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路。彥知溪立馬牽著馬跟上。溫聘嵐看著高潔傲岸的背影,猜著身份,或許白佈下的眼睛就是關鍵。駕著馬悠悠然走在後麵。三人一人一隻船在水上飄,舟行向前方,兩岸樹木伴著陽光悄悄地退向身後。溫聘嵐看了眼後麵的一隻船上坐著的小公子,左顧右盼,坐立不安。溫聘嵐想著閣主說的話。閣主:“有人要保那人的命,焰,你要做的就是待在那人身邊。”焰問:“閣主,屬下想知道是誰要保那人的命?”閣主:“當今皇上。”當今皇上覆姓袁,從...-

“溫姑娘,醒醒。”

溫聘嵐醒來,看著許行舟,問:“怎麼了許公子?”

許行舟輕歎,“此霧有毒。”

溫聘嵐聽了立馬捂鼻子站起身。

溫聘嵐看向彥知溪的看向,空無一人。

“醒來時,就冇見到彥知溪。”許行舟知道溫聘嵐想問什麼。

溫聘嵐暗想,怎麼霧裡會有毒,小公子又去了哪裡。

溫聘嵐看向許行舟,問:“許公子不怕嗎?”

許行舟輕搖頭,說:“此毒會讓人出現沉睡的現象,隻要不吸入就行。”

溫聘嵐站起身,走近問:“那小公子是…自己走遠了?”

溫聘嵐問完想起許行舟看不見啊,於是自己查詢一下地麵的痕跡。

“不會真被妖怪吃了吧!”

溫聘嵐正查詢著,這時許行舟說。

“溫姑娘,有冇有發現,那三個漁夫不見了?”

溫聘嵐起身,看了看周圍,雖說處於迷霧之中,但五米的範圍內能看看清楚。

“還真冇有看到那三個漁夫。”

溫聘嵐問:“許公子,那我們去找他們嗎?”

許行舟默然片刻。

“溫姑娘很擔憂彥知溪?”

溫聘嵐:“小女子隻不過是擔憂公子,小公子丟了,許公子又如何去要銀子?”

“不管溫姑娘懷著怎樣的心思,此時,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許行舟拂袖說著。

溫聘嵐握緊劍的手聽到這話微鬆。

-房間。婢女:“小公子好。”彥知溪看著眼熟,問:“你怎麼能不經過允許就進來呢?”婢女:“小公子彆生氣,是小辛了啊~”婢女抬起頭笑眯眯的看著彥知溪。彥知溪:“小辛,你怎麼能跑到這裡來!”宋聞辛搖搖頭說:“小公子~小辛今日出宮看親就來見小公子了啦!~”彥知溪問:“貴妃過的怎麼樣了?”宋聞辛說:“挺好的,小公子,你什麼時候喜歡吃糖了呀?”彥知溪吞了糖,說:“我哪有吃糖。”宋聞辛不信,說:“小公子,小辛最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