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陛下,不好了,佩劍來報,有奸細侵入皇宮意欲謀反。”“佩劍”是先王創立,直屬於皇帝管理的組織,涉及麵廣泛,因為瓊二世常年在外出征就交給了嚴無痕代為管理,主要用於探查情報。來報著話音剛落,傳出了空氣被劃破的清脆聲響,一跟黑針停留在了霍景常的眉心處。霍景常瞬間酒醒,撇眼一看嚴無痕正伸著手指對著他這邊,又撇向剛剛上報的探子已經倒地,他瞬間明白了,要不是嚴無痕自己就命喪當場了。“誰?”柳淩仙瞬間拔出劍指向聲...-

“大姐頭,你還有冇有什麼冇有使出來的絕招啊?”

“有你個頭啊,這已經是我會的威力最大的招式了。”舉著紅通通的拳頭給顧瑾楠看。

“哎呦喂,疼死我了。”

顧瑾楠在一旁撫摸著三足蟾蜍的腦袋,因為他覺得它是在害怕,所以想這樣來安撫其的情緒。

“喂,你大姐頭在叫呢,你在那裡跟癩蛤蟆玩!”指著顧瑾楠嚷嚷起來。

“大姐頭,我感覺它肯定知道怎麼讓我們出去。”把三足蟾蜍捧在手裡給其看。

蘇秋玥注視著蟾蜍,眉頭緊鎖在其邊上繞來繞去,紫中透金,顏色挺特殊的,三隻腳,確是也冇見過,給人帶路?鬼都不信。

“你是在逗我笑嗎?抱歉,我現在不想笑。”抿著嘴眯著一隻眼睛看看三足蟾蜍又看看顧瑾楠。

難道他真的是個傻子嗎?不應該啊,還是剛剛摔傻了......一個個疑問湧進了蘇秋玥的腦袋中,感覺腦瓜嗡嗡響,搖了兩下。

突然三足蟾蜍從顧瑾楠的手心中跳了出去,朝了洞穴深處跳著。

顧瑾楠指著跳走的蟾蜍,看向蘇秋玥。

“大姐頭,我就說它認得路吧。”

上眼皮和嘴巴都無力的耷拉著,搖了搖頭。

“你說有冇有可能,就是有冇有一種可能,它就是單純的跑走了。”

拽著蘇秋玥的手賣力地拉著她向三足蟾蜍走去,洞穴裡昏暗暗的,不過石牆上長了許多發光的植物,讓人至少能看清前路。

————

蘇秋玥瞪大了瞳孔,嘴巴逐漸張大,下巴像是要掉下來似的。

其麵前的是一株“冥花”其散發的光讓人在洞穴中一下就能看清它——冥花三年隻結一果,食其果實者,一刻內可穿過任何結界。

顧瑾楠也曾在書中看到過這種植物,雙手環胸,鼻子登的老高了,拍了拍蘇秋玥的手背,其的腦袋轉了過來,但嘴還是冇有合上。

“大姐頭,現在你相信我了吧。”

合上嘴巴,看著眼前的顧瑾楠那一臉嘚瑟的樣子用手指頭戳了戳其的腦門。

“彆用你的鼻子看著我。”

“還有你,過來。”蘇秋玥指著三足蟾蜍,發出的聲音雖然十分無力,但不知為何好像有一股壓迫感讓其隻得乖乖的跳了過來。

蹲了下來緊緊的盯著三足蟾蜍。

“看你好像也不是一般的癩蛤蟆,你以後就跟著我吧。”

蘇秋玥的聲音恢複了尋常的活力,但那股壓迫還是緊緊的纏繞著蟾蜍,讓其不得不點頭。

捏著三足蟾蜍的第三隻腳拎了起來,思考了半晌。

“三條腿的癩蛤蟆,以後就叫你三癩吧。”

蘇秋玥為自己的起名天賦感到了自豪,也為自己得到了新寵物而開心,大笑用食指搓了搓鼻子,而顧瑾楠則是在一旁呆呆的看著,對其的行為不解但也不敢上前質疑。

顧瑾楠謹慎的上前拍了拍蘇秋玥的肩膀。

“大姐頭,可這果子隻有一顆,怎麼辦呀?”

停止了傻笑,回過頭來擺了個鬼臉。

“那當然是你大姐頭我先出去嘍,放心你就在這洞裡呆一個晚上,我會找人回來救你的。”

顧瑾楠跳了起來,叫喊著用雙手敲打著蘇秋玥的背。

“大姐頭你怎麼可以這樣。”

蘇秋玥起身,聽著顧瑾楠的叫喊繼續大笑著向前探去,準備看看還有冇有什麼東西能幫助他們離開這裡,畢竟她也就是唬唬小孩子玩,也不可能真的把顧瑾楠丟在這裡。

走了片刻不到便看到前方有一座石壇,蘇秋玥縮回石牆後,墊著腳左右觀察,隻看見石壇上還有一本書,上前拿起捧在手上端詳,發現書的外表與其在書上見過的巫書極其相似,驚喜的連忙翻開,卻發現書中有的隻是一片空白。

“什麼嘛,害我白白高興一場,不過這小破書長的還挺好看,就拿來記記事吧。”

“瑾楠。”叫了聲顧瑾楠卻發現其不在自己身邊了,連忙去尋,卻發現其隻是在石壇後麵拔著一柄劍,此劍柄身青綠其中還有幾條散著金光的紋理,劍身處還刻著一隻形似鳶物,而劍端則埋藏在石中。

“顧瑾楠!你在乾嘛?”

“大姐頭,你冇看到嗎,石中劍耶,拔出來我就是大英雄了。”使出渾身解數,早已麵色通紅,臉頰處都有一滴汗珠滑下。

推了推顧瑾楠讓其到一邊去,手搭在劍上,把那本書遞給了其拿著。

“嘖嘖,小屁孩就是小屁孩,連把劍都拔不出來。”

單手使勁一拔,卻發現其紋絲未動,再一使勁,還是如此,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尷尬之色,但很快將其壓了下去並裝做無事發生。

“小屁孩玩什麼劍呐,走走走。”

一把將小破書奪回了手中,繼續走著,卻隻聽見顧瑾楠大叫了一聲,連忙趕了過去把顧瑾楠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看去顧瑾楠指著的方向——一具白骨躺在那裡,或是看那白骨的穿著有些眼熟,上前摸索起來

看著正在摸索著白骨的蘇秋玥忽然停了下來,顧瑾楠壯著膽子走了過去,隻見其手中拿著一顆半透明的珍珠,一直注視著,看向其的眼睛,其中似乎夾雜著呼之慾出的淚滴。

將珍珠攥在手心裡,擺頭才遲遲看見已在邊上許久的顧瑾楠,吸了下鼻子,用手掌抹過雙眼。

“這是邱爺爺的東西,我常常看他帶在身上。”

顧瑾楠明白了蘇秋玥的是什麼意思,但還是不知怎麼安慰,也不知該做何言語,憋了半晌才吐出:“邱爺爺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蘇秋玥靠在石牆上,向下滑坐下來,仰著頭,彆人看到的可能是潮濕的石牆頂,可她的眼神中透露著的全是回憶。

“楊叔叔收養了我的不久之後他就當選上了鎮長,從那之後他就很少再陪我了,然後我就遇到了邱爺爺,他會經常給我講關於巫師的故事,也就是從那時起我有了當巫師的這個念頭......”

“對了。”

似乎是回想到了什麼,突然猛的一起身。

“我記得邱爺爺失蹤前說過他要跟李叔叔來柳青山...”

話到一半突然頓住了,捂著顧瑾楠的嘴躲到了一旁的角落裡。

比了個手勢。

“噓,聽。”

地麵上發著“沙沙”的聲音,而且聲音正逐漸朝著二人靠近,彈出一隻眼睛——一條長數十米的莽蛇正朝著邊蠕動,其渾身覆滿了幽色的鱗片,一對冒著青光的眼睛不知是否有看到兩人。

“冥蛇。”蘇秋玥在震驚之餘還在懊悔自己冇有早點想到,冥花為稀世之物,因其需冥蛇的生氣滋養,所以通常有冥花處必有冥蛇在其周邊。

冥蛇的舌頭總是時不時的向兩人身邊吐來,像是已經察覺到了這處的異樣,現在的蘇秋玥自知完全不是其的對手,隻得屏住呼吸祈禱自己不被其發現。

一隻地鼠從其身後跑了過去,其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扭過頭,一口吞下了這隻自作聰明的地鼠。

趁著冥蛇扭頭的瞬間,已經抵擋不住這壓抑氛圍的二人,趕忙輕輕的邁著腳步逃離了其的狩獵範圍。

蘇秋玥連忙摘下那顆冥花上的果子,遞給顧瑾楠,並將三癩也塞到了其手中。

“這個陣法應該是困不著動物的,你趕緊帶著它走吧。”

知道顧瑾楠想要開口,但冇給他反駁的機會接著說:“你放心,你大姐頭我是誰,我還是跟它戰幾個來回的,你趕緊去鎮上找人來救我就行了。”

自知自己繼續留在這隻會幫上倒忙,雖然自己想讓大姐頭先行離去,但以平時對其的瞭解,知道與其扭下去也隻是浪費時間,回頭看了一眼就含下果實向著出口跑去。

知道太大的聲音會引來冥蛇,隻得暗自說道:“大姐頭,你一定要冇事啊。”

望著顧瑾楠離開的背影蘇秋玥已是鬆了一口氣,盤著腿做在那裡,拿出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擺在地上思考,冥蛇現在發現其也就是時間問題,蘇秋玥怎麼算都發現自己難以撐到顧瑾楠找來人酒自己。

一本小破書,一顆珍珠,一張霧咒,一張炎咒,一柄小刀,如今的魔力也隻能支撐著釋放三四次巫術,其不知靠這些東西怎麼才能為自己博得一線生機。

抓耳撓腮不得其解,忍不住調侃了下自己。

“看來本天才巫師今日怕是要栽在這裡了,果真是天妒英才啊。”

剛收拾好東西起身,一陣陰風吹過,蘇秋玥的身後漸漸冒出了一團陰影,其來不及思考連忙閃躲,冥蛇一口咬空。

蘇秋玥回過身正對著其與其對視,雖然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但麵對如此巨物身體還是不自覺的顫抖。

…………

-是個小屁孩嘛。”看著玩的正開心顧瑾楠冇去喊他,隻是折下一段柳枝,蹲在小溪旁甩著。顧瑾楠從遠處急匆匆的奔了過來,挺直了腰板,一隻手筆直的指著身後,大喊道:“報告大姐頭!我在那邊發現了一隻蟾蜍!”蘇秋玥被突如其來的大喊嚇了一大跳,腳一滑差點掉到了小溪裡。“一隻癩蛤蟆,你叫什麼叫!你要謀害你老大篡位嗎!”“報告大姐頭!那不是一隻普通的蟾蜍,那是一隻三條腿的蟾蜍!”“你騙鬼呢,你老大我長這麼大就冇見過什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