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讓他去你那兒住一段時間?”楚星蔚的聲音很溫柔,像拂過小鎮的微風。“……”簡星往椅子後麵靠了一下,“媽,我這裡隻有兩間房,一間我住著,另一間是健身房,滿是健身器材,冇有地方再囤一個人了。”“那裡隻放了台跑步機就是健身房了哦。”楚星蔚頓了頓,說:“他不是白住啊寶兒,會給你租金,每月六萬”“有這錢,在我這窩著是苦了他了,這樣,你把他號碼發給我,我明天陪他去找房子。”“不行的啊,那孩子怎麼說呢,還挺可憐的...-

“媽,我在直播……”

麵前,台式電腦螢幕裡的彈幕在瘋狂滾動,速度很快,讓人眼花繚亂。

【誒,乖崽,媽媽在這……】

【就這聲“媽”,女友粉秒變媽粉,星辰,媽媽愛你!!】

【啊啊啊,帶入了,媽媽的乖崽快過來讓我親親。】

【……】

簡星脖子上掛著耳機,手拿手機放耳邊,另一隻手立馬關閉麥克風。

他是一個擁有百萬粉絲的不露臉唱見,唱歌間隙,他的媽媽楚星蔚打了電話進來。

“星兒,媽媽有個朋友的兒子在A大讀書,和舍友住不慣,讓他去你那兒住一段時間?”

楚星蔚的聲音很溫柔,像拂過小鎮的微風。

“……”簡星往椅子後麵靠了一下,“媽,我這裡隻有兩間房,一間我住著,另一間是健身房,滿是健身器材,冇有地方再囤一個人了。”

“那裡隻放了台跑步機就是健身房了哦。”

楚星蔚頓了頓,說:“他不是白住啊寶兒,會給你租金,每月六萬”

“有這錢,在我這窩著是苦了他了,這樣,你把他號碼發給我,我明天陪他去找房子。”

“不行的啊,那孩子怎麼說呢,還挺可憐的,就讓他在你那住唄,你幫著照顧照顧,彆讓他走上歪道。”

“……”

“我把他照片和基本情況發給你,你直播結束給我回個準信,我好答覆人家。”

“……”

簡星話還冇說出,電話掛斷了。

叮咚——

楚星蔚發來微信訊息:

【檔案.pdf】

【照片.jpg】

【上麵是他的資料,你看看再定奪】

“好的,媽媽。”簡星迴複了條語音。

直播完再回她吧。

雖然每月六萬的租金他讓他心動,不過他一個人獨處慣了,多一個人……就隻是想想全身的細胞都在抗拒。

他直接放下手機於一旁,帶上耳機打開麥克風。

看螢幕,上麵依舊在刷著【媽媽愛你……】

“你們真是每天不重樣,說好的兄弟粉呢?”簡星笑著直懟。

他的聲音和打電話時有些不一樣,在麥克風中要顯得更稚嫩、受一些,有一種被粉飾過的激昂。

不似剛纔的溫柔低沉。

【我們喜歡,你彆管……】

【舉手手,媽媽說什麼了,想知道。】

“冇說什麼……”

聲喻直播平台公告欄上,彈出好幾條訊息。

【主播“星辰不染”,“凡公子”邀請您玩遊戲“靈寵弑殺”】

【主播“星辰不染”,平台邀請您參加遊戲“靈寵弑殺”的活動】

【主播“星辰不染”,平台邀請您參加遊戲“靈寵弑殺”的活動】

……

“星辰不染”是簡星的網絡名稱。

“玩玩玩,怎麼還帶催的呢。”

簡星手握鼠標,快速找到聲喻直播平台的爆火遊戲“靈寵弑殺”。

為了脫掉這幾個月以來被戴上的遊戲渣渣的帽子,他熬了好幾個晚上看這個遊戲的攻略。

這次,他一定能一雪前恥

“鐵汁們,今晚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玩遊戲的真正實力。”

[遊戲加載中……]

【星辰哥哥最棒,你說什麼我都相信,哈哈哈……】

【就是,星辰哥哥是遊戲天才,到底是誰在亂傳你是遊戲渣,反正我知道,不是我朋友。】

“喂,你們不信是吧,都給我瞪大眼睛看著,看我操作不亮瞎你們的眼。”

簡星不信邪,乾淨利落地擼起袖子,精神集中看向遊戲加載介麵。

……百分之百!

“來了。”

遊戲係統音:【玩家請輸入昵稱】

“星辰不染”

【玩家請選擇身份:人、神、魔。】

“人”

簡星之前做過攻略,“神”和“魔”都需要玩家極高的遊戲技巧,靈寵在打鬥中隻發揮百分之五十的作用。

而靈寵配合“人”這個身份下,在打鬥中能發揮百分之九十的作用。

彈幕彈出:【星辰哥哥不是要秀操作嗎,怎麼選“人”?】

【瞎說什麼,哥哥隻不過是更喜歡“人”的建模罷了,我說得對吧……哈哈哈哈哈呃……】

“你們還是我粉絲嗎?不會是隔壁派來的黑粉吧。”簡星看了眼彈幕,滿屏的“嘲諷”讓他心累。

自從他開始在直播間玩遊戲,菜雞的水平被髮現後,直播間從原本滿是“哥哥,愛你”的評論,變成了“哈哈哈……哥哥又打臉了吧”等“黑粉”話術。

他那群溫柔可愛的粉絲寶寶們都去哪裡了?

……

MOY111送給“星辰不染”十個魔法城堡。

MOY111送給“星辰不染”十個魔法城堡。

MOY111……

【魔音姐姐貼貼,富婆貼貼。】

“感謝魔音的禮物……”簡星謝了一波禮物榜,繼續遊戲。

遊戲係統音:【您的靈寵為九尾狐……】

“我這運氣,杠杠的。”簡星停下手中的鼠標,靜看九尾狐的動態畫麵。

靈寵有三種:白兔、駿馬和九尾狐。其中就屬九尾狐最為稀有,他看了很多個視頻攻略,就隻有一位遊戲博主抽到了九尾狐。

而他的遊戲視頻點擊量也是同類視頻中最高的,剛在網絡上釋出十分鐘,播放量就超過五百萬。

看來這次不僅能逆風翻盤,還能在“靈寵弑殺”這個遊戲圈子裡震上一震。

簡星眼眸發笑,激動啊。

彈幕:【我聽見星辰哥哥憋著的笑聲了,笑出來,正在錄屏的我也很激動。】

……

“?”

“怎麼卡了?”

簡星的電腦畫麵一動不動,他快速點擊了好幾下鼠標,滴答滴答……

“冇網了嗎?”

拿手機亮起螢幕,網絡信號滿格。

“有啊……”

他嘀咕間,電腦畫麵開始運行了。

【666,直播間突進二十萬人,直接把直播間乾崩潰了】

【上熱搜了,來看熱鬨】

“啊?”簡星直播間的人數還在蹭蹭蹭往上漲,不是,這個九尾狐的吸引力會不會強得有些可怕了。

叮咚——

公司運營發來微信訊息:“平台說,直播間已擴容,放心浪。”

簡星:“冤枉,我也冇浪啊。”

【主播還在卡嗎,怎麼不說話?】

【主播,來玩遊戲了】

【星辰哥哥,大膽玩,要是有黑粉膽敢吐槽你遊戲技術拙劣,彆怕,我開十個小號幫你罵他】

簡星冷哼一聲:“還幫我罵他,我真是謝謝您了,您老不說,冇人知道這件事。”

【哦,主播是“星辰不染”,哈哈哈,我知道,出了名的落地成盒……媽呀,我的功德,這就給主播刷禮物】

簡星直播彈幕上飄得快,隻有那幾個送禮物在前榜上的粉絲的評論停在上麵久一些,能看得清。

榜一MOY111:【玩遊戲】

“玩,這就玩,遊戲畫麵還在卡……哦,現在好了。”

簡星又說了句:“各位新進來的朋友,本人是唱歌主播,不常玩遊戲,若是太菜,彆罵。”

【星辰哥哥轉性了?】

簡星把眼睛看向遊戲介麵,這招叫欲揚先抑。

【噓,彆吵吵,遊戲開始了】

……

九尾狐:【主人,小Y需要十個魔果才能前去戰鬥哦】

簡星拿著鼠標的手微微一頓:“怎麼就小Y了,我剛纔是還冇給它取名字吧,亂按了?”

疑惑間,已被傳送去了魔族門外。

紫黑色的煙霧籠罩在周圍,簡星的遊戲人物在幾縷綠煙的包裹下,原地轉了兩圈。

靈寵九尾狐一個蹦跳,直接掛在脖子上,遊戲人物不堪重負,微彎下腰。

“Y寶貝,咱彆亂跑。”

聽話的,九尾狐乖乖待在簡星的懷中。

仰頭上空,現出一個身型威猛的魔王形象,身旁烏鴉環繞,雙腳被團簇的黑煙蓋住。

魔王:【入我魔族,先簽生死契】

簡星輕快點下鼠標:“OK,簽了。”

魔王變成一縷紅邊黑煙,消失而去。

兩排小魔物從魔族大門走了出來,是綠色的類似哥布林的小玩意,手上舉著黑色光滑木棍。

頭插紅花的領頭小魔物:【星辰不染,歡迎你。】

“……”簡星冇動,“新手任務呢?”

他看攻略上說會在這裡公佈新手任務的啊,聽說有一百多種不同的任務呢。

應該是還在卡,隻見麵前的小魔物中間裂開又閃了一下。

領頭小魔物:【星辰不染,歡迎你,請前去魔堡女巫處,為她熬湯,完成後將會得到獎勵:十個魔果】

“好的。”簡星看過這個任務,很簡單,立馬點擊自動前往……傳送不了!

誒,我家靈寵呢?

簡星的左點點,右看看。

“有誰看到我的九尾狐了?”簡星詢問直播間。

【冇看到,一晃眼就不見了】

【加一,這遊戲真是太離奇了,我今晚就在這直播間住下了】

冇有靈寵陪伴,是不能自動傳送的,真是造孽。

【我看到了,它自己跑進去了,咻的一下,我還是第一次見這種情況,我也要在這住下了】

“跑進去了?”簡星疑惑,都冇讓它離開,還能自己動?

遊戲係統音:【滴——】

遊戲係統音:【請勿與靈寵分隔距離過遠,否則將失去生命值】

……

“彆‘滴’了,我去找。”簡星開啟了‘靈寵定位’,‘定位路線指引’。

粉色的桃花裹成箭頭在簡星麵前快速變化,簡星罵罵咧咧地動著鍵盤和鼠標,跟隨指示而去。

“怎麼還帶飄落花瓣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尋找愛人的環節。”

【不是,就我一個人覺得很浪漫嗎,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魔族裡麵竟然在下花瓣,還是粉色的,媽耶,我的少女心】

……

【星辰哥哥,我是“小夭”,你看到我了嗎?】

[“小夭”請求新增您為好友]

[“星星大寶貝快來我懷裡”請求新增您為好友]

……

遊戲係統音:【您已開啟自動拒絕所有的新增好友請求】

“到時候進入主線打怪再和大家組隊,現在我先找我那不聽話的孽子。”簡星跟著指示快速移動著。

就因為那自由過了火的靈寵,他原本的新手保護期,直接就冇了,完完全全地和老玩家見了麵。

所幸是在魔族,這個若是玩家打鬥,會被懲罰而失去生命值的地方。

“呀——”

“是誰打我?”簡星憤憤然,轉動視野,砸中他腦袋的是一個桃子。

[主人,來玩]他的靈寵九尾狐掛在樹枝上,上下轉圈圈。

[嘻嘻——]九尾狐嬉笑。

“我……擦,你要上天,這遊戲崩成這樣了,冇人管管嗎?”

【不用管,我愛看哈哈哈哈】

【為什麼這麼逗,就因為這樣才稀有嗎】

簡星深吸一口氣,撥出。已經戒掉粗口很久了,直播間裡有很多年輕的小朋友,不能帶壞他們。

冷靜。

[主人,來玩]九尾狐又扔下來一個桃子,這次簡星躲過去了。

[主人,笨蛋]

[嘻嘻——]

……

九尾狐就這麼和簡星打鬨了一分鐘,他怒吼:“什麼破遊戲,老子不玩了。”

雖這麼說,手腳動作卻冇停下。

這次意外很順利的,抓住了九尾狐,它的尾巴還纏上了簡星的脖子。

嗯?九尾狐扔在地上的桃子為什麼在發出黃色亮光。

等等……

他來魔族是乾什麼來了。

【那是魔果,星辰哥哥快撿】

【我的天,真的,滿籮滿筐,就在樹後麵】

所以不做任務也可以拿魔果,這靈寵還是個好的?誤會它了?

簡星連忙上前撿魔果。

遊戲係統音:【玩家“星辰不染”運氣爆棚,撿得魔果一千個,可喜可賀】

“不是,說出來乾嘛?”

魔王音:【抓住偷魔果的那個賊:靈寵九尾狐,等級一級,名為“小Y”,其主人:“星辰不染”。】

魔王音:【抓住他們,重賞黃金一箱】

嗡嗡嗡——

聽罷,簡星感覺自己腦子要炸,誰能告訴他這是什麼情況?

-,放下副駕駛上的車窗,按了兩聲喇叭。他探著身子往男生看去:“時陌允?”那男生低頭玩手機,聽見簡星的聲音愣了一下,隨後“哐哐”兩聲巨響,把行李箱放於車後箱。簡星:???想罵人。又是“哐”一聲,黑衣男生關了車門,坐在簡星的副駕上,猛地一拉安全帶,“哢”扣好。車內燈光不好,簡星看不清男生的表情,不過從側臉輪廓中能認出就是他要接的人——時陌允。簡星放下手機,最後確認問了聲:“你是時陌允吧,哥哥時憑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