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獨獨用來敲黑板。“老師,什麼事兒啊?非要占著我們下課時間?一會兒甜甜姐就進來嘍!”李子木雙腿搖晃椅子,生怕摔不倒。“冇大冇小,叫什麼姐?叫老師!”方靜山眼睛一瞪,隨後扶了一下眼鏡,“咱們班轉來一個新同學,從申城轉來的。”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你們給我收斂一點兒!他來了就坐許昀熹旁邊吧。”說完他就急急忙忙的走了。“什麼?申城?”“反正瘋了吧?從那地方轉到龍城來?”“你們想那麼多乾嘛?肯定是陪父母...-

“叮鈴鈴~”

八月份的風是乾燥的,柏油馬路上隱隱約約可以見到向上冒的熱氣,從外邊傳到店裡的一陣熱風,順便帶上了裡邊的鈴鐺,叮噹作響。

“您好,歡迎光臨,請問需要點什麼?”

許昀熹正低頭翻著微信裡的朋友圈,順便挨個給好友點讚,聽到鈴聲作響,抬起頭問出來這句話,他一瞬間愣住了。

“許昀熹,我終於找到你了…”晏子修眼眶通紅,裡麵隱約有淚花,聲音微顫著說出這句話。

“好久…不見,晏子修。”許昀熹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就回了這一句話。

他心裡想著應該有三年冇有見到他了,這個陌生又熟悉的不可言說的愛人…

“安靜一下!能不能安靜一下?我說個事兒,我的祖宗們啊!”方靜山用手裡的戒尺敲擊著黑板,說了還挺好笑的,學校給每個班主任都配了一個戒尺,其他班的老師們:狠下心來敲打他們的學生,偏偏這位方靜山老師,獨獨用來敲黑板。

“老師,什麼事兒啊?非要占著我們下課時間?一會兒甜甜姐就進來嘍!”李子木雙腿搖晃椅子,生怕摔不倒。

“冇大冇小,叫什麼姐?叫老師!”方靜山眼睛一瞪,隨後扶了一下眼鏡,“咱們班轉來一個新同學,從申城轉來的。”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你們給我收斂一點兒!他來了就坐許昀熹旁邊吧。”說完他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什麼?申城?”

“反正瘋了吧?從那地方轉到龍城來?”

“你們想那麼多乾嘛?肯定是陪父母來出差的。”

“也是,不過這是高二誒!”

“說不定人家大少爺是個學霸呢!”

“剛纔老班讓他坐哪兒?昀熹旁邊?”

“是呢!”

“你們在這兒吵吵什麼呢?說給我來聽聽!”許昀熹剛從水房回來,手裡麵提著一大桶自來水,劉咖椰自覺的從他手裡接過。

“謝謝呀!咖椰!”許昀熹說完這句話,趴到李子木的桌子上,“老師說什麼了?你們這麼興奮?”

“要來新同學啊!從申城轉過來的!”李子木給了他一顆薄荷糖,“下節課是物理,彆睡死了。”

“他瘋了吧?轉到這小破地方來?”許昀熹拆開放嘴裡,嘟囔著回著李子木,劉咖椰走了過來,“誰說不是呢?不過班裡同學都覺得是他陪父母來出差,順便在這兒借讀一年多。”

“我想也是。”許昀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從抽屜裡翻了一下,找出物理課本,摔到桌子上,“現在一點都不想上物理!”哀嚎了幾聲。

“彆嚎了,收拾一下你旁邊的抽屜!那個新同學要坐你旁邊。”他旁邊的那個抽屜裡麵全都是許昀熹的糖紙。

“你說什麼?坐我旁邊?老班受刺激了?”許昀熹瞪大他那雙狗狗眼。

“你這說的什麼屁話?全班就你一個人冇有同桌,不坐你那,難道坐我腿上了?”李子木翻了個白眼。

時間很快過去,新同學也終於在放學前之前趕到,“來吧,介紹一下自己!”方靜山笑嘻嘻的看著眼前這位好學生,是的,好學生,在他還冇到之前校領導就給他看了之前他在申城一中的成績單,簡直就是完美各科將近滿分,一個無懈可擊的學霸。

“晏子修,十七歲,申城人,冇有什麼愛好。”晏子修淡淡的說著,許昀熹暗暗的打量著他,這人皮膚白白的,身高看著有189,單眼皮,眼睛狹長,淡顏係長相,這不就是純純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男主。

“好,你就坐到靠窗戶最後一排那個男生的旁邊吧。”方靜山等他介紹完之後就說出了這句話。

終於在自習課下之前,晏子修才徹底安頓在許昀熹旁邊。

“你好啊,晏子修,我叫許昀熹!”他終於有機會,跟新同學打了個招呼。

“嗯,我記住了。”晏子修看著許昀熹,應了一句。

“你是住哪裡?”許昀熹問到,手裡也不停迅速把書往包裡放。

“宿舍。”晏子修是怕他再問,緊接著說了一句“來之前已經收拾好了。”

“哦,宿舍…挺好。”

“你呢?”

“回家。”

“嗯。”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這些閒話,已經到了放學時間,許昀熹塞了一顆薄荷糖給他。

“那明天見!”就匆匆忙忙的跑出教室。

晏子修握著手裡的糖,眼眸暗了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媽!我回來了!今天做的什麼飯?”許昀熹呲溜一下蹦到寧芳菲旁邊。

“阿昀!今天是牛肉土豆。”寧芳菲笑著看著眼前的人,不禁感歎自己生的真好,健康的小麥色皮膚,身高185,一頭微分碎蓋,一雙狗狗眼總是亮眼睜的望著你,讓人看的心軟軟。

“好哦,母親大人萬歲!”許昀熹笑嘻嘻的從寧芳菲身邊繞過,“媽!我去寫作業!哦,對,今天來了一個轉學生,我有同桌了。”

“是嗎?那很好啊。”寧芳菲把飯端到桌子上,“作業不寫也行,先過來吃飯。”

許昀熹聽了母親的話,笑著回了句,“那可不行啊!”

洗完澡之後拿著手機躺在床上,翻著班級群,果然看見了一個人,被方靜山拉了進來,微信頭像是從樹葉間照下來的光,微信名稱更是簡單,一個x,他想著作為同桌,可能連他的微信都不加吧,嘗試著發了一下申請,心裡已經做好了,甚至20分鐘之後他才通過,冇成想冇過幾秒,手機就發出了叮咚的聲音。

晏子修通過了,許昀熹發了個表情包,他回了個微笑,許昀熹感覺兩人冇什麼可聊的,就問“你寫完作業冇?”他回,“我不知道作業是什麼。”搞得他尷尬死了,此地無銀三百兩地回了句,“早點睡明天見?”

“好。”

那一邊晏子修看著許昀熹的彩虹太陽頭像輕輕的笑了笑,把薄荷糖從褲子口袋裡翻了出來,塞進嘴裡,道了聲,“好甜。”

-在申城一中的成績單,簡直就是完美各科將近滿分,一個無懈可擊的學霸。“晏子修,十七歲,申城人,冇有什麼愛好。”晏子修淡淡的說著,許昀熹暗暗的打量著他,這人皮膚白白的,身高看著有189,單眼皮,眼睛狹長,淡顏係長相,這不就是純純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男主。“好,你就坐到靠窗戶最後一排那個男生的旁邊吧。”方靜山等他介紹完之後就說出了這句話。終於在自習課下之前,晏子修才徹底安頓在許昀熹旁邊。“你好啊,晏子修,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