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麵前的土地。”“好的,哥哥!”挖了好一會兒彥知溪挖到木盒。彥知溪開心的拿著木盒說:“哥哥,真的挖到了耶!”“哥哥,好厲害!”溫聘嵐被吵鬨的聲吵醒。溫聘嵐看了看彥知溪手裡的木盒,“小公子動手速度可真是慢,小女子都睡著了~”彥知溪不想理溫聘嵐,這個大姐姐一直跟自己過不去,哥哥說過不要理她。“哥哥,我們明天一起回去。”“嗯。”溫聘嵐:有貓膩。“你又不是他的哥哥,為什麼一定要跟他走。”許行舟說:“小少爺...-

溫聘嵐芊芊玉指拂過許行舟的下顎,“翩翩公子,是個瞎子美人啊~”

許行舟:“姑娘冇什麼大病。”

溫聘嵐諷刺一笑,“起初小女子以為公子是個瞎子挺可惜的,可當小女子看到,公子行動自如,才知,公子非常人。”

許行舟說:“五文錢,還請姑娘守信。”

溫聘嵐扔出銅板。

許行舟收好錢起身離開。

溫聘嵐打量了一番許期舟。

許行舟回到渡客樓

點了幾樣菜,坐起著吃飯。

溫聘嵐能看出他身體裡那種原始的野心和冰冷,卻把鋒芒儘數收攏,這樣子的人還救人,是為了什麼。

許行舟放下筷子。

溫聘嵐下意識以為他發現自己了,撇開視線。

彥知溪從門外開心的走了進來,灰頭土臉的傻笑著。

彥知溪看到許行舟,走來。

“哥哥~我今日得了一貫錢呢!”

許行舟說:“你這是摔哪裡了?”

彥知溪看了看許期舟,問:“哥哥怎麼知道的啊?”

許行舟:“你身上的味道。”

“啊?哦……幫忙結果摔到臟水裡,哈哈。”彥知溪撓撓頭說著。

溫聘嵐看著倆人,一個猜不透,一個不用猜,哥哥?二人長得真不像。

許行舟說:“吃完飯,換一身衣。”

彥知溪扒著碗裡飯,難過說:“可是……現在的錢也不夠買衣服……”

許行舟沉默了會,“先吃飯。”

“好!”

-他們是故意把船停靠在這裡。現在拐到人就逃了。”“東風渡。”許行舟伸手觸摸著空中流動的風對溫聘嵐說著。“???”溫聘嵐一時不知道說的什麼意思。東風……“冬封渡口!”溫聘嵐看向許行舟,“京城有一個渡口就叫冬封,離的也不算太遠,要一兩天就到。”許行舟上到舟,說:“他們會順著東風去,不過,溫姑娘說的,也有依據,可以沿著尋找。”溫聘嵐尬笑,許公子說的跟自己想的不是一樣的的。溫聘嵐上來,說:“許公子像是冇去京...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