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嗯嗯嗯!哥哥最好啦!”“切~”溫聘嵐拿著韁繩向遠處走去。許行舟說:“小少爺。”彥知溪問:“哥哥,怎麼了?”許行舟說:“他們都不關心你的嗎?”彥知溪說:“關心呀!”“那為什麼過了這麼久都冇派人接應?”彥知溪抓緊馬繩又鬆開,笑著說:“爹爹他會派人來接我的!”許行舟說:“……小少爺,你不用牽著我的馬。”彥知溪說著抓緊馬繩,“我要保護哥哥,萬一馬兒亂動,哥哥就會摔疼的,知溪要學爹爹一樣。”“此馬是我訓熟過...-

許行舟說:“走了。”

彥知溪狠狠的瞪了眼溫聘嵐。

溫聘嵐跟在旁邊。

彥知溪問:“大姐姐,你怎麼跟著我們?”

溫聘嵐說道:“我哪跟著你們了,我去看河燈,小公子彆自戀了好嘛?”

“你——”

許行舟:“小少爺。”

彥知溪氣憤的癟著嘴乖乖的走回許期舟身邊了。

溫聘嵐愉快笑著說:“來呀,你還不一定能打得過小女子~”

許行舟輕言細語的說著:“小少爺,麵對這樣的人,不要理會,看完河燈,我們去良府拿回木盒。”

彥知溪:“嗯嗯。”

溫聘嵐瞟了眼許行舟,“一個瞎子帶一個傻子,還真是活久見了。”

彥知溪聽了,說:“姐姐,你的嘴不會說話就彆說話,說哥哥眼睛看不見,那姐姐有想過這話有多傷人嗎?!”

溫聘嵐:“小公子,還挺維護你啊。”

許行舟微微歎氣,說道:“姑娘,不知道為什麼您總要跟一個孩子過不去?”

“因為我無聊啊~”

木橋上

人們紛紛來到江河之畔、湖水之濱,點燃起無數的荷花燈放入水中。

任其明滅閃爍,自在漂流。

彥知溪眼底是清澈的稚嫩,和星星光點,開心的指著河燈說著:“哥哥,好多河燈呢!”

山海遼闊,人們燃放的河燈順流而下,愈聚愈眾,形成綿延數裡的燈海奇景,好不壯觀。

許行舟他就像鬆雲山上的仙人,像溫聘嵐她見過許多奇瑰,卻覺得他格外美。

溫聘嵐靠著橋杆看著河燈,彥知溪笑著講給許行舟聽他看到的畫麵。

溫聘嵐說:“這纔不是什麼乞巧,是中元節,小公子,連這都說錯了,還不讓人聯想到傻子二字。”

-心了呢。”彥知溪有點吃驚,“真的嗎?”宋聞辛點點頭,“是啊。”彥知溪:我還以為表姐不會為任何事擔心……彥知溪說:“小辛,你也早點回去吧。”“好呀,”宋聞辛走到房間門口,探頭可愛一笑,“小公子啊,喜歡吃糖啦,這事我要告訴娘娘去~”“小辛。”彥知溪皺眉看著宋聞辛。“溜了溜了。”宋聞辛立馬就跑了。宋聞辛是表姐收的一個丫頭,比自己就大兩歲,當初還喊小公子,自己看著宋聞辛認為丫頭比自己小,後回了信,信中寫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