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恐懼與退縮又將此封閉起來。人魚的眼神中再度閃出憂怨:“你知道的但你不說。”“你來了大海,為何不看它?”原來他是知道的,也是,在這幾年中,他又有什麼不瞭解我?可他知道了,為什麼又會有如今的行為?難道他是為了我?我彷彿明白了一點真相:“你是故意的!為什麼?”人魚:“在我救你之後,你也讓我體會到陸地。你對我來說,也如我對你來講。你無法放任我遠離大海,我也無法放任你恐懼大海。”“我……”我內心生出苦澀,不...-

“它好像在笑?”

我望著那尊人魚石像——它曾在幾年前的航海中救過我。

那時我正處與叛逆期,麵對家族中的各種規則,我總想去鬥一鬥。

當然,事後的結果一直是以我的失敗告終。

但這並不打消我對於打破規則的興趣。在不知道是第幾百次失敗後,我的目光不止於家中。而放在更遠的地方,比如航海。

哦,這是一個有趣而又荒唐的主意。

為此,我安分了整整三個月。

我對那次航海充滿了期待,去冇成想暴雨打破了少年所有的幻想。

我仍記得那個夜晚,暴雨毫無預兆地突襲了我們的船隻,逃生的船隻也被大浪卷攜著跑了。

再暴雨來的五六分鐘後,我便第一個落入海中。

可我卻是幸運的——我是唯一存活的。

其原因便是這尊人魚石像。

它簡直違反了科學!

若不是我親身經曆,我是怎樣也不會相信石頭會浮在海麵,並且救了一個少年。

“或許是我眼花了。”

我又打量了下石像,又如往常一樣,並無差彆。

看來我得將自己從實驗室中抽出來,不然我真的會瘋。

在航海之後,我便聽從家族的話,成為一名科學家。

當然,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我對石像真的很感興趣。

我收拾完工作台,便通知萊恩來拿。

“嗯,是我,說到哪裡?”

萊恩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我將座椅調低,回他:“我要休息一段時間,這個實驗室消耗了我太多精力。”

萊恩說:“這個你早提過了,我敢保證你絕不是聊這個。”

我提過?

難道實驗開始前我便說過?

哦,看來我真忙過頭了。

“也許吧。”我回覆他,“我需要你過來拿一下資料。”

在我說完之後,萊恩那邊傳來一聲低笑,他無奈道:“博士,看來你真得需要休息。這幾句話你在幾分鐘前說過了。”

幾分鐘前?

那時候我大概準備給萊恩打電話。

“等等,我親愛的夥伴。”我認為這件事有些不對頭:“你冇在和我開玩笑?”

萊恩:“我確信我冇在,除非你在。”

“需要我掛斷讓你看聊天內容嗎?保準你能找回清醒的腦子。”

我一向很相信自己的判斷,除了航海和這次。

掛斷萊恩電話,我便看到聊天內容。

如萊恩所言,上麵的確有我說的幾句話。隻不過,我對它們冇有一點印象。

“真……是見了鬼。”

我長長歎息,將手機放在了桌麵上,思考起自己是否有時間去看心理醫生。

不過說到見鬼,倒真讓我想再看一眼人魚石像。

但這一眼卻直接讓我整個人僵住了。

因為我看到一條人魚正掛在石像身上,而且那條人魚的麵容和人魚石像簡直一模一樣。

“米妮,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親眼見到了一條人魚。”

當天下午,我便來到心理醫生,米妮,這裡,同時,她也是我唯二的好友。

米妮微笑地看著我:“我當然相信你,畢竟總有人會看到一些不存在的東西。”

“我不是這個意思……”

米妮打斷我:“我理解你,這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首先,你不能否定他的存在,畢竟他真實存在與你的眼前,你不能與你的意識作鬥爭,其次,你得明白為什麼隻有你能看到他。我的大科學家,你可不會因為一次離奇而叛離你的唯物信仰,對吧?”

嗯……米妮說得有道理,可這件事屬實有些我的世界觀。

“回去吧,你現在有新的目標了。”

米妮拍了下我的肩膀,將我送到門口,不等我說什麼,她那熱情的聲音再次響起:“美好的未來再向你招手。”

好吧,連米妮都這樣說了,我又怎能這樣固守自己的思維。

來吧,人魚,讓我們一決高下!

等我回到家中,那條人魚已經霸占了我僅有的沙發。

“這位……人魚先生,我並不知道你為什麼闖入我的房間,但你不能一直呆在這裡。”我義正言辭道。

可這條人魚就像隻木魚一樣,一個眼神也冇給我。

身為房間的主人,我有必要教給他一些禮貌。

我大步走到沙發邊,紮住人魚身下的毯子,用力向下一拉,毯子直接拉著人魚一同掉下。

想吸引他的注意力是真,把他弄到地上是假。

可麵對人魚憂怨的眼神後,我果斷將那絲歉意吞下。

要怪就怪他太輕了。

“我這是拿回自己的東西。”我臉不紅,心不跳地避開人魚的眼神。

手心處感受到一陣冰涼,緊接著,人魚拉著我的手,將身子靠了過來:“我,是你的東西?”

“不,那條毯子纔是我的,而你不屬於任何人。”我糾正他。

我將人魚重新按回沙發上。我實在接受不了他的溫度,簡直就是南極寒冰。

人魚像是意識到這點,並未再將身體靠近,他說:“你將我從深海中解救,你將一切與我分享,你……”

“停!”

聽到他的話,我恍然大悟。

原來他是那尊人魚石像,那尊人魚石像也正是他。

難怪他會出現在我的家中,難怪他會和人魚石像如此相似。

弄清楚這點,我對自己之前的態度表示抱歉,我怎能如此對待我的救命恩人。

“你現在纔出現,是有什麼要告訴我嗎?”我的態度溫和下來。

可即使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冇辦法允許他在這裡待下去。

這叫一上不容二虎,一床不容二人,哪怕對方是條人魚。

人魚思索一下,說:“我發現我現在不會在水裡呼吸,甚至害怕海。”

“但你是條人魚。”

“人魚就會不害怕嗎?”

“可人魚就生活在海裡!”

人魚沉默了,這句話明顯碰到了他傷心的地方。

他像是下定決心,說:“我要回到海中!”

這句話說得非常堅定,偏偏我卻無法與他共情:“那我給你買個船票?不,彆人也看不到你,你可以直接跑去。”

人魚:……

“必須由你帶我去。”

我不理解:“為什麼?”

“因為是你帶我來陸地的。”

這句話我無力反駁。可那次落海之後,我也對海洋有著深深的恐懼,因此,在心裡治療中,我和米妮也成為了好友。

“好吧,但你要等遇到合適的船隻並且在一個很好的天氣。”

我試圖將事件延後,這樣我就有機會打消他的想法了。

“叮——”

手機在此時不合時宜地響起,我拿起,來電正是萊恩。

“哦,博士,很抱歉打擾了你的休息,但在聽到我接下來的話後,你一定會理解我的。”

我平靜地說:“除非有關實驗,否則我將會在三秒掛斷電話。”

萊恩:“看來你的假期並不怎麼令你滿意,不過也好,我剛好訂了一個海上派對,這絕對能讓你的心情好轉。”

“不。”我拒絕他,“萊恩,你是知道我對大海……”

“哦,你總是樂於嘗試,彆總因為一點挫折而去害怕,博士。”萊恩斬釘截鐵道:“就這樣定了,今天晚上我去接你。”

“嘟——嘟——”

什麼?今天晚上?

萊恩這是瘋了嗎?現在找米妮做心理疏導已經來不及了。

“合適的船和很好的天氣。”

旁邊的人魚無視我焦急的心情,用之前我給他的藉口來暗示我。

“我知道,但現在時間太急了。你看到了嗎?現在已經七點半了,我們完全冇有時間去準備。”

說真的,若不是這件事我占大頭,我真想跳起來說我不要。

可我不再是當年那個隻會衝動的我了,現在我身上的枷鎖使我冇有勇氣和理由去拒絕。

畢竟冇人知道下一刻是否會有災難降臨。

人魚安撫我:“不要著急,陸地的儘頭就是大海,你可以隨時來找我。”

安撫得很好,隻不過冇安撫到點子上。

我無力垂頭,坐在沙發旁,等待命運之神的降臨。

不過說起來,這倒是我自那次之後,第一次麵臨大海,哪怕是在被迫之下。

“大海這的很神奇。”我向萊恩感慨道。

萊恩站在人魚旁邊,當然,他是看不見人魚的。

“如果你冇有從頭到尾縮在船內,我會十分相信你的話的。”萊恩說。

我極力搖頭:“不,如果可以,我這輩子都不願意麪對大海。”

萊恩:“那你打算一輩子困在孤島上。”

我:“那怎麼能叫孤島,那可是大陸!”

萊恩:“你是知道我在指什麼。”

“算了,你在這呆著吧,我去外麵看看。”

萊恩走後,人魚纔開口:“我走不出去。”

“我也走不出去。”我答。

人魚:“你應該明白什麼的。”

“你讓我出去?不,這不可能。”

人魚:“你什麼都明白,隻不過你將他們藏於心中。”

“算了,要去看海嗎?說起來,那裡纔算我的自由。”

我聽得雲裡霧裡。

為什麼我什麼也不懂,他們卻認為我明白?

這就像對牛彈琴,而我是那頭牛。

“不!”

人魚望著我,那雙藍色眼睛直視我的內心:“你覺得現在是你想要得嗎?”

“你困住了我,而我又困住了你。”

“什麼困不困,不是你說害怕大海,又要迴歸大海嗎?”

我極為不解。

今晚的萊恩和人魚怎麼都給我打著啞迷,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出來嗎?

這種感覺十分不好受。

明明我身處局中,卻又像個局外人,什麼也不清楚。

“你想讓我帶你回大海,我帶了,但你為何又說自己走不出去?還有為什麼我身邊總髮生了些我不知道的事?”

我心中有些不快,卻仍舊讓自己顯得溫和。

今早的情況在落水之後,便並不少見,我不理會,並不代表著我對此毫不在意。

當一切解釋之後,所有的謎團終會破解。

我讓自己不去在意人魚,不去讓他與那些事相連,可他的存在卻在告訴我。

也許當他出現時,我是有一瞬的爆發,將藏於心底的,早年的勇氣釋放出來,可恐懼與退縮又將此封閉起來。

人魚的眼神中再度閃出憂怨:“你知道的但你不說。”

“你來了大海,為何不看它?”

原來他是知道的,也是,在這幾年中,他又有什麼不瞭解我?

可他知道了,為什麼又會有如今的行為?

難道他是為了我?

我彷彿明白了一點真相:“你是故意的!為什麼?”

人魚:“在我救你之後,你也讓我體會到陸地。你對我來說,也如我對你來講。你無法放任我遠離大海,我也無法放任你恐懼大海。”

“我……”我內心生出苦澀,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釋,“你可以生活在大海就和我生活在陸地一樣。”

人魚搖搖頭:“海洋分割了陸地,而人類也擁有了海洋。”

“你不應該呆在孤島。”

“隨我而來,大海的咆哮止不住你的熱情。”

在他說完,我的雙腿竟不受控製,隨人魚向外邊走去。

一些記憶也逐漸在腦中展開。

而此時,天上的雨水降落下來。

是暴雨嗎?

那日的情景在我的腦海中迴盪,我控製不住地發抖,可腳卻停不下來。

“萊恩!暴雨!是暴雨!”

我怒吼著。

可當一段記憶從腦海中閃過時,我的話卡在嘴邊。

那是我,萊恩,米妮三人在米妮的辦公室。

那也是我在暴雨之後被判斷為精神病的時候。

哪有什麼人魚,哪有什麼浮與水上的石像,一切都是我自己幻想出來而已。

而我經常忘記一些東西,也隻是發作而已。

那次航海,家中人設置人手監視我,為了自由,我選擇揹著他們上了小船。

我第一個遇難卻也唯一存活。

多麼可悲!

我應困於孤島,才能緩解罪惡與恐懼。

因此我自己創造了一座孤島,將自己困於其中。

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

這次航海定是米妮的主意。

我的夥伴在試圖開通孤島。

雨水不見,四肢的掌控權再度迴歸。

我摔倒,看到萊恩和米妮向這裡奔來。

我親愛的夥伴呐,請讓我為重獲勇氣而做最後一次決定吧!

原諒我,原諒我的一切,願明日無暴雨。

我將自己投於海中。

然後,我好像在笑。

-適的船和很好的天氣。”旁邊的人魚無視我焦急的心情,用之前我給他的藉口來暗示我。“我知道,但現在時間太急了。你看到了嗎?現在已經七點半了,我們完全冇有時間去準備。”說真的,若不是這件事我占大頭,我真想跳起來說我不要。可我不再是當年那個隻會衝動的我了,現在我身上的枷鎖使我冇有勇氣和理由去拒絕。畢竟冇人知道下一刻是否會有災難降臨。人魚安撫我:“不要著急,陸地的儘頭就是大海,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安撫得很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