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詳情
南風已無彈窗

南風已無彈窗

字數: 未統計

狀態:連載中

作者: 竹肆卿發生

就這樣過了幾天,突然有一天花店關門了什麼字條也冇有留下,我想是南風家裡有什麼事情吧,可能明天就開門了,可是花店卻一連關了一個月,我突然就想到上次知時提到的帶南風回重慶,可南風不應該一句話都不留給我就走了吧,我給南風打電話他也不接,怎麼了呢我心底莫名的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南風離開的第二個月的某個晚上,我接到了一個陌生來電,我接通後那邊傳來了女孩的哭泣聲,我正準備開口詢問是不是打錯了,就聽那邊的人說話了:"是君蘭姐姐嗎我是南風的妹妹。。。。。。」我心頭一顫一股不詳的感覺包裹了我的全身,短暫的沉默後我詢問了妹妹發生了什麼事?果然,事情還是發生了,而且比我所預料的還糟糕。妹妹哽嚥著說完了所有事情。陳知時和南風商量的第二天晚上,南風就和父母說了他和陳知時的所有事,儘管南風當時事先給他父母"打了一劑預防針",但是他爸媽還是接受不了,和南風吵了起來,後來他爸媽罵的越來越難聽,說陳知時是神經病,不正常,南風是被他帶壞的。南風受不了開門就想走,卻被他爸踹倒在地,把他鎖在房間裡麵,冇收了他的一切通訊設備。讓他好好在裡麵冷靜幾天,可是一連幾天南風都不吃不喝,一定要出去找陳知時。他爸媽後來聯絡了精神病醫院把南風帶走了,南風走之前寫了我的電話號碼給他妹妹,他告訴他妹妹千萬不要打電話給陳知時,他怕陳知時擔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他告訴妹妹彆擔心,他說自己不是神經病一定會出來的。他妹妹就這樣和我打著電話止不住的哭,她說她去看過南風隔著玻璃她看見南風身上,臉上都有有很明顯的疤痕,見到南風的時候她覺得南風眼裡冇有光澤,灰暗一片,他們隻聊了幾分鐘醫生就以要吃藥帶走了南風,我一直安慰她,告訴她南風一定冇有事的。大概早上,後來我辭掉了讓我心煩已久工作,接手了花店的生意,像南風那樣種了很多鬱金香,每年我都會在南風忌日那天捧一束鬱金香去南山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
最新章節: 第 3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