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1歲,高中畢業,由於成績比較差,大學冇考上,就去了一家建築類藝術院校,算是專科吧。雖然不起眼,總算有學上,總比當社會遊民強,這是當時王雪鬆父母的最簡單的想法。因為這王雪鬆真的是讓人十分不省心,整天的高中的時候就是吊兒郎當,經常和村子裡2個社會人士走的很近,□□和黃澤群。這三人對外號稱三叉戟,在這一帶小有名氣,不僅出去騙吃騙喝,吃霸王餐,甚至有的時候還對村子裡的女學生半路搭訕,不懷好意。當然,你要...-

第二章年輕的時候真荒唐

敏河縣,2002年,郊區城鄉結合部,狂浪村,王雪鬆21歲,高中畢業,由於成績比較差,大學冇考上,就去了一家建築類藝術院校,算是專科吧。雖然不起眼,總算有學上,總比當社會遊民強,這是當時王雪鬆父母的最簡單的想法。

因為這王雪鬆真的是讓人十分不省心,整天的高中的時候就是吊兒郎當,經常和村子裡2個社會人士走的很近,□□和黃澤群。這三人對外號稱三叉戟,在這一帶小有名氣,不僅出去騙吃騙喝,吃霸王餐,甚至有的時候還對村子裡的女學生半路搭訕,不懷好意。

當然,你要是覺得他們有那賊膽,你也太看得起他們了,這三個傢夥,純純的虛張聲勢,總是欺軟怕硬,你要是讓他們真乾點喪儘天良的壞事,欺負良家婦女,他們倒也冇乾過,也冇那膽子。就是喜歡擺出一副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子天下第一的囂張氣勢,讓彆人看到他們就要服氣,就這德行。

實際上,在王雪鬆心裡,最起碼的做人的底線還是有的,他有時候也隻不過是過把癮,也經常的會對這兩個所謂好兄弟好言相勸,凡事想想後果,彆太過就行,過把癮就可以了。

“我說你們,就這樣打算混一輩子啊

這天,三叉戟兄弟又出去閒晃,走到河邊,看著靜靜的河水,王雪鬆不由的內心有點不甘的問道。

“那能怎麼樣呢,我們倆又不像你一樣,馬上要去上學了,我們又不是上學的料,現在就隻能這樣混著唄,目前也還不知道要乾嘛。嗨。”

□□酸溜溜的回覆著王雪鬆的話,話中帶著刺兒,這王雪鬆能感覺得到。

“是啊,就我這智商,上學都搞不定,你說現在這世道,我們能乾啥呢,你過一陣就要畢業了,你呢,有冇有想好,出來要乾嘛,帶著弟兄們混唄。我們等你。”

黃澤群也附和著問道,他實際上品質也不壞,就是家裡他是獨子,被父母寵壞了,家庭條件也不錯,父母都是公家單位,吃皇糧的,反正啥也不愁,錢也不愁,你說他不天天混,豈不是浪費了這得天獨厚的優勢家庭背景。

“哎,想,天天在想,實際上,我也不知道畢業了要乾點啥,大家都想想吧,我還是想著,我們兄弟三個,能乾點什麼實業,開個公司什麼的,這是我最大的夢想。”

王雪鬆終於說出了自己內心的豪情壯誌,這個家庭條件不是那麼優厚的孩子,總是內心有種桀驁不馴的個性,不服輸,眼睛高高在上,就想飛到雲端。但眼下,他也是一臉迷茫,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你這夢想可以啊,開公司,天哪,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大哥,就衝你這崇高的境界,受小弟一拜,哈。”

□□笑著說道,那個年代,那時候,這幫天天混跡街頭的小混混模樣的人,對於能擁有自己公司這個豪華的夢想,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此時此刻內心對王雪鬆就是更加的崇拜了,似乎感覺到未來,瞬間有了方向。

“我也冇有你們這麼崇高的夢想,但是我就是跟著你們後麵能有湯喝就行了,以後彆忘了帶小弟一把啊,大哥們。嘿嘿。”

高澤群還是那麼務實,他在這三叉戟裡麵永遠是最慫的那一個,總是跟著這二位大哥狐假虎威。

“嗯,夢想總歸要有的,不然,和一條鹹魚又有什麼區彆。況且,萬一實現了呢。你們說對吧,這個時代,就是大把的黃金機會,就看誰先想到,並付出行動。兄弟們,永遠不要低估了自己內心的潛力和**,此時此刻,我提議,大家都各自保持關注,看看什麼方向是比較好的投資方向,我們到時候彙總起來大家的共同想法,再後續做決定。眼下,我先過幾天回學校,把剩下的學業完成,你們等著我就是了。”王雪鬆的一番豪言狀語把大家的狀態都提升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每個人都心中充滿了激情和乾勁,彷彿明天,就要一展拳腳,一夜暴富了!年輕,真敢想,也真荒唐。

王雪鬆的家庭條件在三叉戟裡麵是最普通的,但也不能說是最差的,所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在村子裡,王雪鬆的父親王震雲,還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咧。

他是真個村子裡第一個和親戚聯合起來購買聯合收割機的人,哪怕是貸款,這在當時,魄力也是十足,而且一買就是兩台,他們二人各自開著,走南闖北,這縣城周邊的小麥收割基本被他們承包了。那時候有這機器的人還很少,他們算是看準了這個機會,大大的賺了一把。

經過幾年的努力,不僅把貸款都還完了,還各自購買了摩托車,算是發家致富了,這在整個村子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靠著這樣的影響力和資金實力,王震雲不僅認識了很多生意上的朋友,人脈關係也向上做了攀登,跟現在的縣長也私下變得熟悉起來,當然,這個事情隻有他自己知道,畢竟不能太高調。

但是,冇有不透風的牆,王震雲認識縣長,上麵有人,這樣的話題就在村子裡傳開了,他自己剛開始也極力否認,但是最後也就順其自然了,臉上也就掛著笑容,大家也就認為他默認了,這讓他在村子裡的地位就更加感覺高人一等的感覺。一時間,王震雲風光無限,走哪裡,村子裡人都和他打招呼,可把他高興的不得了。

不過就唯獨心裡有一件事情,讓他十分的冇麵子,就是他這個大兒子。他一共家裡有三個兒子,老二已經通過自己的努力去了鐵路局上班,工作,總算也是有臉麵的單位,他很滿意。老三還在上初中,當然也不用他去現在操心什麼。就唯獨這個老大,考了個什麼建築類藝術院校,這不,馬上要畢業了,還在發愁,以後他這個兒子要乾什麼呢,哎。。。。。

“起來了,吃早飯了,都幾點了,還在睡覺,真不像話,心可真大啊,整天的和你那群狐朋狗友的在外麵瞎混,你當我不知道你們名聲在外啊,以後都給我收斂一點,彆給我丟人現眼。

這天早上,王震雲看著自己的大兒子還在睡覺,太陽都要照屁股了,他一頓火冒三丈,直接跑到他房間裡,被子掀開,一頓臭罵。

“有乾嘛啊,大週末的,也不讓人消停,真是冇完冇了,天天叨叨叨。。。。”

王雪鬆顯然有點不耐煩,用枕頭捂著耳朵表示抗議。

“你就作吧,造孽哎,怎麼生出你這麼個敗家玩意,明天就要去上學了,馬上就要畢業了,以後要乾嘛,想好了麼,還有心思在這裡睡大覺。。。你們這些年輕人,我真不知道你們一天天腦袋裡都是些什麼。。。。”

王震雲看著兒子這種樣子,實在是忍不住繼續罵著。

“想當年,我比你們還小的時候,都已經開始出去賺錢貼補家用了,看看你們現在,這幫年輕人,真是家裡有父母替你們好吃好喝好穿的供著,你們就這樣敗家吧,總有你們後悔的時候。”

王震雲想起自己當年的威風模樣,再對比一下現在這兒子的情況,真是自己內心悲涼伍千裡。。。。如東北零下40度的天氣一樣。。。

“這是乾啥呢,大清早的,爺倆就又乾架了,多大的事情呢,你也真是的,天天的冇個完,週末,你讓他多睡會啊,他還小,纔多大,未來的路還長,你讓他自己想啊,你這一天天的操不完的心。來,寶貝兒子,先起床吧,刷牙洗臉,飯先吃了,涼了就不好了哈,乖。。。聽話。。”

王雪鬆的母親聞訊趕來,趕忙護著兒子,把王震雲一頓數落,推著他往院子裡趕。

“你就溺愛,你就慣著他吧,早晚你要後悔的。”

王震雲邊出門邊歎氣的說道。

“一天到晚那麼多廢話,趕緊出去忙你的去吧,真是越老廢話越多。”

王雪鬆母親也不甘示弱的說著王震雲。這老兩口一個愛子心切,一個恨鐵不成鋼,多少年了,都是這麼過來的,王雪鬆都聽習慣了,這純屬家常便飯。

“哦呦,我知道了,這就起來,你們彆吵了,耳朵繭子都起來了,來來回回的車軲轆話也不嫌累的,老了老了,咋就那麼大精神頭呢,服了。”

王雪鬆朝著他父親母親去的方向說著,然後整理好衣服,起床,洗漱,然後吃飯。

問題來了,吃完飯,又要去乾嘛呢,所謂未來,也不是能靠想能想出來的吧真是無聊啊,乾點什麼呢,王雪鬆無聊的在房間裡麵走來走去,思索著。

“雪鬆哥,在家麼?”

這時候,隻聽院子裡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誰啊,在。”

他好奇的回覆一聲,然後跑出門來看到底是誰。

“是我,雪鬆哥,嘿嘿。你乾嘛呢,我來看看你。”

原來是隔壁鄰居的女兒賀曉芸,他們兩個人也算是從小長到大吧,一直一來兩家鄰居離的很近,關係也不錯,經常走動。

“是你啊,小滑頭,怎麼,有什麼事嗎?哈”

王雪鬆從小就這樣叫著賀曉芸,這個習慣一直冇改變過,他一直以來就把她當做自己的親妹妹一樣,說話也就從來不陌生了。

“咋了,冇事就不能來找你玩啊,週末,太無聊了,就想來看看你在不在,回來冇,天天的和你那群哥們在一起,都快把我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吧。哼。回來了,也不來找我,生氣。”

曉芸就喜歡平時粘著王雪鬆玩,但是王雪鬆自從跟他那幾個狐朋狗友在一起時間多了以後,就很少和她一起玩了,她一直生悶氣呢,不高興被冷落。今天是她自己忍不住了,就自己主動先跑過來了,看看這個雪鬆哥哥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哪敢啊,我的好妹妹,我隻是最近事情太多,一直忙著要畢業的事情,同時又在思考,如果畢業了,要乾點什麼呢,是去找工作呢,還是自己創業,乾點什麼。正在煩著呢,你彆想太多。”

王雪鬆說的是實話,最近一直以來他腦袋都快要炸了,煩惱比快樂多了許多倍,大腦都要被整爆了。

“啊,是這樣啊,我就知道我的雪鬆哥哥不會不管我的。哈哈。那我就放心了。”

賀曉芸這個小姑娘真是一個天然的單純開心果,王雪鬆看著她開心的笑著,也瞬間被她感染了,心情也冇那麼糟糕了。

“你呀,真是服了,心可真大啊,這又啥好開心的,看把你樂的。哈。。。哎,真羨慕你啊,如果能有你這心態,天真的頭腦,什麼也不用想,那該多好啊。”

王雪鬆感慨的說道。

“想那麼多乾嘛,車到山前必有路,而且我一直堅信我的雪鬆哥哥一定會成就一番了不起的成就的,先彆想那麼多了,走吧,我們出去逛街去,放鬆放鬆呀。”

曉芸拉著雪鬆就要往外走。

“那破縣城,有啥好逛的,我閉上眼睛都能把每條街道數的一清二楚,真不知道你咋那麼喜歡逛。哈。。。”

王雪鬆拒絕的說道,他確實對這個縣城十分熟悉,瞭如指掌,哪個角落有什麼他都一清二楚,他可是這個縣城條條街上最靚的仔,至少,他們三叉戟都這樣認為。

“你不知道吧,這兩天,新開了一個網吧,走吧,我帶你去,我們上網去啊,待家裡多冇意思。趕緊的。。。。”

聽曉芸這樣一說,網吧,這對這個小縣城來說倒是個新鮮事物,勾起了王雪鬆的好奇心。

“我咋不知道,真的假的,你冇騙我吧,騙我,我可要懲罰你哦。”

“真的,千真萬確,不信跟我走啊。”

說著,二人就一起走出了院門,朝著縣城的方向走去,王雪鬆內心盤算著,也挺好奇,網吧,互聯網這種東西,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我今天倒要好好見識見識,這是個什麼樣的網吧。說著,加快了步伐。

“雪鬆哥哥,你等等我,慢點,我跟不上你了。”

賀曉芸在後麵一步小跑的跟在王雪鬆的身後,叫喊著。

-伍了。他戴上耳麥,隨意的挑選了劉德華的歌曲,優美的旋律在耳邊響起,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有,非常不錯,非常輕鬆,愜意,難怪現在人都喜歡玩電腦。然後隨意的打開瀏覽器,搜尋一下各種全國的新聞,看看世界的,看看什麼大上海了,北京了。。。這太厲害了,坐在這個角落,通過電腦,就能瞭解到全國在發生著什麼各種事情。王雪鬆再一次感覺到自己太不應該,不應該整天的活在他們自己的那個所謂的三叉戟小圈子裡自以為是,夜郎自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