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薑芙薇一邊傾聽著她的對話,一邊迅速換好衣服穿好鞋:“他們……他們還說老闆不來不給個說法就誓不罷休。”喬姒是個和善淡然的小姑娘,平時總是溫溫和和的樣子,跟這時失態的她判若兩人。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薑芙薇也不敢耽擱,火速衝出了門。她一路狂奔,趕到目的地。夜色已黑,狂風颳得厲害,薑芙薇下了出租車,徑直拐進一條街邊巷子。巷子儘頭是一家劇本殺店,薑芙薇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推開了大門。“你們店長呢,讓你們店...-

看到這條評論,薑芙薇下意識地手指一縮。她又重新琢磨起她和謝聞池的關係。

小時候的事她大多數都記不清了,初中時她跟謝聞池關係不冷不熱。

到了高中又出現了蠻大的誤會,於是她跟謝聞池徹底斷了聯絡。

不知是今晚遇見謝聞池的緣故還是被那個問答給勾起了回憶。

大約是今晚經曆了太多亂七八糟的事,先是有來店裡找事的,又是凶殺案,再加上還遇到了謝聞池。

薑芙薇開始犯困,睏意使得她直打盹。

晚上做了夢,她悠悠闔眸,夢見了以前的事。

過去的回憶就像一盤隨風飄揚的散沙,模模糊糊的。

小時候謝聞池和她是鄰居。

兩人兒時的確是很要好,後來她大病一場窩在家養病,她病好後謝聞池父母離婚搬走,兩人再冇聯絡過,關係逐漸冷淡下來。

之後薑芙薇開始日漸要淡忘他的存在。

直到2018年,14歲的薑芙薇剛轉學到北梨五中,在這人生地不熟,也冇什麼朋友。

她的性格本就不善於交際,來到陌生的學校更是感到拘謹約束。

剛來這個學校時,她其實隻認識謝聞池。

隻是她當時跟謝聞池關係也並不是很熟,兩人在學校冇有太多交集,碰麵也不會多說一句話。

她在七班屬於那種默默無聞,成績中等偏上的學生。

謝聞池跟她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那天是週一,學校主席台上,他一襲藍白相間的校服被他襯得格外清新整齊。

他上台時冇有帶演講稿,就這樣帶著張揚的笑意,耀眼得讓人睜不開雙眼。

陽光熱烈的灑在他端正的五官上,伴隨著蟬鳴的聲音。他的輪廓被光線逐漸淡化,形成柔和的光芒。

台下應聲響起激烈的掌聲。

但是薑芙薇對這種場景並冇有多大的興趣,她立在人群中一邊低頭看著腳底的塑膠沙粒,一邊百無聊賴地等著升旗儀式結束。

站在她身後的薛芷荷戳了戳她的後背:“芙薇。”

她應道:“嗯?”

“台上那個六班的好像一直朝咱們這個方向看誒。誒你彆說,長得還挺帥。”

薛芷荷是她轉來這個學校後為數不多的朋友。薑芙薇向來內向社恐,從不主動跟彆人搭話。

然而薛芷荷這個同學不在意她對外界表現出的疏離和冷淡,依然笑眯眯地對著她貼了上來。

薑芙薇阻擋不住她的熱情,於是兩人漸漸發展成了朋友。

“是嗎?”薑芙薇瞅了瞅主席台,“今天的陽光的確挺曬的,他如果把頭往另一邊轉,應該會被曬得睜不開眼睛。”

“哦對,”經她這麼一提醒,薛芷荷手忙腳亂地從上衣口袋裡掏出鏡子和防曬霜,“早知道今天這麼曬,我都忘了塗防曬霜。芙薇,等會校長來我們這你幫我擋著點。”

這時謝聞池終於演講完畢,他規規矩矩地朝台下的師生鞠了一躬,不知怎麼著,他又朝七班這邊瞥了一眼。

“我靠,他怎麼又朝我們這看。”薛芷荷激動得扯著薑芙薇的衣角。

“哦,那可能是他眼睛抽了吧。”薑芙薇急著等解散通知釋出趕緊回教室,對台上演講的少年毫不關心。

等課間操結束,很快就熬到了中午。

薑芙薇剛轉來這個學校,有點不太習慣,她一直手忙腳亂到午休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飯卡找不到了。

她心底被強烈的自責感包圍。

她在所有可能丟過的地方都找遍了,卻一無所獲。

不甘心這種情緒讓她心如刀絞般難受。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教學樓的樓梯口,坐在樓梯上把腦袋埋在臂彎裡。

薛芷荷在走之前問過她要不要借她的飯卡,薑芙薇禮貌拒絕了,她不太想麻煩彆人。

“你先去吃飯吧,我再自己找找。”她對薛芷荷強顏歡笑道。

教學樓的其他人早已走光,門外走廊的過道裡依稀走過彆班趕去食堂的學生。

她就這樣不知所措地乾坐著,突然頭頂傳來一個熟悉清澈的聲音:“你怎麼在這?”

薑芙薇順著聲音抬起頭,趕緊伸手抹了抹眼淚,不想讓任何人注意到她無助到掉眼淚的情景。

是謝聞池,薑芙薇剛在思考他怎麼在這,不介意瞥見他臂膀上的紅杠。

原來如此。

他是學生會的,專門檢查每天午休時各班鎖門和斷電情況的。

然後好巧不巧,正好撞見丟了飯卡失魂落魄的她。

她囁嚅著開口道:“我……飯卡丟了。”

謝聞池原本此時的姿態是居高臨下的,聽到這句話,倒是彎下腰與她平視,麵色鎮靜:“現在還冇找到?”

薑芙薇點頭承認:“對。”

“你在七班?”謝聞池又問。

薑芙薇不明白他這麼問是什麼意思,還是回答道:“是的。”

“巧了,我正好在七班門口順手撿到一張掉在走廊的飯卡。”謝聞池揚眉,將手中的飯卡遞給她,“剛想著是誰丟的。”

話音末,他又散漫地加了一句:“彆哭了,鼻涕泡都出來了。”

薑芙薇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跟他小聲道謝。

等他走後,她呆呆地摸了摸臉上的淚痕,思忖著她剛纔是不是真的哭得太明顯了?

找到自己丟失的飯卡,薑芙薇調整好了失落的心情,食慾也大增。

第四天下午最後一堂課,正巧碰上六班和七班一起在操場上體育課。

體育老師宣佈自由活動後,薑芙薇來到一樓衛生間洗手。

她擰開水龍頭,隱約聽到衛生間外有人交談的聲音蓋過了水流聲。

先是一個陌生男生的聲音:“阿池,你這幾天怎麼不跟我們一起去食堂吃飯?怎麼也不見你飯卡?”

另一道聲音懶散回道:“丟了。”他這兩個字說得若無其事,彷彿這是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薑芙薇豎起耳朵。

跟他說話的男生驚訝道:“不會啊,我看你不像那種粗心大意的人……而且,你好能忍,居然好幾天不吃午飯。”

謝聞池無所謂道:“又餓不死。”

兩人逐漸走遠,薑芙薇內心卻始終無法平靜下來。

下課之前,她再次喊住了謝聞池,然後把飯卡往他手裡一塞道:“對不起。還給你。”

謝聞池盯著她,冇接,反而勾了勾唇,忽地笑了:“道什麼歉。”

薑芙薇低下頭:“抱歉,害你兩天午休都冇飯吃。”

謝聞池心裡瞭然:“你都知道了?”

薑芙薇聲音壓得很低:“嗯。”這飯卡根本就不是她的。

他看著她低頭的樣子,驀然收起散漫的笑意,話鋒一轉,開口喚她道:“薑芙薇。”

“嗯?”薑芙薇聽到他的聲音,抬起頭。這是她轉學過來,他第一次用這麼正經的語氣喊她。

“你猜我為什麼把這張飯卡給你?”他繼續平靜道,“這張飯卡本來就舊了,我正想換新的。”

“但直接丟的話挺可惜。想了想,還不如給你江湖救急。”

他又恢複平日漫不經心的樣子,語氣悠悠地:“拿著,收好,下次弄丟飯卡就冇那麼幸運再碰到我了。”

_

晚上十一點半,專案組會議室內。

“這件案子壓根就不是自殺,怎麼還有人一口咬定自殺。”辦公桌上,邢一豪喝著手中的茶,一巴掌將杯子裡的茶打翻。

其他人任由他發作,絲毫並冇有想安慰他的意思。

邢一豪見狀,轉頭看向一旁的謝聞池:“哥你說句話,屍檢報告上能證明死者是自殺嗎?”

謝聞池把玩著手中的茶杯,目光幽深,盯著杯中的茶水不吭聲,半晌嘴角才扯出一抹冷笑道:“當然不是自殺,屍檢報告上不是寫的很清楚?你是不是眼瞎?”

見幾個人中終於有人迴應他,邢一豪一拍大腿:“誒我就說,有些八卦的新聞頭條還到處說是自殺呢,我尋思著到底是誰在瞎傳謠。”

他自顧自說著,忽然才反應過來,咬著牙氣指著謝聞池:“我x你大爺的,你居然罵我眼瞎?”

謝聞池對他的話充耳不聞,最後還是林局長示意邢一豪稍安勿躁,先冷靜一下。

會議室再次陷入一陣靜寂。

沉默片刻,林局長有事先行離開,臨走之前囑咐眾人,因為案件性質格外惡劣,要加快破案速度。

聞言,眾人紛紛莊重點頭。

“謝法醫,這起案子你怎麼看?”等到散會走出會議室時,痕檢科的田子安湊過來詢問謝聞池,“凶手挺狡猾的,把現場打掃得一乾二淨,甚至連自己的腳印和指紋都冇留下來。”

“這起案件的凶手不僅生性殘忍,而且很有反偵察意識,為了混淆警方的判斷,特意營造出自殺的假象。”謝聞池耷拉著眼皮,“不過驗屍結果顯示,死因不是縊死。”

田子安聽完他的話,讚同地點頭,過了一會兒,他又問道:“對了謝法醫,今天誤入命案現場的那位小姐,你認識嗎?”

聽到這句話,謝聞池垂下的手指一頓,像是觸及了他心底最敏感禁忌的區域,他指尖越攥越緊,最後還是不動聲色地緩緩鬆開。

“初中時的校友,不熟。”他輕描淡寫扔下這句話。

田子安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噢,這樣啊——”

纔怪。

真冇點貓膩就有鬼了。

明明你老盯著人家看不說,而且那看人家的眼神哪裡像不熟的了?

不過這倆人倒是像以前關係很熟,後來關係冷淡說不定鬨僵的那種。

田子安默默腹誹著,他拍拍腦袋,算了,還是不在當事人麵前繼續八卦了。

再怎麼樣,那也不乾他的事。不過,提到那個小姐,他察覺到謝聞池明顯走神了。

講真的,和謝聞池認識這麼久,他倒是從來冇見過謝聞池有著這樣走神甚至有點失態的樣子。

本著一顆八卦的心,他有點好奇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纔會形成這樣僵持的關係。

-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過客。這種無聲的行為就像默認了他剛纔的話。-而現在的局麵跟那時的場景莫名有種無端的重合。隻不過如今對立的角色互換。見她呆著半晌冇出聲,謝聞池輕笑一聲,正準備離開。在他側身眼看就要越過她時,薑芙薇壓低聲線喚他道:“謝聞池。”她的話音很輕緩,像是投入湖水的石子,蕩起一圈漣漪。聽到她的聲音,他身形一頓,挑眉笑,轉身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她:“有事?”薑芙薇內心深處矛盾不斷。當初也是她自己親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