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校很遠,早上江爸會送安悅,晚上一般自己坐公交車回家,中午安悅的吃飯讓徐媽很頭疼,一直冇有找到適合的午托班,總是在外麵吃飯一是不乾淨,而且時間也很緊張,最後,三個人商量出一個辦法來,就是江爸每天中午從食堂打飯帶到安悅學校門口,兩人在車上吃完飯就在車上休息一會。學業壓力壓的安悅情緒時常很壞,但江爸的活躍使得她單調乏味的生活變好了那麼一點。安悅在學校也結交到了很鐵的朋友,三個人雖是不同的性格,但又玩的很...-

二中提前一週新生報道,早上江爸送江安悅和林清越一起過去。

新生報道時就已經分好了班級,江安悅和林清越竟然在一個班。

新生按照老師的命令買了軍訓服,開啟了兩週的軍訓生活。這兩週雖然在軍訓,但是書本已經發了,學生們每天也有作業要寫。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江安悅和林清越已經熟悉起來了。但是在學校裡,因為江安悅不擅長社交,也不想惹來一些特彆的關注,她選擇主動和林清越保持距離。進入一個新的環境,漂亮的外表總會給人帶來一些機會,但也會伴隨著一些麻煩。林清越漸漸的也明白了江安悅的意思,他尊重她的選擇。

進入新的班級,接踵而來的便是初高中斷崖式銜接,高中課程的難度上升了不止一個度,這讓江安悅感到有些吃力。不僅是學習,還有人際關係要處理。為了不落單,她在班裡嘗試著主動和彆的女孩交朋友,剛開始總是非常尷尬的。

那天下午所有人在操場上排隊做操,她笑著和身邊的女孩子說話,突然她的衣領上附上了一雙冰涼的手,“你的衣領亂了,我幫你整理一下吧!”,一個女孩子溫柔的聲音傳來,那雙手輕輕的幫她把衣領撫平,江安悅一轉過頭就對上了一雙靈動的眼睛,她梳著齊劉海,兩邊各紮了一個麻花辮,那女孩正笑盈盈的望著她。

“謝謝你,你好溫柔啊!”江安悅情不自禁的說道。

“冇事的,我先走了。”那女孩笑著走開了。

後來江安悅主動去和那女孩搭話,知道了她叫章雪瑩。倆人熟悉起來後便成為了好朋友。

林清越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了江安悅不好好吃早飯的訊息,每天早上都會給江安悅送一瓶自榨的果汁。

“你想喝什麼味的告訴我就可以了。”林清越大大方方的說。

“還可以點餐啊,那我怎麼報答你”

“帶我去你們這裡的圖書館可以嗎?”

“好,這週六就帶你去。我明天想喝梨汁,謝謝!”

兩人好像在交易一樣,林清越每天早上給江安悅送早餐,江安悅每週六陪林清越去圖書館。一般兩人會在週六就把作業寫完,周天江爸徐媽就會帶他們出去玩。

軍訓生活轉眼間過去了,在這兩週裡江安悅不僅收穫了友誼還收穫了固定的早餐。

正式進入高中生活後,江安悅還是覺得有些吃力。新的老師,新的授課方式,有很多東西都要去適應。

“化學老師竟然帶口音!”江安悅難掩生氣的對林清越吐槽。

“你覺得很吃力嗎?”

“有點,一開始我都聽不懂他在說什麼,而且他語速好快。”

“你有不會的可以來問我,口音過一段時間就適應了。”

林清越這句話導致了他在每天晚上都會接到江安悅打來的電話,詢問一些問題。每次林清越都會認真解答,冇有一絲不耐煩。

最另江安悅頭疼的是物理,每次上課前老師都會提問,答不上來就要站到後麵去,下課還要自己做題去老師那裡打卡。每節課下課都要百米衝刺般的跑向物理老師辦公室,否則就會排不上隊。

很快就迎來了期中考試,江安悅考得並不是很理想,被班主任約談了。

“怎麼回事啊!”

“一開始有點跟不上。”

“那後麵好好努力啊!”江安悅的班主任很佛係,說話很簡單

江安悅第一次見到班主任時覺得他和自己爸爸很像。

林清越紮實的基礎和後天的努力讓他榮登第一。他知道江安悅被約談後去安慰了她,還說要帶她出去玩。

“動物園吧,那裡麵動物很多,我們可以一起去看看”

“還有其他人要去嗎?”林清越疑惑的看著他。

“你不帶你弟弟嗎?”

“哦,帶。”

“可以幫我分析一下試卷嗎?這週六。”

“當然冇問題。”

回家後父母也冇有責怪她,都鼓勵安撫她的情緒。江安悅看著二人,她突然覺得有些熱淚盈眶,原來自己已經跌跌撞撞的走了很遠了,她是多麼幸福多麼幸運遇到了江澤和徐望舒。他們算很開明的父母了,竭儘所能的給江安悅提供發展的平台,支援她的一切選擇,相信她的一切決定。

週六林清越幫江安悅分析了每張卷子的失分點和可進步點,基本是林清越一點江安悅就明白了。

第二天三人就出發去了動物園,江爸負責接送。出發前,江爸和徐媽給江安悅準備了一些吃的喝點放在了包裡。

林清越見到江安悅時看到她背了一個很大的包,就主動過去幫她揹包。江安悅意思了一下就給他了,畢竟包確實有點重。

一進動物園江安悅就拉起了林清傑的手

說是怕他走丟,其實就是想捉弄林清傑。剛和林清傑相處的時候他特彆容易害羞,動不動就臉紅說話結巴,一開始江安悅以為是還不熟悉,後來發現這小男孩本來就是這種性格,覺得還蠻有趣的,熟悉起來後她經常對林清傑‘動手動腳’,把林清傑弄得都有些害怕江安悅了。

江安悅剛拉住他手的時候他抗拒的要命,臉紅的要滴出血了一樣。但是又不好掙脫開,隻能乖乖認命。到了後來玩的高興了也就不在意了。

他們看到了很多平時不知道的動物,江安悅拍了很多照片,還偷拍了幾**家兄弟互動的照片。

她發現林清越和林清傑動不動就鬥嘴,林清傑說不過林清越就氣的鼓著嘴不說話。

她覺得很奇怪,明明兩個人一個紳士溫和,一個害羞內斂,兩人怎麼就這麼容易吵架呢。

“他不聽話!”林清越說。

“他不講理!”林清傑說。

江安悅看他倆吵架覺得兩人都可愛極了。

秋天的太陽也很毒辣,到了大太陽底下林清越會自動給江安悅拿傘,她自己打傘,這樣也不會顯得太越距。

江安悅其實一直都很好奇,林清越這樣紳士溫和的男生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有冇有談過戀愛。

進入後半學期,江安悅比之前更加努力了。通過她自己的一遍遍摸索,把前麵不會的知識都弄懂了,後麵也能跟上老師的快節奏了。雖然每天都很累,但是學懂知識後又會很有成就感。

期末考試很快就來了,江安悅這次可是信心滿滿的上了考場。成績下來後江安悅看著自己的排名感覺有些不真實,她考了班級第四名,年紀第十名。

她一次性得了兩張獎狀,一個優秀獎一個進步獎。江爸和徐媽為了慶祝江安悅考得特彆好還特地出去吃了一頓。

林清越打算陪江安悅出去玩,他請客。江安悅說想去畫石膏娃娃,她已經在網上預約好了。

“為什麼預約三個人?”林清越有些不解。

“你不打算帶林清傑嗎?”

“他冇說要去。”

“我要去!”林清傑突然出現在門口小聲說。

-了一下,他把所有本子撿起來後自己抱了多半,給江安悅分了少半說:“走吧,回班吧。”顧時輝不僅幫助了她,也撩動了她的心絃。她喜歡上了那個她以前一直都冇注意到的人。謝珺是顧時輝的朋友也是江安悅的同桌,因為江安悅總是暗戳戳的打探顧時輝,謝珺發現了她的秘密。“你喜歡顧時輝”謝珺突然說。“我們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人,你胡說什麼?”江安悅有些心慌,嘴硬的反駁。“你真的喜歡他啊”“冇有,我不喜歡他。”“冇用的,你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