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說道:“姑娘,不知道為什麼您總要跟一個孩子過不去?”“因為我無聊啊~”木橋上人們紛紛來到江河之畔、湖水之濱,點燃起無數的荷花燈放入水中。任其明滅閃爍,自在漂流。彥知溪眼底是清澈的稚嫩,和星星光點,開心的指著河燈說著:“哥哥,好多河燈呢!”山海遼闊,人們燃放的河燈順流而下,愈聚愈眾,形成綿延數裡的燈海奇景,好不壯觀。許行舟他就像鬆雲山上的仙人,像溫聘嵐她見過許多奇瑰,卻覺得他格外美。溫聘嵐靠著橋杆...-

溫聘嵐回到殺手閣。

溫聘嵐:“閣主,焰,回來了。”

閣主:“回來了……聽說跟在那人身邊還有一個人?”

溫聘嵐低頭說著:“是的。”

閣主問:“清楚那人的身份嗎?”

溫聘嵐:“不清楚,他的身份冇有到,不過他會些醫術……”

閣主:“怎麼不說他會武功?不會順著這往下查嗎?”

溫聘嵐跪下,說:“閣主息怒,他的武功,焰是見過,不知出自哪派,他的內力及其純淨。”

閣主:“起來吧,竟然回來了,接下來的任務是接著待在那人身邊,獲取有利資訊。”

溫聘嵐起身,說道:“是,閣主。”

彥知溪回到宅裡。

看著手裡的糖果,吃進一顆,甜甜的。

一般婢女都不會進來,今日卻有一婢女進來了。

彥知溪起身,走出屏風,看看是哪個婢女,說過不能進房間。

婢女:“小公子好。”

彥知溪看著眼熟,問:“你怎麼能不經過允許就進來呢?”

婢女:“小公子彆生氣,是小辛了啊~”

婢女抬起頭笑眯眯的看著彥知溪。

彥知溪:“小辛,你怎麼能跑到這裡來!”

宋聞辛搖搖頭說:“小公子~小辛今日出宮看親就來見小公子了啦!~”

彥知溪問:“貴妃過的怎麼樣了?”

宋聞辛說:“挺好的,小公子,你什麼時候喜歡吃糖了呀?”

彥知溪吞了糖,說:“我哪有吃糖。”

宋聞辛不信,說:“小公子,小辛最喜歡吃糖了,什麼糖果都吃過,小辛真的嗅到糖果味了。”

宋聞辛嗅嗅空氣裡的糖香。

彥知溪推開靠過來嗅的宋聞辛。

“好啦,小公子,吃糖又冇什麼的,呐,這是娘娘要我給小公子的。”

彥知溪接過信。

-救下當年的小女孩也是讓許行舟記到了現在。許行舟回到宅,已經是快半夜了。許行舟拿著手裡的饅頭看了一會兒,這還是那老奶奶送菜時悄摸摸放裡頭的。許行舟那去熱了,吃完走出房子,坐在樹上。那日冇殺的男子,第二日來就不見了,那溫姑娘出現的也巧,他們會是一起的?江湖上的事嗎……許行舟倒是很少打聽這些事。聽到哐當的細微聲音,許行舟運氣輕盈的身姿飛上屋簷。後麵放著很多空箱子,剛纔的聲音就是從後院傳出的。許行舟落地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