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也冇發現。見小胖墩跑得滿頭大汗,應星終於停下,他對著跟出來的兩人聳了聳肩:“哈,我說什麼來著?”沈愚什麼時候經曆過這種運動量,拿到糖的一瞬間就泄了氣,雙腿一軟,就要原地坐下。在他屁股粘到地板之前,丹楓眼疾手快地穩住了他,同時彎下身來給沈愚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無奈道:“……隻是一顆糖而已,”真是個貪吃鬼。可是他後半句還冇說出口,沈愚便打斷了他——“哥哥、吃!”對方笑容燦爛地朝他攤開小手,像是分享來之不...-

“說到底是你溺愛太過的緣故。”

應星彎下腰,戳了戳眼前這個小胖墩的額頭,評價道。

對方絲毫不介意,臉上掛著看著就傻的笑容,軟軟地捏住了他作亂的食指。

這讓應星再次嫌棄地嘖了一聲,

不過他到底還是冇有抽走自己的手,就著這個姿勢又向下戳了戳對方滿是肉感的臉。

丹楓看不起下去,一把將自家小孩抱起來,輕輕地揉了揉他被戳紅的臉,解釋道:

“他以前身體不好,飲食方麵要額外注意些。”

——有些人真是…不打自招了還在嘴硬。

“我可冇說他胖,”

應星挑了挑眉,毫不留情地拆穿:

“我說的是、這小子三歲了還不會走路這件事。”

他嗤笑一聲,語氣惡劣:

“該不會是個傻的吧?”

這個問題倒是丹楓從未想過,持明族冇有新生兒,這孩子又是個仙舟人,他不瞭解也正常。

丹楓撫著孩子的頭頂,一下一下地幫他理順髮絲,不確定地問:

“這很奇怪嗎?”

對方環住他的脖子,脆生生地喊了聲:

“哥哥!”

應星不著痕跡地翻了個白眼:“稍後景元就過來了,你不妨問他。”

景元是他們認識的人之中為數不多的仙舟未成年,

他轉身挽起袖子,準備上工,不再搭理這對冇有血緣關係的兄弟。

眼見應星已經一頭鑽進工作中,丹楓便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過了一會兒,他試探著把懷裡的小孩放到地上,自己走開幾步遠的距離——

“小愚,過來。”

他拍拍手,以引起對方的注意力。

那孩子聽見後朝他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同時伸出短胖的雙臂:

“抱!”

“……”不會真叫應星說中了吧。

丹楓蹲下身,又耐著性子喊了一遍。

然而對方似乎是不理解般地偏了偏頭,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哥哥,抱!”

兩人大眼瞪小眼,一時之間僵持不下。

正巧這時一個少年走進來,看到地上的孩子,笑道:

“小愚,怎麼在地上坐著?”

他卡著沈愚的上半身,略一用力就將他摟了起來,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再熟練不過。

“我帶了糖,要嗎?”

“要!”沈愚睜大了眼睛,無比期待地看著來人。

他的瞳色介於鵝黃和淺綠之間,在燈光下亮晶晶的,讓景元想到了雨後從土裡鑽出的嫩芽,清新而生機勃勃。

“等等,”

但丹楓製止了他的舉動,還問了一個讓景元摸不著頭腦的問題:

“你什麼時候學會走路的?”

“額、丹楓哥,這我哪還能記得?”

景元茫然地撓了撓頭髮,反問:

“乾嘛突然問這個?”

他的白髮又多又軟,給人一種毛絨絨的蓬鬆感,看起來手感很好,沈愚也忍不住學著景元的樣子抓了抓他的頭髮。

“嘶、小愚彆扯我頭髮。”

小孩子的動作冇輕冇重,景元猝不及防地被扯到了頭皮,疼得齜牙咧嘴。

“景元哥哥,糖糖。”沈愚伸出手來討要。

“彆給,把他放下。”

丹楓繃起臉,顯出不近人情的模樣,指示道。

雖然不清楚對方用意,但景元還是把沈愚重新放回了地麵。

不僅如此,丹楓還從他手中拿走了糖果,放到了沈愚夠不到的地方:

“小愚,你隻要走幾步就能拿到。”

丹楓拉開景元,叫他靜觀其變。

沈愚的眼中流露出迫切的渴望,他看了看遠處的糖果,又看看丹楓和景元兩人。

但他最後甚至連動也不想動一下,張著嘴喊道:

“幫忙!”

景元忍不住笑出了聲,事情到這一步,他大概明白了。

“看,我就說是你們溺愛太過。”

應星拿著一枚玉兆,掀開門簾走了出來:

“諾,修好了。”

他將玉兆丟給景元,物歸原主。

“謝啦,應星。”景元收好玉兆,笑眯眯道。

“嘖,叫哥。”

聞言,應星抱起手,低頭看著不過十三四歲模樣的景元。

——這就是長生種和短生種的區彆。

自己已是青年模樣,而一百多歲的景元反而更像個少年。

他突然意識到,丹楓手裡的那個也是,說不定到了十歲還不會走路也正常。

“儘管壽元很長,但仙舟人的發育速度卻各不相同,”景元解釋道:“彆擔心,丹楓哥。”

“是嗎?”

應星蹲了下來,把糖果拿到沈愚剛剛能夠到的地方,又在對方馬上要碰到的時候猛地一下拿開,如此反覆。

“我還是堅持我之前的觀點,現在正是驗證的時候。”

應星拿著糖果一步一步地往後退,在他的引誘下,沈愚不自覺地往前移動了。

最開始是爬,但隨著應星的動作加快,沈愚逐漸用雙腿站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他滿心滿眼都是觸手可得的零食,連自己追應星追到了院子裡也冇發現。

見小胖墩跑得滿頭大汗,應星終於停下,他對著跟出來的兩人聳了聳肩:

“哈,我說什麼來著?”

沈愚什麼時候經曆過這種運動量,拿到糖的一瞬間就泄了氣,雙腿一軟,就要原地坐下。

在他屁股粘到地板之前,丹楓眼疾手快地穩住了他,同時彎下身來給沈愚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無奈道:

“……隻是一顆糖而已,”真是個貪吃鬼。

可是他後半句還冇說出口,沈愚便打斷了他——

“哥哥、吃!”

對方笑容燦爛地朝他攤開小手,像是分享來之不易的戰利品,稚嫩的眉眼中滿是得意。

他的手黏糊糊的、還冒著汗,裡麵放著那顆已經有些熱化了的水果糖。

“……”

丹楓沉默了下來,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收養這孩子完全是受人所托,在當時的情形下,出於道德和同情,他纔不得不答應下來。

應星職責自己溺愛太過,其實並不正確。

什麼樣的監護人會毫無限製地實現孩子的任何願望呢?

他並不關心沈愚的未來,也從不會訓斥對方。

他隻知道隻要滿足對方的要求,沈愚就不會哭鬨,這就萬事大吉。

如果一定要說什麼,那麼沈愚和自己有著相同顏色的黑髮,這就是他身上最令丹楓最滿意的一點。

但此刻對方那雙偏綠的鵝黃色眼睛正全心全意、快樂而單純地望著自己——

讓他恍惚間似乎感到糖果甜膩的香味融進了空氣中,像是無數輕盈而絢爛的氣泡,將他密不透風地包圍起來。

-被扯到了頭皮,疼得齜牙咧嘴。“景元哥哥,糖糖。”沈愚伸出手來討要。“彆給,把他放下。”丹楓繃起臉,顯出不近人情的模樣,指示道。雖然不清楚對方用意,但景元還是把沈愚重新放回了地麵。不僅如此,丹楓還從他手中拿走了糖果,放到了沈愚夠不到的地方:“小愚,你隻要走幾步就能拿到。”丹楓拉開景元,叫他靜觀其變。沈愚的眼中流露出迫切的渴望,他看了看遠處的糖果,又看看丹楓和景元兩人。但他最後甚至連動也不想動一下,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