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交易。根據他的經驗,這些第三世界國家買裝備,隨意性很強。如果派過來的代表團級彆和權限夠高,很可能因為一時興起就掏錢。雖然一般拿不出什麼大單,但螞蚱再小也是肉。零售和批發都是做生意,不寒磣。或許是因為展區麵積和參展位置距離本土較遠的原因,他們最大的兩個對手美國和俄羅斯都冇有帶來太多讓人眼前一亮的裝備。此前被視作巨大威脅的多功能戰鬥機蘇30並未露麵,隻來了幾架勇士表演隊的蘇27,也是表演之後馬上就會離...-

天地初開時,世間形成了長留山,玉山,東望山,空桑和大荒五個大陸。

最先出現的神族選擇了北邊的長留山定居;其次妖族和仙族分彆選擇了東邊的東望山和西邊的玉山;而最南麵的大荒是魔族的領地;中間的空桑大陸則由人族世代居住。

各族均以神族為尊,魔族由於形成最晚,經常受製於仙妖兩族,故族內怨聲載道。現任魔尊雖致力於維持與各族的友好關係,誰承想背地裡卻修煉邪法,最終喚出邪魔,引起大戰。

帝綰心裡努力想著這些常識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就在剛剛她一轉身,無意間看見在幽都碰到的墜崖小郎君,出於好奇,便跟著其來到了街邊的一家酒樓。看著已經進去的人,帝綰猛然意識到,自己出門太匆忙,竟忘記帶空桑的銀錢。

身為主神的她雖無所不能,但這空桑的銀錢,以及空桑外交易所用的靈石,卻不能憑空變出,其他三族亦是如此。一般各族都會儲備一些,以便不時之需,也可買賣物品,獲得銀錢。

她確實出來的太急,所攜帶的物品在人族這裡根本換不了多少銀錢。再說了,臨走之前兄長不是說,要通知她的徒弟嗎?他們二人也未曾見過,如何尋得?也不知他是否會帶銀錢出來。

聞著酒樓裡飄出來的香氣,在人族曆劫了百世,剛迴歸的她,依舊抵抗不了人族的美味佳肴,肚子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正努力轉移注意力的她,抬頭看到了二樓窗邊正在看著她的墜崖小郎君,帝綰再次尷尬移開眼神。

這時,酒樓的店小二從屋內走出,向她說明,店裡有位郎君邀請她進去。帝綰有些疑惑,下意識抬頭望去,看到對她點頭的墜崖小郎君。

難道是他?

隨後將信將疑地跟著進了酒樓,上去二樓,被領到窗邊的座位,果然……

作為被邀請的一方,帝綰率先開口表達感謝,於是對著墜崖小郎君抬手行禮道:“多謝閣下的邀請,我出門太急,忘記帶銀錢了,改日一定歸還,不知閣下尊姓大名,家鄉何處?”

“不必掛懷,仙族司命仙君座下弟子景珩。”墜崖小郎君開門見山地說道。

這小郎君果然是仙族人,不光人長得英俊,聲音也如此好聽,仿若炎炎夏日裡的一縷清風,讓人心曠神怡。看來這位景珩仙君已經看出她非人族了。

“妖族妖皇使者洛靈。”真實身份目前不便透露,待事情了結後,她再和仙君說明情況,還其銀錢。

帝綰坐下後,二人相顧無言。

半刻鐘後,菜已上齊,在景珩的示意下,帝綰便吃了起來。

早就聽聞仙族“食不言”的準則,今日可是讓她見識到了,這位景珩仙君自打拿起筷子,就專心進食,不管其他,就連街道上傳來的吵鬨聲都毫不在意。

帝綰本想找話題閒聊一下,見此情景,便也作罷。

不過,她被窗外的吵鬨聲吸引了注意。

街道上,一位穿著樸素的女子被同樣樸素的男子拉著,二人似是夫妻,女子突然掙脫男子,跑到一位路人麵前,急切道:“大哥,我要找我的孩子,我的女兒,她這麼高,你可否見過?”說著還用手比劃到自己腰部的位置,來告訴路人大哥女兒的身高。

路人大哥身著錦緞華服,似是某家公子,麵善和藹。

女子的郎君見狀趕緊上前拉住娘子,連忙對路人大哥道歉:“不好意思大哥,我家娘子因為走丟的女兒,神智失常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男子再連連道歉。

“我冇有失常,我不認識他,他不是我郎君,大哥,請你相信我。”女子哭著大聲吼道。

路過的行人紛紛駐足議論,將三人半圍了起來。

坐在二樓窗邊的帝綰,見此情景,也明白了個大概:這位自稱女子郎君的人,並非其真的郎君,許是想要誘騙女子。

不過周圍這麼多人,男子應不敢輕舉妄動。

帝綰轉頭看了眼景珩仙君,對方依舊專注,未受此事打擾。

好定力!

這時樓下傳來嗬斥聲:“如此惡人,帶他去報官!”

帝綰再次轉頭看去,隻見剛剛自稱女子郎君的男人,推開圍著的人群,灰溜溜地跑走了。那位路人大哥對女子鞠身拱手道:“這位娘子,若信任在下,在下帶您去大理寺報官,好尋您的女兒。”

“好,多謝大哥。”女子隨著路人大哥離去,人群也散開了。

真是世間之大,無奇不有啊。

一段插曲過後,街道再次恢複之前的秩序,熱鬨依舊。

見對麵的景珩仙君也早已放下了碗筷,正看著自己,四目相對,尷尬氣氛再次圍了上來。幸好店小二的及時出現,驅散了些許尷尬。

景珩仙君從腰間拿下錢袋準備付錢,帝綰也隨意地往那個方向瞟了一眼,恩?一個藍色的,如意,一閃而過,有些眼熟。

這和她曾經給未來徒弟的如意好相似,難道……

待店小二走後,帝綰直接問道:“不知景珩仙君來空桑西京有何事?”

“尋人。妖君來此作甚?”

冇想到自己也會被問,帝綰禮貌微笑著,胡說道:“妖皇陛下命我來尋物。”

“可否方便告知是尋何物?”

“人族的夜明珠。仙君來尋何人?”

“在空桑曆劫的同門。”

二人看似謹慎對答,天衣無縫。但帝綰總覺得,對麵坐著的景珩,可能是自己徒弟玄昊,畢竟那藍色如意,代表主神徒弟的身份象征,世間僅此一份。不過,剛剛僅是一閃而過,未曾看清,還需再探查一番。

倆人再次無言,帝綰眼神向窗外掃去,正巧看到站在對麵街道,正看著自己的神族侍衛,看來是兄長派人給她送銀錢來了。

同為一族人,相互尋找會容易很多,神族人之間就有自己的追尋術,所以這名侍衛才能輕而易舉找到她,若她刻意隱藏蹤跡,那便是大海撈針了。

再看了眼對麵的景珩,見他並未察覺。如今尚未確認他的身份,不能盲目暴露,若是景珩仙君恰巧喜歡藍色如意,自己刻了一個也未曾可知。現下先去和神侍碰麵要緊。

帝綰正要開口告辭,誰承想景珩仙君竟將腰間的藍色如意拿出,放在手中把玩起來,帝綰見狀將告辭的話變成了詢問:“仙君這個如意好生漂亮,不知從何處所得?”

“是我師傅賜予我的。”景珩盯著她答道。

帝綰感受到瞭如意上還有微弱的神力,心下瞭然,但麵上波瀾不驚,嘴上便順口說道:“哦,原來是司命仙君。”

她與徒弟並未見過麵,還需謹慎再謹慎。

帝綰冇有看對麪人的神情,再次望向窗外,發現神侍不見了,忙轉頭對景珩說:“景珩仙君,我族人來給我送銀錢了,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說著就往樓下走去。

留在原地的人,看著離去的人,意味深長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探究。

*

“拜見主神,卑職奉衡光神君的命令,特來為主神送銀錢。”空無一人且偏僻的街道,小神侍現身對帝綰行禮道。

接過錢袋顛了顛,很重,兄長對她真好。不過,這讚美在聽到接下來的話後,也就止步於此了。

“神君說,這個錢袋子連通著長留山裝空桑銀錢的箱子,不怕主神不夠用。不過……”神侍的話說了一半,麵露難色。

“不過什麼?你且接著說。”

“主神,這是衡光神君說的,卑職隻負責傳話。神君說:主神您這次在空桑用了多少銀錢,都要自行補回來。”

為了維持主神形象,她強忍著火氣。好,很好,她要把這些錢全都花光,到時候她就把衡光的寶貝都賣掉,補這個錢。

見主神好一會兒冇有說話,神侍小心翼翼地問道:“主神,若無其它事,卑職先告辭了?”

“慢著。”這兩個字足以讓這個不足千歲的小神侍心裡一驚,生怕主神的火氣撒到自己身上。

“你見過仙族的玄昊帝君嗎?”

小神侍長舒了一口氣,隨即娓娓道來:“稟主神,卑職見過,玄昊帝君可謂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擁有天人之姿的美男子。當然,和咱們衡光神君比,是差了那麼一點點。但他們兩位完全是兩種氣質,神君是溫文爾雅,玄昊帝君是清冷疏離。”

清冷疏離?腦海中響起景珩的氣質,倒是有些符合。再看對麵的人說玄昊時那崇拜的眼神,帝綰打趣道:“如若你是女子,還不得非帝君不嫁了。”

“若卑職是女子,必當會成為誓嫁玄昊大軍中的一員。”

神侍見主神未再說話,而是一直盯著他,盯了半晌,都快把他瞅毛了時,帝綰突然開口:“當年,是你把如意交予玄昊的吧?”

“是。”

“那你隨我去認個人……”說著便帶小神侍消失在原地。

*

“主神,卑職看著像是玄昊帝君,我就送如意的那次近距離看過帝君,也過去許多年了。”

帝綰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景珩就是玄昊。再看了眼滿臉為難的小神侍,帝綰笑道:“冇事了,回去吧,告訴兄長放心,我一切安好。”

走上二樓,看著依舊坐在那裡的人,既然大家都隱瞞了身份,那就再瞞一會吧,她應當是冇有暴露吧?

“景珩仙君,久等了,我與族人閒聊了幾句,耽誤了些功夫。”

“無妨。”玄昊淡淡答道。

“這是飯錢,這頓飯算我的。”帝綰邊說便拿出銀錢放到玄昊麵前。

師傅怎能花徒弟的錢,大不了回去多賣幾件兄長的寶貝。

這時,遠在長留山的衡光神君,猛打了若乾個噴嚏。

倆人一番推諉下,帝綰再次將銀錢放到玄昊麵前,並用眼神警告,玄昊無奈收下。

太陽西落,天色漸暗。

帝綰略感睏乏,便對玄昊說:“景珩仙君,時辰不早了,我去找客棧歇息,仙君有何打算?”

“在下亦有同樣想法。”

*

“如歸客棧,看起來比較僻靜整潔,仙君看如何?”

看到對方的點頭應許,二人一前一後走進客棧。

“掌櫃的,要兩間房。”因有曆劫百世的經曆,帝綰輕車熟路道。

“二位稍等,馬上帶您去房間。”

就在掌櫃做登記,找鑰匙時,又進來了兩位男子,要一間房。

帝綰不經意地往二人所站的方向瞟了一眼,雖然二人都換了衣服,變換了髮型,但她還是認出了這兩位。

高的那個是今日帶女子去大理寺報案的熱心路人大哥,矮的是假扮女子郎君的那個男人。

-一會兒冇有說話,神侍小心翼翼地問道:“主神,若無其它事,卑職先告辭了?”“慢著。”這兩個字足以讓這個不足千歲的小神侍心裡一驚,生怕主神的火氣撒到自己身上。“你見過仙族的玄昊帝君嗎?”小神侍長舒了一口氣,隨即娓娓道來:“稟主神,卑職見過,玄昊帝君可謂是風流倜儻,英俊瀟灑,擁有天人之姿的美男子。當然,和咱們衡光神君比,是差了那麼一點點。但他們兩位完全是兩種氣質,神君是溫文爾雅,玄昊帝君是清冷疏離。”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