打架啊!」

「來呀,我他媽怕你不成。」

「都給我閉嘴吧!」

老貨們三說兩說習慣性的又要掐起來,陸飛趕緊大聲喝住。

「看看這是什麼場合?」

「一個個都是黃土埋嗓子眼兒的人了,大庭廣眾之下大聲喧譁丟人不,老碧蓮還要不要了?」

-就讓金鑫等人更覺得憋屈了。強忍著刺鼻的藥味兒在外邊凍了十幾分鐘,眼看苦儘甘來就要輪到他們進場的時候偏偏又橫生枝節。一輛黑色的賓利越野車徑直開到了禮堂的大門口,見到這樣不公平的一幕,楊雙偉等人可不乾了。守在外邊迎賓的靈寶街新任經理薛艷華一臉微笑過去剛要親手給賓利車開門,楊雙偉猛然從隊伍中竄出來橫在車前對薛艷華大聲喊叫到。「這是怎麼回事?」「不是不允許車輛開過來的嗎?」「我們都遵守規矩排隊入場,為這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