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纔不是朋友。”“不是朋友的話,那會是敵人了,小公子到處惹事的話,你所謂的哥哥可不會再幫你。”溫聘嵐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許行舟開口說話,“小少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跟姑娘這一路都吵架的話,那我向你父親問的銀子可不止一點了。”“哥哥~大姐姐她總是說我們,哥哥——”溫聘嵐嬌笑著:“小公子,我說的話你也可以不聽啊,就像你所謂的哥哥,哪次因小女子所說的話,而像小公子這般吵的,簡直把小女子當十惡不赦的壞...-

許行舟回到浩城,買下良府,因流言鬼語此住宅冇有人買,故而花費自然少。

許行舟推開門,府中枯葉隨風在空中起起伏伏,院裡很是荒涼。

許行舟也想不清楚,一夜之間人全冇了,死了一點動靜都冇有,會是哪個人物乾出來的事。

身上的銀兩夠買些用的傢俱。

買完這些東西,袋子裡是一個子都冇了。

聽到有人叫自己停下腳步。

老奶奶問:“醫師啊,還以為您走了,這是回來住下了?”

“嗯……”

老奶奶看著許行舟菜籃子裡空空的,笑著說:“老身剛好種了些蔬菜……”

許行舟提著菜籃子走出門。

老奶奶說著:“醫師也住這裡啊,醫師,老婦有一友,得了頑疾,不知醫師能不能治治?”

許行舟說:“可以,後日可以找我,往前走到巷口右轉彎便是我的住宅了。”

老奶奶高興不已,“好好好。”

許行舟拿著菜回到宅子。

-渡口就叫冬封,離的也不算太遠,要一兩天就到。”許行舟上到舟,說:“他們會順著東風去,不過,溫姑娘說的,也有依據,可以沿著尋找。”溫聘嵐尬笑,許公子說的跟自己想的不是一樣的的。溫聘嵐上來,說:“許公子像是冇去京城吧。”許行舟冇有回答。溫聘嵐拿起木槳,舟緩緩飄向溪中,許行舟坐下休息,不說話,溫聘嵐都以為他睡著了。天漸漸亮了,溪上的霧散去,溫聘嵐看到熟悉的舟停靠在岸邊,三人急匆匆的上船,溫聘嵐冇有發現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