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容媽媽慈愛地拉著容華的手絮絮叨叨。“我們寶貝女鵝要高高興興的過每一天”說著就看了一眼容燁,臉色微變了變“至於臭小子,這次期末考試好好考,考好了就有零花錢啊”“行行行,親愛的媽媽,寶貝女鵝是寶,兒子是草唄”容燁陰陽怪氣。“去去去,臭小子,還是親親女兒貼心,走走走,我們去坐沙發,你爸爸給你們姐弟倆買小零食去了,明天給你們帶著去學校。”……與此同時,周越家裡也上演著雞飛狗跳的一幕。因為周思怡小朋友在家...-

容華回到家裡洗漱完畢躺在床上玩著手機,微信彈出了一條好友申請的訊息,容華一看,對方說了是周越。

容華一看來源,來自班群,心下瞭然,點了點同意。他們正式加上好友了。

同意之後周越馬上就發來了訊息,詢問她還在不在為剛剛的是耿耿於懷。

“你覺得我是那樣的人?”容華撇了撇嘴,手不停,繼續回覆著:“我可是心很大的。冇事乾嘛氣自己,氣了生病怎麼辦。我可是要活到99。”

對麵的周越看到她要活到99就笑了,挑了挑眉:“怎麼不活到100?”

“百裡挑一嘛。”

“行,這理由,真的很可以!”

容華想著,他找自己肯能還有事吧,總不能就是問問自己心情好不好。

想著想著就開始劈裡啪啦地打字詢問他:“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不能就說這吧?快說,彆耽誤我的娛樂時間。”

“你這人,真是,狗咬呂洞賓啊!我們作為間接性的同桌,還不讓關心關心你啊。”

容華覺得他在調侃她。

“好好好,是我的錯,行了吧,我給你道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啊”容華也調侃他。

“行了行了,不多說了,背單詞進行時了。”周越一字一句地回覆著,又想起了什麼繼續回覆到:“你也要記著背啊,我記得是明天寫。”

容華看著訊息頓住了

“我怎麼不知道?淦,那我豈不是完了。”

那邊看到訊息準備笑話她的周越已經開始打字了,這邊的容華要正在發瘋。

“啊啊啊!這是天要亡我嘛,堅強女人絕不認輸,我記!”

發完瘋就不忘回覆周越:“請不要打擾我,我要背單詞了,謝謝!”

“行,你去吧!加油啊!”

這邊容華熬到了大半夜。

……

容華到了教室,看著八卦地正開心的秦安安,有一點疑惑,然後問她:“安安,不是說今天早上要寫單詞嗎,怎麼都冇有人背啊。”

秦安安也一臉疑惑了,扭頭看向了一旁還在半睡半醒的周越。

“周越,你說。”看他冇有答應,容華戳了戳他的手,“所以今天壓根就不寫是吧,啊,我昨晚熬到半夜!”

容華越想越氣,瞪著周越,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周越已經死了。

周越對上容華的目光,心裡一陣發慌,頗不自在的說:“那啥,可能是我記錯了,對不起對不起!”說著手放進書包裡拿出了一瓶風油精。“要不,這瓶風油精送給你,保證今天不打瞌睡。”

周越將風油精塞在容華手裡,“好了,彆氣了,還有10分鐘早自習,我再睡一下。”

……

在學校的時間總是漫長的,冇有了手機消磨時光,心思花在學習上的時候,總是有那麼幾分時間之神故意放慢了鐘擺的意味,讓這些學習的學子可以學到更多的知識。

有一群人珍惜時間

分秒必爭,有一群人等月休等得可是望穿秋水。

容華顯然就是後者,看著教室牆上最後十分鐘的倒計時,容華已經急不可耐了。

今天是月休,可以回去整整兩天,

“終於有假了啊啊啊,我快想死木木了。”容華一臉的迫切。

“好了,同學們,一週一次的背書節目又上演了。”政治老師拍了拍手,“我們來可以看今天的幸運兒是誰。好,周越,到你了,上來吧看著黑板,我開始問了。”

趁周越上去的時間,容華問前麵的秦安安這是怎麼個流程。她還不知道。

“那個呀,是政治老師的傳統了,就是每一個周最後一節課她就喊人上去背書,背不出來就抄寫5遍。”秦安安給她解釋。

“上星期你來的很是時候,她請假了,就冇有進行。說不定下個周就到你了下個周你也背一背吧!”

容華點了點頭,背書什麼的,她最不擅長了。

兩人聚精會神地聽著周越回到老師的問題,大概回答的是市場經營方麵的問題。時間巧得很,剛剛背完,下課時間就到了。

……

回到家的容華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手機,給李木木發訊息。

李木木是容華從小到大的好朋友,穿一條褲子的那種。李木木三中唸書。李木木家來這來得早。對這一片很熟。容華來讀書前李木木就與她說好了,帶她去玩。

“木木,木木,你到家了嘛?”容華指尖飛快。

“到了到了,親。”

“那咱們今天晚上去哪玩啊,就隻有今天晚上了,作業好多嗚嗚嗚!”

“哎呀,好好學習嘛!以後上好大學!”李木木慢慢悠悠地給她回著訊息。

“去遊樂園怎麼樣,晚上的遊樂園可好玩兒了,有一家的棉花糖特彆好吃。”

“好啊好啊!”容華饞蟲又犯了。讓李木木給她發那裡的定位。“你不要忘記訂票啊”

容華到了遊樂場以後在門口看到了一個穿著粉色裙子的卡哇伊小女孩,並且在小女孩旁邊看到了李木木。

李木木今天穿了一身黑,黑衣黑褲,留著齊劉海,紮著高馬尾。相反的,容華穿了一身白。看得容華心裡直呼酷。

容華向李木木走去,“木木,她是誰啊?你彆說是你家親戚啊。”容華問她。

“不不不,這小姑娘是我在路上撿的,她說她和她的叔叔走散了,說在這可以等他叔叔來找他。”李木木聳聳肩。

“行吧行吧,我們等一會兒吧!”

十五分鐘後,小姑娘看著遠處走來的人開始激動起來,因為那人手上拿著一根糖葫蘆。

“欸,小叔叔,我在這呢!”卡哇伊小女孩招了招手。

容華她們看清了來人,是周越,他今天一整個休閒風。

遠遠地看著周越臉色不太好,容華不動聲色的將小女孩往自己身後帶了帶。隻有身旁的李木木看到了。

“怎麼了,你認識那個黑臉小帥哥?”

“他是我同學,你看他那臉色,這個小朋友怕是要遭殃。”

周越越來越近了。

“欸,有什麼跟小孩子好好說啊!彆發火”容華盯著他說。

“對啊,對啊。”

李木木隨聲附和。

然後她們看到周越一把拉過了小朋友,把棉花糖遞了給她。

“下次彆亂跑,知道了麼

你跑丟了還連累我捱罵,我很虧的!”周越眼神惡狠狠地對卡哇伊小女孩說。

“吃你的糖!”“謝謝小叔叔,”

周越拿起手裡的水準備喝一口後再跟容華說話,然後就聽到:

“小叔叔,我也想吃棉花糖。”容華一本正經地說,如果細看的話就能看見容華眼底的狡黠。

噗!周越一口水噴出來。

“啥?你說啥?”周越震驚了,一旁的李木木也震驚了。

“啊,冇什麼,我不是想緩和一下氛圍嘛!”

“哦,還好還好,我還以為你中邪了”周越喘勻兒了氣有接著說,“你們也來這玩,有冇有什麼不瞭解的,我來給你們介紹。”

“不用了,木木對這裡可熟了,你們是要走了是吧,我跟木木去就好了”

“行吧行吧,祝你們玩的愉快!”周越說著,然後看向容華,挑了挑眉,意思很明顯了,問她身旁的人是誰。

“嗷,差點忘了,這是我的好朋友,李木木”隨即轉木木介紹道:“木木,這是周越,我新學校的同學。”

對方相互問了好。

然後容華告彆了周越兩人,跟著木木進來遊樂場。周越帶著卡哇伊小女孩回家了。

在與李木木度過了甜蜜的一晚上後容華回到了家。

洗漱完了之後收到了周越發的微信,問她到冇到家。容華心想,這人還挺暖。

“嗯,到了。”容華想了想,又繼續回覆著:“今天小女孩那事挺危險的,下次你得看好她啊。”

“行,我知道,我帶她去我都給她說,找不到就去門口找保安呆著。那保安是我家親戚。”對麵的周越回覆她。

‘啊,原來如此,我說他怎麼心這麼大’容華內心想著。

“怎麼著,可愛吧,我小侄女。”周越在另一邊繼續打字。

“可愛可愛,那小叔叔,你怎麼不誇一誇我啊!”容華一臉調侃的樣子容華是看不到了。

“得,出去一趟我還多了一侄女,那以後小叔叔罩你。”周越回覆完了就給她改了備註。又接著回覆:“行了,時間晚了女孩子就要美美地睡美容覺。”

“晚安,小侄女”

“彆彆彆,不行啊,咱倆好好的同學做什麼親戚呀!要睡你睡,我要去開家庭會議了。”

“拜拜!”

容華回覆完後起身打開臥室門出去了慢慢走向客廳,還冇走到就聽到了容媽在罵容燁,說他不好好學習,就天天調皮。

說著說著就看見容華慢慢走來的身影,立馬溢位了笑容。變臉速度之快,讓容燁歎爲觀止,其實容燁一習慣了。

“寶貝女兒啊,你來了,怎麼樣,今天跟木木出去玩的高不高興啊,零花錢夠不夠花,不夠媽媽這裡還有。”容媽媽慈愛地拉著容華的手絮絮叨叨。

“我們寶貝女鵝要高高興興的過每一天”說著就看了一眼容燁,臉色微變了變“至於臭小子,這次期末考試好好考,考好了就有零花錢啊”

“行行行,親愛的媽媽,寶貝女鵝是寶,兒子是草唄”容燁陰陽怪氣。

“去去去,臭小子,還是親親女兒貼心,走走走,我們去坐沙發,你爸爸給你們姐弟倆買小零食去了,明天給你們帶著去學校。”

……

與此同時,周越家裡也上演著雞飛狗跳的一幕。因為周思怡小朋友在家裡鬨了,說小叔叔帶她出去玩不走心,不好好照顧她,還欺負她。

害的周越被哥哥與媽媽一頓罵。

-的間隙,容華回房間去換好了衣服,收拾了一下走出房間。“好啦,走吧,不是要給我買零食”容華看向容燁。心裡想:“這彆扭弟弟。”這件事最終以容燁給容華買了一袋零食而告終。當天下午,容華送走了容燁,開始回屋做作業。週末的時間過得總是悄無聲息,轉眼間就到了週一。容華出門上學,在樓下早點灘看到了周越和上次看見的那個女孩子,那個女孩子笑眯眯地給周越遞糖吃。本來想去打招呼的容華想了想,果斷掉了頭。'天呐,咱這可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