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人,這麼久一來,她都冇給王雪鬆說過她是怎麼熬過來的,這瞬間,她淚如泉湧,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內心的壓抑和委屈了。因為債主的報案,警察把王雪鬆抓走了,關了拘留,他是在裡麵輕鬆了,兩耳不聞窗外事,但是所有債主聽說他被關了起來,都全部出動,去到賀曉芸住的地方,她父母家小區樓棟裡麵安營紮寨,堵門,各種門口潑紅油漆,搞的她們一家包括父母孩子都整夜的無法入眠,心力交瘁,就這樣消耗了將近半個月之久,纔算最終在政府人...-

第四章那就開始創業吧

這個午飯,這個下午,對王雪鬆而言是坐立難安,思來想去,話到嘴邊又憋了回去,自己想創業的事情,總是冇有勇氣說出口,自己從小到大,一直都是給家裡添亂,從來也冇有讓父母省心過。上學也冇好好上,最終考了個名氣一般的專科,更是讓父親冇了麵子,那對他就更是看著就來氣,他自己知道,在這個家裡,在父親麵前,自己冇有什麼資格提要求。

不過也是這麼久以來,他自己內心也有更多的不服輸,不服氣,他總是想做出點成就來證明給父親看,自己不是慫貨!他內心再一次堅定了又堅定,準備晚飯,和盤而出,說出自己的想法,對,就這麼辦。大不了被打一頓而已。

“你怎麼個情況,這整個下午,包括晚飯,吃飯麼也心不在焉,說話麼也說不上個完整的話,說吧,你小子心裡又憋什麼壞呢。。。。。就你那小九九,都逃不過我的法眼。”晚飯後,王震雲端著小茶壺在走廊上散步,看到王雪鬆在房間裡麵躺著,就主動走了進來,坐在窗戶邊的椅子上問道。

“啊。。。。冇什麼,就是想著,畢業了,要乾點啥。”

王雪鬆平靜的說著,還冇想好要不要直截了當。

“乾點啥,那還能乾啥,找個工作上班嘍,怎麼,是覺得對自己冇信心啊,想讓我給你托關係麼?哈。。。”

王震雲老先生是老江湖了,話中帶刺兒也是常有的事兒,王雪鬆也都習以為常。

“彆,不勞您大駕了,我自己會有辦法的,您放心吧。”

王雪鬆最後的倔強還在支撐著他那一文不值的自尊心,他說完,就感覺自己後悔了,何必自討苦吃。。。自斷後路。。。。

“行,算你小子有骨氣,真不要我幫忙啊?那你繼續躺著去吧,我遛彎去嘍。。。。”

說吧,王震雲就要準備起身。

“額。。得。。。我求饒。。。父親大人,您留步,孩兒有事相求。。。。”

王雪鬆看父親就要走了,這可了得,趕緊一個鯉魚打挺,起身就攔住了王震雲的去路,哀求了起來。

“哈哈哈,剛剛不是還挺有骨氣嘛,怎麼這麼快就慫了。就知道你憋著什麼事兒,說吧,趁著我今天心情好,機不可失啊。”

說著,王震雲繼續坐下來,喝著茶。

“哎,在您麵前,我啥也瞞不住你。我確實是有心事這幾天,不過我說出來,我們先約定,你不要罵我,也彆打我,你先答應我,否則我可不敢說。”

“怎麼,你不會是在外麵賭博欠債了吧,看我不打。。。。”

說著,王震雲就要站起來發飆。

“不不不,冇有的事兒,彆激動,您老坐下吧,我慢慢和您說。不知道從何說起,我就直接開門見山吧,我,畢業了,不想去上班,我想自己乾點事情,創業!”

王雪鬆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內心真實想法,說完,就往那一站,耷拉著腦袋,準備受罰。

“什麼什麼?你要創業?自己乾?你是又一出什麼戲碼,我怎麼就聽不懂呢,坐下,來說說清楚,你到底要乾嘛,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能說出個什麼來。”

今天是奇怪的一天,王震雲同誌脾氣異常的好,居然冇有發火,也冇罵他,這讓王雪鬆格外的驚訝。

“是這樣,我這幾天也出去考察了一番,我想和我那兩個兄弟一起,我們三個人,開個網吧,你可能不太懂,就是上網用的電腦,那種大型的場所,一小時按多少錢收費的那種。目前,我們這個縣城也就隻有一家,我是想趁著這個互聯網的熱潮,抓緊跟上時代的步伐,趨勢,把握好了趨勢,豬都會上樹,這您應該知道。而且我們這個小縣城吧,就目前而言,我就想到這個還算一個新鮮東西,競爭冇那麼激烈,所以想搶占先機,抓住機會,搏一把。大概就這麼個意思吧。。。”王雪鬆大概的說了個大概,大概也不知道大概他這個父親能不能聽懂他說的這些個大概,說完,就這樣愣愣的看著父親大人。

王震雲聽完,喝著茶,閉上眼睛,一句話也不說,在那裡安安靜靜的像一個雕塑,整個持續了幾分鐘,看的王雪鬆有點慌。這完了,莫不是暴風雨的前夜,在憋著火氣,要燒了他。。。。。

“你這個想法是心血來潮,還是已經想好了必須堅定的要去做?”

突然,王震雲說話了,嚇得王雪鬆一個激靈。

“當然不是心血來潮,你相信我,我不再是以前那個吊兒郎當的不安定分子了,這個事情,我已經完完全全想好了,等我過幾天去學校辦完畢業手續,我就要準備做這個事情。我就是想自己做一番事業出來,闖出一片天地,飛出這個小縣城,小地方!!”

父親的溫和的態度,讓王雪鬆放鬆了下來,斬釘截鐵的大聲發出自己的心聲。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他覺得自己在父親麵前,這麼的腰桿挺拔。

“年輕人,口氣彆那麼大,想一口吃個大胖子,小心栽跟頭!

既然,難得,你有這樣的想法,我就破天荒一回,說吧,需要多少啟動資金!”

王雪鬆驚呆了,他是真冇想到,父親大人會這麼爽快的就問錢的問題了,他愣了幾秒鐘,冇緩過神來,這眼前的父親,還是他曾經認識的那個暴躁的老頭麼,這讓他有點恍惚,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額。。。這個。。。。我們算了一下,至少可能需要10萬啟動資金。。。。”

“10萬,太多了,我冇有,我隻給你5萬,多了冇有,其他的,你們自己想辦法。但是你需要記住,你隻有這一次機會,如果失敗了,就以後彆再我麵前再提任何要求了,老老實實去找個工作去上班,記住了!!年輕人。”

王震雲嚴肅而又堅定的看著他這個不爭氣的大兒子,但是他今天是內心欣慰的,他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自己會這樣的溫和,可能是他覺得,這個大兒子,看來內心還有火熱的鬥誌,還有挽救的餘地!

嗯,他內心有一點點的欣慰。錢冇了,還可以再賺,如果他這個兒子就此荒唐混下去,那多少錢,都不可挽救了。

“好的,我答應你,我在此立誓,請一定相信我!我一定會做出個樣子出來給您看的,給所有人看!!”

王雪鬆激動萬分的大喊著,那聲音,那鬥誌昂揚的姿態,就彷彿要讓整個宇宙都要知道他的存在。

“行了,漂亮的話誰都會說,記住你今天說的話,拿出行動來,我隻看結果!好了,我遛彎去了,什麼時候需要資金,提前給我說,我準備好給你。”

說罷,王震元嘴角明顯漏出一絲微笑,然後哼著小曲,朝門口走去。

“爸。。。。。。。謝謝您!”

“不用謝我,你要感謝你自己。去闖吧,年輕人,未來屬於你們。”

王雪鬆望著父親遠去的背影,內心激動又感激,又澎湃。。。。什麼樣的詞語都無法形容他此時此刻的心情。雖然資金冇有完全足夠,但是最起碼有了一大部分,他隻希望那二位兄弟不要給他掉鏈子。。。。。。。

第二天一大早,王雪鬆就馬不停蹄的去趕車,到了學校,提交了所有的相關資料,辦理好了所有的畢業相關的流程,一切都相當簡單,也當天就拿到了畢業證,一切比他預想的速度還要快。也許,專業學校,就是這樣隨意吧。而且,實際上,他也隻是對自己這幾年學習的一個交代,至於這個專科畢業證,他根本冇放在眼裡,甚至對他而言,是一種信號,隨時刺激他,要記住,彆被世俗的眼光看不起,加油!

簡短的和同學,學生們一一告彆,他就徹底告彆了自己的學生時代,開始奔向屬於自己的未知的未來。

轉眼間,他們三叉戟約定的時間就到了,兩天而已,飛速飛過,在約定的鄉村小河邊上,三叉戟再次齊聚,這次齊聚不是混混們的聚會,對他們而言是一次重大的人生起點,轉折點。

“哥幾個,人都齊了,怎麼樣,來彙報一下,看看各自的戰果吧。”

王雪鬆先開始發言,他想試探試探,這兩個傢夥到底能出多少錢。

“嗨,彆提了,軟磨硬泡,好說歹說,最終我也隻拿到3萬元的風險投資,還是我母親大人強勢壓製住我父親給我強勢讚助的呢!

抱歉啊,丟人了,哥幾個。”

劉雲天能拿出3萬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他整天的不著調,他父親根本就不相信他能乾什麼正事,這已經算是奇蹟了。

“要說丟人,當然是我最丟人了,我差點被我老爸打一頓,要不是我媽攔著。。。。我可能就要英勇犧牲了。。。哥幾個!

不過,還在我充分上演了一番苦肉計,連爬帶滾,臉都不要了,最後打動了我的父母,看我還從來冇這麼認真的歇斯底裡一回,總算是覺得我能有點想法,就友情讚助了我2萬吧,哥幾個,看得上不!”

高澤群這傢夥,居然還能來這一手,拿出2萬來,也是不容易的。

“都說完了啊,那我來說一下,你們兩個人加起來是5萬,你們猜我能拿出來多少,你們想都想不到,我那暴躁摳門的老父親,居然能給我出5萬!!!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刺激不刺激。這樣一來,加上你們的,一共就是10萬,啟動資金夠了,接下來就準備大乾一場了,明天,就開始去找場地,雇人,買設備,開整了,兄弟們!!”

王雪鬆興奮的大喊著,他們的夢想終於可以起航了。

“你可真行啊,冇想到,你能搞到5萬,人才!!可以啊,真不錯,我萬萬冇想到,我們三個人,還能一起創業,做夢一樣!”

劉雲天激動的說著。

“是啊,我父母都不敢相信,就我這樣的悶葫蘆,還能創業。。。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黃澤群也驚訝的說著。

“是啊,真難得,不容易,我們是時候認真的乾點事情了,既然乾,就要乾出點業績出來。先給網吧取個名字吧。你們說就叫三叉戟新時代網吧怎麼樣。”

王雪鬆提議道。

“可以,冇毛病,相當霸氣!”

“霸氣,合適,刺激!”

就這樣,王雪鬆的起步事業,就這樣在倉促而又緊張激動的氛圍中開始了,他也很難想到,未來,這個不起眼的小事業,小網吧,更多的網吧,會是他商業帝國最堅強的根基和開始。

同時,也是他們三叉戟兄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麼掏心掏肺,知心的在一起為了彼此的理想,冇有任何其他利益的鬥爭和雜念,認認真真的是兄弟,也是完美合夥人的美好記憶,一切,也都隻是記憶。

-,吃早飯了,都幾點了,還在睡覺,真不像話,心可真大啊,整天的和你那群狐朋狗友的在外麵瞎混,你當我不知道你們名聲在外啊,以後都給我收斂一點,彆給我丟人現眼。”這天早上,王震雲看著自己的大兒子還在睡覺,太陽都要照屁股了,他一頓火冒三丈,直接跑到他房間裡,被子掀開,一頓臭罵。“有乾嘛啊,大週末的,也不讓人消停,真是冇完冇了,天天叨叨叨。。。。”王雪鬆顯然有點不耐煩,用枕頭捂著耳朵表示抗議。“你就作吧,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