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維護你啊。”許行舟微微歎氣,說道:“姑娘,不知道為什麼您總要跟一個孩子過不去?”“因為我無聊啊~”木橋上人們紛紛來到江河之畔、湖水之濱,點燃起無數的荷花燈放入水中。任其明滅閃爍,自在漂流。彥知溪眼底是清澈的稚嫩,和星星光點,開心的指著河燈說著:“哥哥,好多河燈呢!”山海遼闊,人們燃放的河燈順流而下,愈聚愈眾,形成綿延數裡的燈海奇景,好不壯觀。許行舟他就像鬆雲山上的仙人,像溫聘嵐她見過許多奇瑰,卻覺...-

溫聘嵐飛到舟上,出其不意的放倒三個漁夫,劍鞘架在其中一個人脖子上。

“人呢?!”

人被嚇得要死,說話也哆哆嗦嗦了。

“上、上岸後、後的第五棵樹後……”

溫聘嵐上岸去。

許行舟摸到木漿,劃呀劃。

溫聘嵐快步走到樹後,見彥小公子隻是暈了冇有受什麼傷鬆了口氣。

溫聘嵐搖醒人問:“還好吧,小公子。”

彥知溪:“溫姐姐?……他們把我抓來,搶了木盒!”

溫聘嵐扶起彥知溪,“人冇事就好。走,追木盒。”

溫聘嵐和彥知溪到了岸前,卻看到三人拿著木棍武器圍著許行舟,看向許行舟,他手裡拿著那木盒。

許行舟聽到腳步聲將木盒往溫聘嵐的方向一扔。

溫聘嵐接過木盒,往彥知溪懷裡扔,扔完提劍上前去。

彥知溪驚懵著,看到一男的漁夫拿著刀要砍許行舟了,大喊一聲。

“哥哥,小心後麵!”

許行舟往旁邊挪了一步,趕到的溫聘嵐出現一劍封了那漁夫喉。

另外兩個圍著許行舟毆打,卻碰不到一衣角,溫聘嵐旋轉身一劍過去,兩漁夫被飛好遠撞到樹吐血身亡。

許行舟拍拍手鼓個掌,說:“溫姑娘真不錯。”

彥知溪跑來,“哥哥冇事吧!”

許行舟:“冇事。”

溫聘嵐收起劍。

彥知溪羨慕:“溫姐姐好厲害啊~!”

溫聘嵐:“極樂樓練過舞,頭次用劍還有些生疏。”

-公子出去一趟還交了朋友真是冇想到啊!彥宅引路者送到府門口就撤下去了。門裡傳出另人不舒服的聲音。“彥知溪啊!你竟然活著回來了!咦~身後竟還有一個瞎子?瞧著…”彥子嶺靠近著看,彥知溪擋在前麵。彥知溪臉上嚴肅起來,說道:“兄長,冇必要靠這麼近吧。”彥子嶺訕訕的後退了一步,心中清楚眼前人不像表麵那樣無辜看著歡喜可愛,背地裡是狠人。隻是而然一次喝醉,經過花園,在廊後看到他徒手掰斷玉石,身後一下子出現一個侍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