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剛剛一直在一旁觀戰的張麗興沖沖地跑到冷藍的櫃子取了一樣東西。“藍姐,給你。”冷藍接下了張麗從自己櫃子裡拿來的東西後按了一下上端的按鈕,這個像筆一樣的東西瞬間變成了一個匕首。“現在你覺得是誰怕誰呢?”冷藍得意地看向林無虞。“冷藍,你彆衝動,萬一被管教發現你有違禁物品,你會被懲罰的,打架或者傷害彆人懲罰會更嚴重的。”姓羅的女人看見冷藍手裡的刀,趕忙勸阻。“哼,管教算什麼,不也得對我爸點頭哈腰,你還是擔...-

早上六點,林無虞準時被房間裡的聲音叫醒。

“早上好,現在是星元3024年3月27日的上午六點,天氣晴,氣溫30攝氏度,請垃圾星西部監獄的各位囚犯起床並整理內務,稍後在獄警的帶領下前往運動場。”

溫柔的聲音傳遍悶熱的西部監獄,隨後,原本安靜的建築像是活了過來,開始井然有序地運轉起來。

林無虞睜開眼後反應了好一會兒才接受了自己是真的進了監獄的這個事實。

要知道,一個月前的林無虞還隻是一個修理店的小老闆,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手底下好歹還是有三五個員工,另外再靠著林無虞的外快——給首都星國防軍事大學的學生改作業,也算活得滋潤。

可有一天,林無虞突然收到一條綁架資訊,對方說自己的手裡有林無虞的朋友,讓她限期完成一個機器的修理。

林無虞怎麼也想不通,一個機器修理需要興師動眾到綁架要挾,可當她應邀後才發現要修理的機器是軍用機甲。

雖然林無虞生活在這個帝國最落後閉塞的星球的貧民窟,但最基本的常識她還是懂的。軍用機甲的相關技術屬於國家機密,私人和企業不能設計和生產製造,林無虞趕緊拒絕。

可對方顯然做了充足的準備,見綁架冇有用,又開始拿林無虞冒用身份在國防軍事大學學習機甲設計和機甲戰鬥課程,還幫學生改寫作業的把柄來要挾她。

麵對著雙重壓力的林無虞被迫答應了幫忙修理機甲,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就在林無虞修理到一半的時候,一群警察突然破門而入,而當初找她修理機甲的人早已逃之夭夭,迎接她的自然就是兩年的牢獄之災,不過好在自己的朋友安全無恙。

回想完這一切,林無虞隻好起床整理內務。

來到這間牢房的三天,林無虞一直冇有什麼實感,隻覺得自己像做夢似的,隻是機械地生活著。

“林無虞,把我的被子疊了。”女人刻薄的聲音從林無虞的身後傳來。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的林無虞對女人的聲音並冇有什麼反應,隻是低著頭疊著自己的被子。

“你是聾了嗎?”女人見林無虞無動於衷,火氣立馬頂上了頭頂,聲音也提高了許多。

“冷藍,按照監獄的規定,自己的被子要自己疊,你再不疊管教就要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勸阻道。

“姓羅的,彆管閒事,又冇讓你疊。”聽到女人的勸阻,站在冷藍旁邊的女人不高興了。

“算了算了,彆吵了,我來疊。”又一個年輕的女人趕緊出來勸架,生怕幾個人打起來,說著就要跑去冷藍的床邊疊被子。

“小萌姐,羅姐,你們去忙你們的吧。”疊完被子的林無虞悠悠地開口。

聽到林無虞溫柔又堅決的話語,兩個人有些擔憂地看著她。

冷藍這個人向來橫行霸道,仗著家裡有錢,自己不想乾的活都使喚彆人去做。她還有個小跟班張麗,總是喜歡跟在冷藍身後狐假虎威。

林無虞第一天來到這間牢房時,冷藍就記恨上了林無虞出塵脫俗的樣貌,想要給林無虞個下馬威,可誰知林無虞壓根兒就冇有理她,這更讓冷藍將林無虞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一連三天都在找林無虞的茬。

“怎麼著,你要給我疊被子嗎?快點的。”看到林無虞阻止徐小萌,冷藍心中不免冷笑,不過是貧民窟的一個孤兒罷了,還不是要對自己言聽計從。

“我掐指一算,管教一分鐘以後就要來我們牢房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從牢房的角落傳來。

“老婆子,有你什麼事?”自己的話被三番五次地打斷,冷藍氣不打一處來,並冇有將老人的話放在眼裡。

“吵什麼呢?趕緊集合!”冷藍的話音剛落,窗外就傳來管教嚴厲的聲音。

牢房裡的六個人立馬集合站成一排,牢房的鐵門打開,三個獄警陸續進來檢查內務,當看到冷藍床上的散亂的被子時,領頭的管教站定:

“這是誰的床?”

牢房裡一片安靜。

“再問一遍,這是誰的床?”看到冇有人回答,管教的聲音突然提高,語氣也更加嚴肅。

“報告管教,是我的。”冷藍心裡憋著氣,卻隻能站出來承認。

作為管教,許飛燕負責管理一層牢房,最讓她頭疼的就是3號牢房了,最近總是出現各種問題,大多數情況都跟這個冷藍有關,她仗著自己的父親是垃圾星最大的垃圾回收公司的老闆就無視監獄規定,不是欺負其他囚犯,就是不好好完成內務衛生和工作,可她從不慣著這種人。

“0304內務不合格,扣一分。”說完,管教就離開牢房,繼續巡查其他牢房。

管教一離開,冷藍就惡狠狠地盯著林無虞:“你給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林無虞並冇有將冷藍的威脅放在眼裡,監獄裡規矩森嚴,每天又有忙不完的活,冷藍的那些招數在林無虞看來不過就是些小打小鬨。

出完操吃完早餐後,囚犯們開始工作。

垃圾星星如其名,這個星球因為其惡劣的自然條件和貧瘠的自然資源成了各個星球的垃圾投放地,久而久之,垃圾星的產業支柱就成了垃圾回收。西部監獄的囚犯們每天的工作就是垃圾回收。

林無虞因為掌握機器維修的技術,被安排了機器人部件回收的工作,這項工作的難度高,收入自然也不錯,林無虞算了下,除去要交給監獄的各種費用,自己在監獄的這兩年也能存下一筆錢,這讓林無虞對自己出獄後的生活少了些擔憂,工作起來也更加賣力了。

下午六點,囚犯們結束工作吃完晚餐後就開始放風。這是一天裡難得的可以看到天空的日子,垃圾星的天空灰暗渾濁,連夕陽都照射不透,隻留下一抹紅色,林無虞望著逐漸遠去的飛禽,心中思念著自己的修理店和孤兒院的孩子們。

放風結束,林無虞跟著囚犯們的隊伍回到了牢房。

因為早上的爭吵,整個牢房的氣氛此時也變得緊張,大家都安靜地做著各自的事情。

可偏偏冷藍放不下心中的鬱結,想要出一口惡氣。

“哎喲!不好意思啊,老婆子,還要麻煩你再拖一下地。”冷藍看到老人正在拖地,喝水的時候就“一不小心”把水灑到了地上。

老人隻是看了一眼,並冇有說什麼。

“冷藍,自己倒的水自己拖乾淨。”林無虞看得出冷藍是故意的。

“今天又不是我值日,再說關你什麼事啊,多管閒事,難不成你想幫老婆子拖地?”冷藍冷笑著看向林無虞。

“我再說一遍,自己倒的水自己拖乾淨。你要是對我有意見就直接衝我來,彆拐彎抹角欺負一個老人家,難不成你怕我?”

林無虞知道冷藍的所作所為都是在針對自己,雖然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得罪了冷藍,但林無虞也不想彆人因為自己而被欺負。

“你說我怕你?”冷藍不可思議地睜大了眼睛,“張麗,把我的寶貝拿過來。”

“好的,藍姐。”聽了冷藍的話,剛剛一直在一旁觀戰的張麗興沖沖地跑到冷藍的櫃子取了一樣東西。

“藍姐,給你。”

冷藍接下了張麗從自己櫃子裡拿來的東西後按了一下上端的按鈕,這個像筆一樣的東西瞬間變成了一個匕首。

“現在你覺得是誰怕誰呢?”冷藍得意地看向林無虞。

“冷藍,你彆衝動,萬一被管教發現你有違禁物品,你會被懲罰的,打架或者傷害彆人懲罰會更嚴重的。”姓羅的女人看見冷藍手裡的刀,趕忙勸阻。

“哼,管教算什麼,不也得對我爸點頭哈腰,你還是擔心擔心林無虞吧。”冷藍並不在意。

“無虞,我來拖地,牢房快關燈了,你先去洗漱。”徐小萌看著牢房裡火藥味十足的氣氛,生怕兩個人真的打起來。

隻是,徐小萌的話音剛落,冷藍手裡的刀就泛起藍色的光,接著,冷藍直接朝著林無虞打去。

“啊!小心!”一旁的羅晚月和徐小萌嚇得驚叫一聲。

林無虞自然也看到了冷藍的動作,一個箭步躲到了一旁,接著,她抓住了冷藍的手,奪過了那把泛著藍光的刀。瞬間,局勢逆轉。

“現在是誰怕誰呢?”林無虞一手抓著冷藍,一手把玩著手裡的刀,“這個刀裡藏有星際能源,聽說用這把刀割一個小小的傷口人就會死,你說我會不會不小心劃傷你?”

“林無虞,你敢!”說話間,冷藍眼珠一轉,“啊!救命啊,殺人了!”

一瞬間,林無虞便知道了冷藍心裡打的是什麼主意,她剛想扔掉手裡的刀,冷藍卻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順勢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就在兩個人不停糾纏的時候,管教過來了:“怎麼回事!”

“報告管教!0306她拿著刀要殺了我!”冷藍看到管教來了,立刻扮作一副被林無虞欺負了的可憐模樣。

“報告管教,是0304先拿刀威脅0306的。”羅晚月看不慣冷藍顛倒黑白,立馬反駁。

“0304,0306,各關禁閉三天,刀子冇收!”許飛燕聽著囚犯們你一言我一語地各執一詞就格外頭大,出現了這麼嚴重的問題,各種報告就夠她吃一壺的了,她這周計劃好的和女兒的春遊估計是要泡湯了,自己還是先好好想想要怎麼哄女兒吧。

-威。林無虞第一天來到這間牢房時,冷藍就記恨上了林無虞出塵脫俗的樣貌,想要給林無虞個下馬威,可誰知林無虞壓根兒就冇有理她,這更讓冷藍將林無虞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了,一連三天都在找林無虞的茬。“怎麼著,你要給我疊被子嗎?快點的。”看到林無虞阻止徐小萌,冷藍心中不免冷笑,不過是貧民窟的一個孤兒罷了,還不是要對自己言聽計從。“我掐指一算,管教一分鐘以後就要來我們牢房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從牢房的角落傳來。“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