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人卻甘於碌碌無為,顧著眼前的小家,有人隱於世外,不理世俗,無論是何種,我等是凡人,凡人皆會有七清六慾,這冇什麼丟人的。”係統:“好吧。”係統未與她爭論。木清笑了,她知道係統並未將她的話放在心上,這種事一時改變不了什麼。木清進入係統說得空間,進行了忘我的修煉,不知過了多久。空間中的木清捏了劍塊,長劍如遊龍走蛇,白光乍現,自成一界,初顯劍道之意。當木清從係統空間出來,外頭隻過了短短10日,卻讓木清恍如...-

漆黑陰暗的山洞出現稀碎急促的腳步聲,十幾道銀白色的劍刃在空中閃爍。

正打坐中的女子嘴角流出鮮血,在銀光中猛的睜開眼,身法疾馳的彎身躲過,抬起右腳踹飛黑衣人,隨後踢起一旁的劍鞘,翻身飛躍在空中拔出劍刃,劍鋒相撞間,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女子身形詭異的遊走在眾黑衣人中,鬼魅般出現在劍客之間,翻轉手中的劍,使出孤鴻一劍,詭異的招式化作道道鋒芒,銀光抹過眾人的脖勁。

七七零八落的屍體倒在地上,鮮血從尖刃滑落,飛濺的血液打在石壁上,一點一點的滴落,散發著陣陣潮濕的腥血味。

劍身猛的插進土了,木清麵色蒼白的單膝跪地,口中鮮血大量噴出,昏迷的倒在地上。

“檢測到宿主,木清,21歲,性彆女,……

開始綁定”

“是否確認綁定,確認。”

“檢測到宿主身負重傷失血過多,觸發保護機製,開始治療……”

“治療成功,倒扣1000經濟。”冰冷機械的聲音突然響起,又消失。

木清悠悠轉醒,陽光刺的眼睛澀痛,心道:“我是死了嗎?還是冇死。”

“宿主你好,我是755468876658……110係統,你可以叫我係統。”

木清痛苦道:“我果然是死了吧,要不然怎麼腦子裡會出現幻覺。”

係統:“由於宿主觸發生命保護機製,身上的傷已經治癒,現在倒欠係統1000經濟積分。

木清下意識全身運轉內力,大驚,一個筋鬥,翻身坐起。

“多謝這位係統出手相助,救命之恩無以為報,若有吩咐儘管吩咐。”木清抱拳喝道。

冰冷無情的機械音再度無聲無息響起,呼得秋風獵起,詭異至極,“請宿主前往莫城,打敗一道人。”

木清也仍江湖人士,自然知一道人,傳聞此人滿身邪氣,不以他人之是非為是非,雖未得見,卻也知他身法使得出神莫化,武功之高深。

多年前他殘忍殺害了崇遊人的妻子,手法之狠毒,更何況是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女下此毒手,以是江湖人皆憤恨,於崇遊真人佈下追殺令,隱匿於世,始終無人得知其蹤,冇想到他會隱匿於莫城中。

木清眼中騰起恨意,臉上卻顯露出頹廢之意,哽咽道:“我本仍江南木家的小姐,多年前因意外拜了一個江湖師傅,因嚮往江湖生活,跟隨師傅走南闖北,自以為學了一身功夫,便天下無敵了。”

“不料路過中魯一帶,我和師傅身遭四大高手偷襲圍攻,更奇怪的是賊人似是知道我師傅弱點般,總能躲過師傅的攻擊,加上我師傅受有內傷,最終師傅不敵,為了保護我身死了。”

“我四處躲避,今日終被找到,慶幸的是對方看不上我實力,派來的殺手都不是絕頂之輩,我於全身之力進行一番廝殺,卻仍身受重傷,性命垂危,幸好得係統相救。”

木清麵色痛苦道:“抱歉,係統,我隻怕不是一道人的對手,我連二等殺手都不敵,怕是無能為力了。”

“係統內部有世界萬千功法,宿主可用積分經濟兌換。”

木清清雅的臉上出現憂愁,“我己是立年,武學非一時可成,到時怕是為時己晚。”

係統道:“宿主不用擔心,係統會將宿主帶入武學奧秘之中,自動領悟。”

係統:“宿主現在的功力太淺,可以在係統內選擇的絕世功法。”

木清大喜,忙問:“我該如何做。”

係統:“宿主心念一動,便可以打開係統商城。”

木清心下驚俱,那豈不是能隨意探知我心,算了,係統兄仍天外之物,又能對我何可圖謀的?木清歎氣,自己卻算因禍得福了。

木清閉上眼睛,心念一動,腦海裡果然出現一道藍屏,點進去一看,心下大赫,萬千功法儘在其中。

木清看著那些暗淡的功法,不明所以,“係統,這些為何打不開?”

係統:“那些是其它世界的功法,裡麪包含了修仙界,神界,妖界,魔界……

琴棋書藝,無所不有。”

木清訝意,她聽出了係統的語言中的傲意,麵對這樣的係統,彷彿多了絲人味,心下放鬆了許多。

木清舒暢大笑,想起師傅,眼中出現痛苦,轉而又冇了笑意,“係統可知殺我師傅的賊人是誰?”

係統冰冷的聲音響起,“可用積分兌換資訊。”

木清著急道:“可以先欠著嗎?”

係統:“可以。”

木清:“太好了,搜尋殺死我師傅貫東來的主謀是誰?”

係統:“程式錯誤,搜尋失敗,涉及未展開劇情,無法搜尋。”

木清一愣,問道:“係統,這是什麼意思?”

係統:“宿主,請自行摸索。”

木清想著係統剛纔的話,什麼意思?難道線索可能出現在一道人的身上嗎?木清摸不著頭腦。

木清想著現在身上也冇有積分,還倒欠著係統的1000積分,隻能暫放下抱仇的心思,先完成任務,賺取積分要緊,她相信事情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

木清淨下心,翻看著玲瓏滿目的功夫,在看見其中的混沌心法時,一驚,習武之人自小修煉內力,打坐練氣,呼氣吐納,而這混沌心法,卻另有妙處,自外而內,從掌拳中練習內勁,若無幾十年的時間怕是難於成效,且不會令人走火入魔,令人力大無窮。

木清心知自己內力不如一道人,這正好可以彌補自己的不足。

木清點開一看,頓時嘴角抽搐,3000積分,忍痛點下。瞬間,木清如入幻境,竟變成了一個娃娃,在空蕩的瓦房前日複一日的練習著混沌心法,春去秋來,直至頭髮花白,才結束。

木清忍下胸中的噁心,舒緩了一下,方恍惚從幻境中脫離心。

木清心下大喜,感受著體內的功力,不由激動的流下了眼淚,她這時才恍惚明白自己得到的是多麼天大的機緣,哽咽道謝,“係統大恩,小女子銘記於心,必當努力完成任務。”

係統冇有說話。

木清冇有去看那些驚鴻絕世的劍法,因她本身習得是她師傅老人家的劍法,劍法本就要專於一道,若我多學反而是阻礙了,無法領悟自己劍道,那實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最主要的是身上冇有任何積分,著實令木清頭疼,怕越欠越多,還不清了!!

係統似知木清的想法,道:“空間中有專門練習的地方,空間一日,便是外頭的一個月。”

木清再次驚掉了下巴,這,這實在是駭人聽聞,豈不是連長生之法都有?

係統言語中帶了點鄙視,“長生之法,那是幻想罷了,神明都未必會永世長存,何況是螻蟻的凡人。”

木清聽了心下羞赫,係統看不起凡人,也等同看不起她,但係統是有通天能耐的,看不起也正常。

木清目光清澈,正氣凜然道:“係統你是神物,可以看不上我,我確實太弱了,但這世間不乏驚鴻絕世的人,許多的人,他們雖也冇有絕頂的武功,卻有一顆正義的心,有人在戰場上廝殺,報效國家,有人卻甘於碌碌無為,顧著眼前的小家,有人隱於世外,不理世俗,無論是何種,我等是凡人,凡人皆會有七清六慾,這冇什麼丟人的。”

係統:“好吧。”係統未與她爭論。

木清笑了,她知道係統並未將她的話放在心上,這種事一時改變不了什麼。

木清進入係統說得空間,進行了忘我的修煉,不知過了多久。

空間中的木清捏了劍塊,長劍如遊龍走蛇,白光乍現,自成一界,初顯劍道之意。

當木清從係統空間出來,外頭隻過了短短10日,卻讓木清恍如隔世。

多日未換洗,衣服都己發臭,木清羞然,問道:“係統空間可有換洗的衣物。”

係統冰冷道:“你可以在商城中搜尋。”

木清打開空間商城,本以為又要花上一筆錢了,冇想道卻是免費的。

係統:“都冇有價值的東西。”

木清心喜,對於係統來說冇有價值的東西,卻是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又可以省下一筆錢,真是太好了。

木清離開原地,在係統的指引下,在東邊找到一湖泊,準備清潔一番,就起身前往莫城。

“誒,姑娘,你可真好看,這衣服怕是也香的緊。”紅衣少年郎微微眯起的眼睛,好似冬日的暖陽,高挺直的鼻梁下,粉櫻紅唇微微勾起,姿態慵懶,手中磨蹭著木清換下的衣物,流氓色氣。

木清:……隻怕你不信,這是我十天前的衣物了。木清眯起眼,水中是手運轉氣勁,瞬間一駐水流水勁勢急向男子奔來,男人大驚,調動內力化手中的衣服為武器,促忙抵擋頓時水花四濺。

木清一個筋鬥翻身穿好衣服,看著淋濕的男子,輕笑出聲。男子麵色一沉,心裡老大不服氣了,左腿開弓,使出一招‘夢仙拳’便打了上來。

拳風正麵劈來,近一尺時,木清右手化掌,竟然拿住了他的拳頭,木清身影如朔,出現在他的背後,男子瞬間感覺腿心一軟,跪倒在地,木清淡笑扯開他的帽子,秀美的長髮落下,清俊的臉頰瞬間多了幾分柔媚。

木清扶起她,看著還呆愣的她,輕笑道:“你叫什麼名字?”女人反應過來,知道自己打不過木清十分羞憤,她伸手奪過帽子,拔腿就跑。

看著不見身影的女子,木清微微一愣,森林中傳來女子羞惱的聲音,“我叫朝昭昭。”木清忍不住彎眉笑出聲,心道:“好令人憐愛的姑娘。”

-短短10日,卻讓木清恍如隔世。多日未換洗,衣服都己發臭,木清羞然,問道:“係統空間可有換洗的衣物。”係統冰冷道:“你可以在商城中搜尋。”木清打開空間商城,本以為又要花上一筆錢了,冇想道卻是免費的。係統:“都冇有價值的東西。”木清心喜,對於係統來說冇有價值的東西,卻是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又可以省下一筆錢,真是太好了。木清離開原地,在係統的指引下,在東邊找到一湖泊,準備清潔一番,就起身前往莫城。“誒,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