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聘嵐說道:“帶這麼多東西……”彥知溪:“又是你大姐姐。”溫聘嵐:“是我啊~小公子看來很不喜歡我呢?”彥知溪不理溫聘嵐,對許行舟說:“哥哥,我們走吧。”三人三馬的出了城。溫聘嵐說著:“小公子彆在自戀了,小女子呢回京是因家裡人想念,剛好有同路的朋友……”彥知溪:“纔不是朋友。”“不是朋友的話,那會是敵人了,小公子到處惹事的話,你所謂的哥哥可不會再幫你。”溫聘嵐說完眼中閃過一絲狠厲。許行舟開口說話,“小...-

“臣想問個問題。”

貴妃娘娘:“嗯?許司首說。”

許行舟:“貴妃娘娘多次允許彥知溪來宮中走動,臣相信他有足夠的身份,才能讓貴妃娘娘這麼幫助他。”

貴妃娘娘:“這也隻是許司首的猜測,本妃這麼幫許司首,也是希望你們之間能有一個好的離彆,往後他憶起許司首來,也是美好的。”

許行舟:“那臣還要多謝貴妃娘娘。”

許行舟:“還要麻煩貴妃娘娘寫信告訴彥知溪,明日醜時在辰天司見麵。”

貴妃娘娘深意的看了眼許行舟,明事理之人,可惜彥知溪喜歡什麼不好,偏偏喜歡他。

許行舟走在水廊下,殿中的宴會也快結尾了。

湖裡的荷花在搖擺,荷葉下遊過幾條小魚。

所有人都說彥知溪喜歡自己,可自己想的跟貴妃娘娘想的一樣,剛情竇初開的小公子,又怎麼會懂喜歡二字背後會帶來的麻煩。

廊下走來一人,水中睡著的魚兒被驚醒四處遊動。

來人說道:“宴上冇有看見司首,原來司首在這裡。”

許行舟聽著耳熟聲音,“將軍。”

“許司首竟然知道是我?我們冇有見過麵呢。”蕭玉京眼中略微驚訝,臉上帶笑看著許行舟。

“臣在殿上聽到了將軍的聲音。”

-了一步,心中清楚眼前人不像表麵那樣無辜看著歡喜可愛,背地裡是狠人。隻是而然一次喝醉,經過花園,在廊後看到他徒手掰斷玉石,身後一下子出現一個侍衛,叫了他一聲小王爺。彥子嶺震驚的點在那玉石是皇上給父親,父親把他給了這小子,也不知道為什麼父親不把玉石給自己,給了那小子還毀了。本以為能拿這一點,處處為難他……“你大膽點,告訴了那老頭,也拿我冇辦法。”彥子嶺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能說出這種話來,禦賜的東西,說毀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