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方式,雖然離譜了點,但大家挺適應的,還記得快。你不覺得朗朗上口嗎?我都會兩句了,先脫褲子後放屁,awareof要加be!”林書裴:雖然離譜了點,但是彆太他麼離譜。就這樣,林書裴站在門口聽她“洗腦”了十分鐘,好訊息:記住了,壞訊息;唱出來的。甫一下早自習,教室馬上變早市,熱鬨極了。何田田打趣道:“梁小寶,今兒個演的哪位花姑娘喲?”梁蔓蔓:“今天不是花姑娘滴太君個乾活,我演的花曲錯。”“哈哈哈哈……...-

三月底,斯南整白整日地下雨,縣政府先後派人三次挖渠引水,低處的貧民區自顧不暇,各家各戶家裡又生蘑菇又生黴,晾不乾的衣物泛著悶臭的水味。好歹這月末最後一天老天可給放晴,拯救歧灣區於澇災之中。

念著今天天氣好,梁蔓蔓從衣櫃裡翻出條粉底碎長花長裙等上,本來挺正常的,結果她找了件印著皮卡丘的黃色T恤,外套是學校統一的暗紅色校服,風格十分迥異,少女滿意地看著自己這一身穿搭,跑去客廳尋找共鳴。

“爸,看我這身好看嗎?”梁蔓蔓轉了個圈,仰起巴掌臉筆道。

梁英俊十分配合道:“我天,美呆了我女!”

梁蔓蔓點點頭,“那我上學去啦。”

步行到蘆笙街,正六點半,梁蔓蔓上公交車後發現隻有一個空位了,在一個睡著的男生對麵。男生也穿著靳南一中的高二校服,垂著略顯長的頭髮,腦袋隨著車輕輕晃動,看不清臉。

靳南市的公交車以其特色聞名,前門上車左右靠著,均是相對而坐的車位,讓大家抬頭望天,低頭望腳,兩兩相望,唯餘尷尬。本來梁蔓蔓不想坐的,可是她昨天作業冇寫完,隻能抓緊這車上二十分鐘補一下,反正那男生也睡著了,不用對視就不會尷尬。

想著梁蔓蔓就走了過去坐下,然後迅速掏出英語卷子寫著,思考的時候她有個小習慣,喜歡去摳筆蓋上的小杆,聽它清脆般打在筆桿身上的聲音,可能是想得太入迷,她把筆的時候冇抓住,於是她看著筆劃過一道完美孤線,穩穩落在對麵那人的腿上。

歐買噶。

梁蔓蔓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對麵男生,見對方冇有要醒的意思,想了想等會人自己醒了更尷尬,還不如趁人還冇醒悄悄拿回來……

於是她一鼓作氣快準狠地伸手——

“羊角口到了,請乘客們有序下車。”公交車彪悍地刹車,梁蔓蔓原本去抓筆的手以一個十分刁鑽的角度捏了一把男生的腿。

梁蔓蔓:我靠!!

男生:……

梁蔓蔓快速地遊走,抓住筆就發出撤退信號,順便投降。

“對不起,我的筆傻傻的,不認路,給你添麻煩了。”

林書裴這才緩緩抬頭,靜靜地凝視著她,眼神裡道不出的幽怨,好一會兒他才說道。

“傻筆。”

梁蔓蔓反應很快地說:“圓珠筆。”說完她還假裝看了下筆,“得力牌的。”隻要她假裝聽不出他在罵人,他就一定是在罵人!

林書裴短暫地笑了下,下巴微揚起,露出完整的臉,眉眼清朗,骨相優越。

他看到梁蔓蔓的校服,問道:“轉來一中了?”

梁蔓蔓奇道:“誒你怎麼知道我是轉來的?”

林書裴又笑:“一中冇你穿搭這麼超前的。”

梁蔓蔓有來有往:“還行還行,你也冇有很落伍。”

“靳南一中到了,請乘客們有序下車。”

林書裴抓行抓睡亂的頭髮,不欲再與她進行口舌之爭,背起書包下車。梁蔓蔓也跟上,主動跟他搭話:“誒你喜歡這支筆嗎?我看你跟它挺有緣,要不我給你買一支送你吧。”

林書裴不想看她席炸天的穿搭,頭也不回道:“不用,我是晨光唯粉。”

糟糕,是對家!

隨後一路無話,梁蔓蔓一直跟在他後麵走,見他走入高二教學樓,社會牛牛梁女士又開始搭話:“好巧,你也是高二的!”

林書裴:你當我高二校服死的嗎?

林書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算是默認。梁蔓蔓又問:“你是A樓B樓的?”

高二分為A樓和B樓,A樓主要是年級前五百聚集地,和國際班那些保送生競賽生,B樓就是普通班和藝體生。每個級部的投服都不一樣,高一是屎黃色,高二是姨媽紅,高三是出軌綠,當三個年級同時跑躁就是紅燈停,綠燈行,黃燈等等你彆急。所以靳南一中也被調侃為靳南市紅綠燈有限公司,教育局讚助出品。

“我男寢宿舍樓的。”

“……打擾了。”

於是兩人在拐彎處分彆。

梁蔓蔓跌踩踩點到教室,硬著頭皮在班主任的青光眼下走到第倒數二排,放下書包拿出書開始早讀。

讀了二十分鐘後梁蔓蔓走上講台:“把書收一下,開始聽寫英語了哈。”

班主任見狀默默走出教室,正好碰到過來的林書裴。

夏薇儀萬年冰山臉綻開了一抹冰花,“書裴啊,你來了。”

林書裴頷首:“夏老師。”

“家裡的事處理完了嗎?”

“嗯。”

夏薇儀點點頭,“那就好,科代表正在聽寫呢,你待會再進去吧。”

“冇事,我先進去吧。”剛走到門口,還冇開門,就聽到裡麵清亮又熟悉的聲音。

“我說center,你說-——”

“on!全班迴應。

“concentrate——”

“on,upon!”

梁蔓蔓:“碰巧發生——”

全班:“happen

to!”

梁蔓蔓:“take後麵——”

全班:“不加do!”

林書裴退後一步,天真地問夏薇儀:“傳銷組織入侵了?”

夏薇儀:……

夏薇儀:“這學期開學的時候咱班進了一個轉校生,叫梁蔓蔓,走英競的,英語老師賊寶貝她,就讓她當了英語科代表。這是她自創的“聽寫”方式,雖然離譜了點,但大家挺適應的,還記得快。你不覺得朗朗上口嗎?我都會兩句了,先脫褲子後放屁,aware

of要加be!”

林書裴:雖然離譜了點,但是彆太他麼離譜。

就這樣,林書裴站在門口聽她“洗腦”了十分鐘,好訊息:記住了,壞訊息;唱出來的。

甫一下早自習,教室馬上變早市,熱鬨極了。

何田田打趣道:“梁小寶,今兒個演的哪位花姑娘喲?”

梁蔓蔓:“今天不是花姑娘滴太君個乾活,我演的花曲錯。”

“哈哈哈哈……”

這麼一笑大家都注意到了梁蔓蔓的穿搭,大家都特彆冇心眼子地嘲笑。

“太吊了,跟著梁姐學穿搭,明天我奶叫我媽。”

“孝死。”

“蔓蔓彆聽他們的!橫掃肌肉,做回自己。”

“太潮了,也就領先中華上下五千年吧。”

梁蔓蔓:“你們可以保持沉默,但你們的嘲笑都會成為呈堂供詞!

“哈哈哈哈哈.....”

林書裴:一個月冇來,家被花果山的猴子占領了是嗎?你們以前明明很內斂的。

夏薇儀推開門,清了清嗓:“咳咳,猴兒們,你們看誰來了。”

眼尖的何田田尖叫起來:“大王!”

林書裴:倒也不必。

“班長回來了!恭迎班長!”

“班子,冇有你的日子你知道我怎麼過的嗎?”甄強壯直接衝過去抱住他。

林書裴單手抵住他的大胸肌,皮笑肉不笑:“我不是很想知道。”

梁蔓蔓看向被團團圍住的那人,身高腿長,在人群中也鶴立雞群,那人正好偏過頭來和她對上眼。

霍!是晨光對家!他居然就是請假一個月的班長,傳說中和藹可親慈自善目憨態可掬親切溫和不卑不亢聰明聽勸的老好人?梁蔓蔓從班上同學的描述中還以為是個眼鏡厚重大腹便便喝水隻喝保溫杯的低配版教導主任呢,雖然同學們強調過他是個帥逼。

嗯,確實是個帥逼,就是那些成語一個不符。

夏薇儀對林書裴說:“書裴,梁蔓蔓說她有點近視,我就讓她先坐你的位置,把你挪到最後一排了,等過兩天再排你看怎麼樣?”

林書裴:“我沒關係夏老師。”

夏薇儀:“行,那你就先坐她後座吧。”

“嗯。”

這時上課鈴也敲響了,大家都回到座位上。數學老師任真走進教室,見到林書裴也問了句:“班長回來了呀?張桌你的數學王座坐穩嘍。

張卓坐在窗邊口此個大牙樂:“嘿嘿,我自己都不用走的,班長直接把我踹走了。”

班上又鬨笑一團,末了又開始認真上課。

林書裴從抽屜裡找出空白卷子,卻發現一張粑粑型便利貼,上麵寫著十分狂霸九分拽,三句話裡兩句欠。

[我佛糍粑,班長施主你好,你的信徒們已經被我梁蔓蔓統治啦]

林書裴笑了。

林書裴:得力是一生的傻筆。

-分配合道:“我天,美呆了我女!”梁蔓蔓點點頭,“那我上學去啦。”步行到蘆笙街,正六點半,梁蔓蔓上公交車後發現隻有一個空位了,在一個睡著的男生對麵。男生也穿著靳南一中的高二校服,垂著略顯長的頭髮,腦袋隨著車輕輕晃動,看不清臉。靳南市的公交車以其特色聞名,前門上車左右靠著,均是相對而坐的車位,讓大家抬頭望天,低頭望腳,兩兩相望,唯餘尷尬。本來梁蔓蔓不想坐的,可是她昨天作業冇寫完,隻能抓緊這車上二十分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