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隻是看起來似乎是一兩百的質量,但鞋子似乎是真皮的平底鞋,白色的,她冇穿襪子。她長得很好看,素顏,黑頭髮又直又長地披散著,餐廳裡所有人都至少看了她一眼。我當時是來給明天吃飯踩點的,孤身一個人,想了想就準備問候一下她……她真的太美了,是誰都會上去搭話的。她已經吃起了牛排,隻是神色似乎還很開心,目光偶爾會定在對麵的空座位上,偶爾又低頭沉默。“小姐,”我問“還記得我嗎?”啊……本來打算換一個開場詞的,這句...-

我的妻子最近有些怪怪的。

我和妻子認識已經三年了,她十九歲的時候過生日,捧著一個小蛋糕,那天我正好飯後喝了些酒,因為自覺意識清醒,在車上猶豫要不要找代駕,剛發動車子,就撞上她了。

奶油翻在了車輪下,她落著眼淚從地上爬到輪子旁邊,雪白手臂上颳得像是粘上了番茄醬,我冇敢開門,仔細辨認了一會兒,她已經站起來,在車子左邊透過車窗看向車裡看了一會兒,失魂落魄地走了。

我當年是個糊塗蛋,還是個混蛋,事業剛剛邁步上台階,我看她不追究,因為深夜周圍也冇多少人,趕緊開車跑了,後來我真的很後悔那天冇能帶她去醫院。

我怎麼能連良心都喪了呢?

第二次和她遇見,是在餐廳,白天,她似乎和誰有約,桌上點了兩份牛排,應該是她當時不太懂各種繁瑣無趣的禮儀,紅酒也提前倒了兩杯。

她的手臂上還綁著繃帶,穿了一件青色的長裙,隻是看起來似乎是一兩百的質量,但鞋子似乎是真皮的平底鞋,白色的,她冇穿襪子。

她長得很好看,素顏,黑頭髮又直又長地披散著,餐廳裡所有人都至少看了她一眼。

我當時是來給明天吃飯踩點的,孤身一個人,想了想就準備問候一下她……她真的太美了,是誰都會上去搭話的。

她已經吃起了牛排,隻是神色似乎還很開心,目光偶爾會定在對麵的空座位上,偶爾又低頭沉默。

“小姐,”我問“還記得我嗎?”

啊……本來打算換一個開場詞的,這句太俗套太像似乎意圖不軌了。

她的目光早已經看向我,嘴唇微微抿起“我記得你。”

“介意一起吃嗎?”

她沉默地看了我一會兒,在我馬上要放棄的時候點頭,低聲說“去你那桌吃吧...你彆坐這兒。”

唉,餐廳裡的人很多都將目光投來了。

“上次見麵,當時冇能和你說多一些話,我真的很抱歉,我也很遺憾...”

我原來是很自信我的外貌和魅力的,我學曆高,工作好,長得也不錯,從小就被告白,一直到走上社會幾年才發現好像這樣的人很多,甚至有人是富n代,說話更得體,從小過得更好,女朋友男朋友一茬一茬每一個都很好看,都很相配。

啊,對,我遇見我老婆的時候27歲。

“冇說的就在這裡說完吧。”她的開心神色變得有些冷漠和牴觸,靠在椅背上的時候伸手扶住了右手手臂上的繃帶。

“你是在等誰嗎?”

“冇有。”

“我們能加個聯絡方式嗎?”

她似乎也已經注意到了周圍的目光,微皺著眉想了一會兒,從隨身攜帶的白色小包裡拿出了手機給了二維碼,在我微信搜尋到的時候已經提著包走了。

她看起來身高也很平均,目測一米六五左右,但比例很好。

我當時是冇抱太大希望能加上她的,但等踩完點計劃好路線回家之後,好友申請已經通過了。

我老婆給我發的第一句話是“我通過了你的朋友驗證請求,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聊天了”

我本來打算先轉賬幾萬過去當醫療費拉話題,但想了想,我又先發了一句“對不起,上次開車之前我因為應酬喝了酒,這是我的錯,幸好今天幸運遇見你了,你上次去醫院檢查花費了多少錢,我可以轉你”

“實在抱歉,我下次不會喝酒之後開車了”

當時已經深夜了,風呼呼地刮,我實在太冷就先去關了窗,然後躺在床上刷著她的主頁,她的朋友圈冇有任何訊息,似乎把我給遮蔽了,而頭像是一張兩片銀杏葉疊在一起對著藍天拍的。

現在想起來,她的確長得有點兒小,不會未成年吧?那我發了醫藥費就刪了吧……不對,醫院單子上有年齡和名字啊,我藉口要單據讓她發來不就好了?而且今天上學吧?除非是大學生,不然怎麼會能出來玩,三百一份的牛排還點了兩份,七百多的紅酒隻喝了幾口,卻穿著一兩百的衣服?她今天穿的鞋子最貴也不過一千塊,看痕跡應該已經穿了很久了。

我隨意滑了一下她的朋友圈背景圖,是一個一隻手比的一半愛心。

滑完之後本來想去要單據,但她已經把單據找來一張張拍給我了,我先看了年齡,發現是19歲,鬆了一口氣,開始算總價,算完就直接轉賬發過去了。

我也冇想著敲詐她什麼的,但我直到後來同居才發現她手機裡有全部聊天錄像及單據的錄像,當時已經深夜一點多了啊,我都睡了。

她真的很謹慎,和我在一起也很謹慎,又因為原生家庭婚姻恐懼,不敢跟我結婚,所以我雖然叫她老婆,但實際上我們隻是男女朋友,我甚至隻在遠處見過她跟家人視頻,過後我連聊天記錄都找不到,有次被她發現我偷翻她手機,還跟我鬨了兩個月的分手,那段時間我連她人影都見不著,我發了瘋地去找,但找到一個地方她就躲一個地方,有段時間她連手機都不用,就是怕我找到她,但最後她彆彆扭扭給我打電話過來,問我家裡陽台上薄荷怎麼樣了,我才趕緊回家給薄荷澆水等她回來,好在那個盆是陶瓷盆,特彆不透水也不透氣,那個季節裡陽光又照不到那兒,薄荷纔沒死,我又給自己全身上下理得乾乾淨淨光鮮亮麗,等她晚上回來之後又道歉玩情趣才勉強被原諒,當時真的很嚇人,也是當時我才意識到我不認識任何一個她認識的人,所以她鬨好了脾氣,我又開始鬨,直到最後她讓我認識了她的閨蜜薑太寶,從此以後才勉強有個其它聯絡她的途徑。

我最開始認識她的時候是有點看輕她的我承認,畢竟她才初中學曆,等我讓hr查了檔案之後又發現她檔案一大段空白期,還有先天性心臟病,曾經還檢出過重度抑鬱,我當時跟她在一起兩個月左右,但已經認識一年多了,我當時真的天都要塌了。

我承認我學曆歧視,但她怎麼樣也得上個高中吧?高考之後怎麼樣也得上個大專吧?大專之後哪怕不去專升本呢?專升本之後找個稍微聽起來體麵的工作也比現在好。

現在,她是奶茶店臨時工,父母裡冇一個工作能讓我看得上眼的,學曆也冇有,她似乎還是私生子女,先天性心臟病會遺傳,重度抑鬱是精神疾病也有概率遺傳,唯一可取的就是外貌,但她冇去做明星,做演員這類社會地位相對較高的工作,雖然她本人性格也很好,也很善良,也懂很多,整個人如果不看檔案都一眼女神,但她初中畢業,有疾病遺傳概率。

我當時狠狠冷淡了她兩個星期,她從最開始的疑惑到後來也不理我也就兩個星期,畢竟我們最開始在一起的時候她簡直一整個溫柔可人的賢妻。

後來...床頭打架床位和嘛,我相親和翻通訊錄裡的聯絡人,都覺得雖然有人比她條件好,但不可能有她漂亮,我一普通家庭出身我也配不上人家,儘管有人比她漂亮,但在我眼裡那人還冇出生,我真的很喜歡她,她不是星星,不是花,不是如何如何任何任何一樣東西,她就是她,她多樣,她嫉妒,她不完美,但她就是她。

說實話,我當時覺得我被下蠱了,還有點心慌慌,找大師看過,然後那大師看我一眼就說冇一點問題好得很穩當得很,就是幾年之後有一劫巴拉巴拉……我當時付了錢就跑了。

我老婆是個互聯網終極愛好者,平生最愛衝浪買包買衣服吃東西和錢,最開始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是我先告白的,包了一個遊樂園玩浪漫,我老婆到處走,走哪裡哪裡有東西送給她,她當時似乎就已經察覺我要告白了,一路走,一路一邊皺眉一邊開心,我有點擔心自己告白被看出來,就問她怎麼了,她笑一下看向我,說冇什麼,紅著臉,然後跳著跑遠了,特彆可愛。

後來就告白,她當時表情又震驚又疑惑,最後被我親懵了,一下特彆特彆特彆震驚,又等了兩天,她才說答應。

……而我從前不久開始懷疑,她其實一直在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有男朋友或者是什麼其他的出軌對象,或者是前不久出軌了。

我知道,這不可置信,對吧?我,某中大型互聯網公司總經理,長得帥,有股份,今年31,存款七位數以上,學曆高,家庭裡父母健在夫妻和睦,我,精神健康得我從來不需要擔心什麼情緒問題,隻有胃被喝酒喝壞了,但她也胃病啊,我們互相照顧她怎麼要嫌棄我。

她從來不肯在朋友圈發我們的圖片,但她明明特彆喜歡拍照,路上遇見蒼蠅都要拍兩張,還喜歡在遊戲裡拍,還曾經在某視頻網站上發過好幾次遊戲裡的拍照教程,她手機上看電影她也要截圖,她遇見流浪貓狗也要拍,什麼都要拍。

以及我真的認為我老婆很善良,她路上遇見飛不起來的鳥要救,遇見受傷的流浪動物要救,救完要麼絕育放歸要麼找領養,我說你這麼喜歡你養一隻唄,三四五隻都行,大不了我早點退休去村裡跟你一起養,我這班也上夠了,但她不,她就是不養。

我說,連蟲子都捨不得殺的她,怎麼會負擔不起養一隻動物的責任呢?

現在想來,果然啊,我連我老了之後帶她去哪兒旅遊去哪玩都想好了,但人家壓根冇想跟我長久地在一起。我因為原生家庭這個藉口一直等她能跟我領結婚證,一直期盼,同事是被人家懷孕逼婚,她是生怕自己懷孕被我逼婚,雖然我也的確用分手逼迫過她結婚,但她後來不也用消失兩個月回敬我查她**了嗎?

我們在一起那麼久,她到底是對我哪裡不滿意不放心這一點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我體諒她曾經抑鬱重度,我也冇跟她說過什麼重話,而且我一鬨矛盾就冷暴力這一點我的確錯了,但她鬨矛盾她也冷暴力我!我抱她,她一肘給我錘來,我親她,她一邊玩著手機一邊開燈,然後下床穿衣服出去閨蜜家了。

她最開始賢妻良母溫柔可人,後來就開始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問我“你愛我嗎?”我說愛,下一秒就冷臉,我試過說不愛,她“所以呢,你要分手嗎?我現在就去收拾東西。”,我試著說喜歡,她凝視著我,幽幽凝視著我,最後說“所以你不愛我是嗎?”。

她還會問“我跟你的錢一起掉水裡你救誰”“你更喜歡我還是我的臉”“如果我冇有這個外貌你會喜歡我嗎”“如果我罵你你會罵我嗎?”“你為什麼不罵,你憑什麼不罵,分手!”“你不理我,你為什麼不理我,分手!”“你覺得我好看嗎?”“你更喜歡我做的飯還是外賣”“你為什麼要點外賣!”“你喜歡這件衣服還是那件衣服,為什麼?”“如果彆人有我這張臉你會喜歡嗎?如果還有我這個性格呢?”……

千言萬語,最後都是一句“分手!”。

目前為止她問這種問題的最佳解決辦法是把她嘴堵上。

因為我吵不贏她。

但她平時是很溫柔的,還很多時候隻對我好,具體事例我也不可能一條條理出來,但放年假那幾天,我們幾乎天天都在被子裡,早上有時候我睜開眼睛她就還在睡,睡得整張臉都紅撲撲的,有時候我醒把她也吵醒,她就會攬著我親一下,渾身上下都香,然後抱著我的頭一會兒咬我一會說情話。

窗簾是她選的,白色透光的,早上的時候太陽光就隱隱約約,她也變成金子。

她做飯我洗碗,她洗碗我做飯,她做的飯都挺家常的,但很香,偶爾我還能看見她手臂上……對,她手臂上的傷已經好完了,已經全都不見了,痕跡已經全都不見了。

我為什麼忘記了那麼久她手臂上有傷呢?

啊……反正前不久她在挑洗碗機來著,再加上她似乎出軌,以後還是未知數。

話說我一直冇看到她吃藥,心臟病的藥,各種的藥,或許因為這兩年她過得真的很開心,心臟病冇犯,隻是偶爾會心絞痛,精神疾病也冇犯,我讓她辭掉了奶茶店的工作,給了她一張卡,所以她每天要麼在家裡玩遊戲,要麼跟我去健身房,要麼就是跟小姐妹...或者那個出軌對象出去玩。

我現在還冇找到實證她出軌,但我真的有段時間很難過。

我覺得,那她不喜歡我了就分,直說就好了唄,為什麼要一邊跟我說情話說真的很喜歡我一邊跟另一個人玩,我不是嫌她臟,我是真的覺得她冇有這個必要,我不會怪她的,我也知道她過得很不容易,走到今天能成為這樣的人。

如果她當時就跟我說了,我會把這套房子給她,再給一些錢,我也知道我冤種,但我真的離不開她。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真的很喜歡她。

唉,算了,反正你們也不會懂,我身邊兄弟都說我自從談了戀愛就跟成原始人了一樣,深居淺出。

可是我都帶她見過我父母了,我父母也很喜歡她。

我覺得我真的冇有三十七歲,我十七歲。不,我十七歲那會兒斷情絕愛地準備高考,我零歲。

她出軌對象長什麼樣,我見過嗎、我能打他嗎、我能從社會地位上壓製他嗎、他見過她父母嗎?他知道她喜歡什麼嗎?

還有很奇怪的一點就是,我跟我老婆睡覺,她最近經常翻身到床的另一邊睡,明明我睡之前都還抱著,抱著抱著她人就跑了,她肯定是冇有那麼喜歡我了。

我醒之後吃早餐,早餐都涼了,涼透了。

本來打算請一個私家偵探跟著她,但她其實真的不太出門,所以隻能讓她出門旅遊玩一圈,然後在家裡安裝了幾個小型攝像頭。

我最近應該有一個出差的機會,但還有些時間。

浴室,廚房,客廳,主臥,陽台,健身室,書房,衣帽間,我一個房間安裝了兩個,想了想又覺得不太夠,在一些地方又特意設置了一些錄音的小東西。

“過年要回爸媽家嗎?”

“啊……”她在我懷裡猶豫了一會兒,翻了個身看向我“要不你自己回去看阿姨和叔叔吧,他們肯定想你了。”

“他們不想你?”

“……”她沉默了,臉上有些異樣的神情,皺著眉道“我回去看我媽我爸,這個年我們各回各家過吧?”

“寶寶,”她用頭頂蹭了蹭我的臉,睜著眼睛懇求“那我們結婚之後也不可能跟父母住在一起呀……如果我們在一起玩什麼小花樣,那被髮現了,好尷尬。”

“嗯……”她思考了一下,又用那雙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我“除非住在對門,或者樓上樓下?”

“你要是不接受的話,我們現在分手還來得及呀。”

她一直看著我,我幾乎以為她是什麼即將出發戰場的將軍在沉沉與愛人對視,可她又會有什麼苦衷?她真的對我有著像愛一樣的情感嗎?她真的愛我嗎?

“如果我冇有錢,你還會喜歡我嗎?”我問她。

“那得看時機呀,遇見的時機如果在...對的時候,那我會答應你的。不過你小時候就純純那種我根本不敢靠近的學霸吧?競賽獎盃一大堆,老師眼裡的好學生,父母眼裡的好兒子,而我小時候是一堆渣滓,你如果遇見了那個時候的我,你也不會喜歡我的,與其說你喜歡的是我,不如說你喜歡上的,是這個時機,是——”

我堵住了她的嘴,死死咬著她。

她隻是注視著我,一直注視著我。

窗外的風又變大了。

睡著的時候,睡夢中的她似乎穿著睡裙走向了窗邊,她倚靠在欄杆上,黑髮被吹起。

她在發抖。

她在發抖嗎?

監控裡的她明明在笑。

冇過幾天甜蜜日子,我就得出差了,其實我已經下定了決心,如果她在這一個月內改邪歸正,我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

她穿著得體又漂亮,在我上飛機之前給了我的領帶一個吻。

“你要好好的呀。”

“嗯。”我應答“你回家之後給我發個資訊。”

“知道啦,但我等會兒要和薑太寶去吃火鍋,到火鍋店給你發一個,到家再給你發一個。”

她再次飛吻一下,等我落地之後纔看見她和薑太寶的火鍋店自拍,一路上又左拍拍右拍拍,偶爾還夾雜著幾句抱怨和想你了之類的話。

我轉了兩萬過去,她立刻給我發了一個飛吻表情包,問了一堆東西南北後才收掉了錢,附帶一句謝謝老闆。

我不由自主地抿唇笑起來,想起了一些她帶我玩遊戲的事情。

其實我在遇見她之前已經有過幾次的感情經曆,但在一起、分手,都冇什麼太大的感覺,而遇見她的時候,其實是在想能有個寄托自己的地方。

嗯……正如她所說的,我太無恥了,居然能把包養這樣肮臟下流的交易說得這麼正當。該打。

當天入住酒店後,我洗了澡,就看起了監控,想到前幾天的時候心有些癢,卻冇再打開,而是看起了她現在在做什麼。

洗完澡在護膚,還哼著歌。

鞋架上冇有任何新的鞋,她的高跟鞋已經被她胡亂丟到了上方,我的拖鞋並冇有挪動位置。

她已經開始護髮流程了。

……話說她這幾天是不是約了什麼美容項目來著。

手機響了一聲,她拿起手機看了看快遞,又翻到微信上下滑了一下,最後點進自己的聊天框發了一句“有冇有到酒店呀”

她在聊天框等了一會兒,似乎是心絞痛發作,有些站不穩地按了按胸口,最後向聊天框裡發“寶寶,我睡覺啦,晚安~”

我向對麵發“好,晚安,我已經到酒店了。”

“親親”

她繼續護著發,偶爾靠近鏡子仔細看著裡麵的自己,似乎有些驚奇,微笑著,心情應該不錯。

我打開床頭的錄音設備,等著她回到床上。

第二天的監控和第一天冇什麼差彆,隻是她一天都在床上睡覺,如果從昨天晚上十一點算起,睡了……十九個小時。

她往常一直這樣嗎?

我回到酒店後處理完剩下的工作,調開了第一天晚上的監控。

她睡得很不安穩,到後半夜又不知道做了什麼夢,□□掙紮著從夢裡醒來,待了一會兒後歎聲氣又睡著了,然後就一直睡到了現在。

她醒了,醒來之後瑟縮著下床,先是在床邊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絆倒在地上磕到了腿骨,又平地走一會兒之後小腿抽了筋躺在沙發上歎氣,期間小聲抱怨著“這麼小氣……”

小氣?誰小氣?不會是我吧?

我氣笑了。

她蜷縮在一處,背後留下了很大的一個位置,她空空看著遠處看了一會兒,不知道想到什麼,又微微翹起嘴角“也還不賴嘛……也就一般般。嗯……改進的意見?冇有。”

她想了想,又笑起來,自言自語著……監控壞了。

我眼睜睜看著這一方螢幕灰了下去。

錄音設備呢?錄音的呢?

“……如果……我錯了……寶……”

“嗯?”

她似乎有些疑惑,安靜了一會兒,片刻之後,聲音突然響起“電怎麼突然斷了?這又不是什麼小公寓了,怎麼可以突然斷電啊!”

她的腳步聲踢踢踏踏了一段時間,過了不久,電重新接上了。

門關上,她獨自坐在沙發上,表情有些冷漠和陰鬱……應該隻是覺得不太愉快吧。

“完了,”她抱著頭,緩緩躺倒在沙發上“我的遊戲。瓦達西……錯的不是瓦達西,是闊米娜塞!”

原來剛剛隻是在對著遊戲自言自語嗎?

“啊啊啊啊啊!冇儲存……啊……哈哈……臣妾……終究是臣妾錯付了!”

她摸起身旁的手機,手機殼對著監控,我看不清她輸入的密碼。

“那年,大雨河湖畔……不是,那年,大雨湖畔,你說你是果郡王,我說我是魔仙小子,你……”

她停下了自言自語,摸著下巴似乎在手機螢幕裡挑了一會兒,然後道“朕怎麼從來冇見過你。”

有一個網癮老婆,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想當初初見,你賢惠勵誌又溫柔。

“……我就算有錯,那你冇錯嗎?”她似乎又在背誦什麼網絡語錄,停了一會兒之後,關閉手機睡覺了。

又在睡覺嗎?

剩下幾天裡,她睡得似乎都很深,然而看起來卻冇有不適,隻是偶爾皺著眉想著什麼。

她還是很愛站在窗邊,那個窗子裡吹來的風很大,她也冇有開空調或地暖。天上陰沉沉的,我的妻子穿著白裙站在窗邊發呆。

“最近天氣還冷,你注意點,穿厚一點,彆感冒了。”

“我知道的啦。”她躺在床上,臉頰舒適地蹭過枕頭,在我也靜靜看著她的時候,她打了個顫,突然將被子掀開坐了起來。

“你回來的時候...要小心呀。”

“我很快回來。”

我說。

“你秘書呢?”她問。

“在隔壁。”

她點頭,似乎又有些不舒適,從床上走了下來,然後痛呼一聲,抱著腿淚眼汪汪地跌回了床上,暫時冇能顧得上手機。

我看著手機上的天花板,視線在前方筆記本上的監控畫麵處短暫流連,聲音著急地問她“怎麼了?”

“我的腳……”她說“前幾天我在這兒打翻了個玻璃杯,玻璃冇掃乾淨。”

“啊……怎麼這樣。”她低聲說。

“寶寶,我們明天再視頻吧,”她說“我拿細胞夾試試能不能挑出來,明天去看醫生。”

“好。”我點頭。

視頻掛斷,我抬頭看向電腦螢幕。

她挑了挑玻璃,冇挑出來,疼得眼睛眉毛都紅紅的,最終快速換好衣服後跳著腳出了門,我看得又心疼又想笑。

她怎麼最近經常踩到些小東西呢,還好現在還不太晚,車還打得到,醫生也冇下班。

她踩到東西的第二天早上,她終於被鬨鈴喚醒,依然跳著腳洗漱,最後慘慘地打開電腦玩起了遊戲,玩了一整天。

偶爾我總會覺得我老婆以後估計會在環遊世界的半途就停下來,畢竟她真的是個死宅,我問她喜歡的動漫,她“啊?”;我問她喜歡的運動,她“啊?”;我問她你喜歡的電視劇,她“啊?”。

最終我終於長了教訓,我問她你喜歡什麼,她“都好,都行。”

如果冇有我,她現在依然能過得這麼開心嗎?

我曾經無感於胸無大誌的人,也從不認為我會被一張漂亮的皮囊吸引,隻有她可以是例外。

晚上的視頻電話依然很黏糊。

我開始懷疑我以前是不是太多疑了,畢竟她是這樣的人,怎麼會背叛?

手機中的她突然說“好想你。”

“真的好想你。”她聲音低低,再次強調。

“我也想你。”我摸了摸手機外殼,她將臉蹭在了枕頭裡,黑暗的螢幕有些混沌。

“回去再說吧,”最終我說“我再待十天。”

從那天起,我們很少再打視頻電話,而我的卡上消費的訊息不斷,每天都有幾個網上購物的消費資訊,我對於回去的事情更加期待。

至於出軌?她又不是能心靈傳音,通訊錄都冇有的賬號,三十天都不聯絡的“透明人”,她去哪兒出軌?

薑太寶?算了吧,她倆待一天相親相愛,待三天互玩手機,待七天就開始互掐了。

隻是很奇怪的,好像自從我默默吐槽了她每天都能踩到一些小東西,我就也被傳染了,好險差點把咖啡潑人家電腦上去……回酒店之後一會兒撞頭一會兒撞腿,但持續了兩天就停了。我還在語音裡跟她吐槽了。

吐槽完,好了。

我的妻子真是個神奇的人。

第九天的時候,飛機啟航。

我睡了一覺就到了機場,手裡提著各樣的東西。

先回家吧。我想。

我有些想她了。

來時的風有些呼嘯,秘書開車送我到了目的地後就走了,我腳步輕快,等待電梯到達外廳。

我按開指紋鎖,悄悄進去了。

來的時候看監控,她還睡著呢。

屋內窗簾遮起,臥室門緊閉,我放下東西,憋著嘴角的笑靠近,我打開了門。

……

祂看見了我。

我的妻子……我的愛人……她也有一個……愛人。

——end——

-樣,那被髮現了,好尷尬。”“嗯……”她思考了一下,又用那雙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我“除非住在對門,或者樓上樓下?”“你要是不接受的話,我們現在分手還來得及呀。”她一直看著我,我幾乎以為她是什麼即將出發戰場的將軍在沉沉與愛人對視,可她又會有什麼苦衷?她真的對我有著像愛一樣的情感嗎?她真的愛我嗎?“如果我冇有錢,你還會喜歡我嗎?”我問她。“那得看時機呀,遇見的時機如果在...對的時候,那我會答應你的。不過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