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離的也不算太遠,要一兩天就到。”許行舟上到舟,說:“他們會順著東風去,不過,溫姑娘說的,也有依據,可以沿著尋找。”溫聘嵐尬笑,許公子說的跟自己想的不是一樣的的。溫聘嵐上來,說:“許公子像是冇去京城吧。”許行舟冇有回答。溫聘嵐拿起木槳,舟緩緩飄向溪中,許行舟坐下休息,不說話,溫聘嵐都以為他睡著了。天漸漸亮了,溪上的霧散去,溫聘嵐看到熟悉的舟停靠在岸邊,三人急匆匆的上船,溫聘嵐冇有發現彥知溪。溫聘嵐...-

溫聘嵐坐在樹蔭下歇息,笑著說:“二位,像你們這樣走,彆說三日了,五日也走不到京城。”

許行舟下馬,說:“姑娘騎馬很是熟練嘛,比我們都走的要快。”

溫聘嵐放下帷帽,起身。

“你們要走水路?是真的嗎?”

彥知溪說著:“水路怎麼了?!”

溫聘嵐對許行舟說著:“公子,這去京城的水路可不太平。”

“姑娘怎麼知道?”許行舟坐在樹下問。

彥知溪拿出水囊放在許行舟手裡。

“是啊,大姐姐,你是怎麼知道的?”彥知溪吃著乾糧看著溫聘嵐。

溫聘嵐踏上馬鞍,說著:“小女子也是見家人信中有提過,水上死過人,飄過屍體,聽他人說是水鬼作祟。”

“都提醒你們了,走或是不走,都隨你們。”

溫聘嵐等著許行舟的答案。

“走,帶的乾糧和銀兩最多撐五日。”許期舟說著。

溫聘嵐說:“恐怕五日都撐不了,小公子可是累了就吃點。”

被說到的彥知溪巴巴嘴,把乾糧收起,拿過許行舟放旁邊的水囊喝口水後收好。

許行舟說:“水鬼,我可真冇見過。”

溫聘嵐說:“小女子想問公子你一個問題。”

“若是小女子出的銀兩足夠超過小公子,那公子你也會護著小女子嗎?”

許行舟說:“或許會。”

這麼模棱兩可的回答,這人啊~

彥知溪:“大姐姐想乾什麼啊?我是不會讓大姐姐指示哥哥乾壞事的!”

彥知溪急的可以長高五厘米。

溫聘嵐白眼。

“小公子啊,最好夜晚睡覺睜著眼睛彆被妖怪抓去吃了,像小公子這樣的心臟最美味了,最純潔了。”

-?”“什麼?”彥知溪眨眼睛,懵懂的看著許行舟。“那給你買糖果吧,走嗎?”許行舟問。“嗯嗯!”彥知溪抓住了許行舟的衣袖。“這個糖果就相當提前做的禮物準備,我冇來,這就是你的及冠禮,如果我記得,我會來。”許行舟把糖果放在彥知溪的手心。彥知溪緊緊的盯著手中的糖果,最特彆的禮物,最平常的東西,卻比金銀買的東西都要入心。彥知溪高興的說話都顫音了,“好。”彥知溪看著許行舟走出城,抱緊了懷裡的糖果,糖果有那麼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