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思著該活個人樣了,就得順著這狗屁話本的話去死。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蜀青怒火中燒,看著像自己包圍而來的霧氣,提著一口氣,將內力彙聚到心口,而那兒——有一顆蠱王。一顆讓男主得以上位少主,作弊開大的金手指。果然,霧氣停滯了,它晃動著,猶豫著,似乎在思索著究竟是要按情節殺了蜀青,還是保下男主的金手指。而也就是這一刻,蜀青提著一口氣,催動蠱蟲狠狠給自己來了一刀。猛地從這半生半死間掙紮了出來。“噗”一口鮮血從...-

蜀青病得要死的時候,腦子終於清醒了,這倒不是說她向來是個蠢材。隻是對蜀青而言,在這半生半死間,她那總覺得罩在她身上的那股**勁兒散去了。

她從幼時起,便總覺得周圍有些不對勁。她的記憶是和死亡聯絡的一起的。從一開始她就知道自己是個把命懸在線上的人,期待明天甚至比期待一頓飽飯更加困難。苗窟裡蜷曲蠕動的毒物、密林間霧靄陣陣的毒瘴、百裡挑一的廝殺,哪一個都足夠讓她死過百回千回。但她還是活了下來,以一種超乎宿命感的痛苦的幸運活下來,一種每次死到臨頭就突然擦肩而過的幸運活下來。

如果一次的死裡逃生是幸運,那每一次的死裡逃生就是荒謬。次數多了,蜀青甚至能在生死一線裡分一分神,甚至故意操縱自己去死一死。而結局,當然是失敗了。每次嘗試的後果,就像她曾感覺的許多次一樣,她會繼續活著,睜開眼看到第二天的太陽,然後覺得這世界真他爺爺的荒謬。蜀青有時候也會認真想想自己這玩笑似的命運,但是每次卻都會莫名其妙被各種想法、事件打斷,就像是煙霧繞得她心煩。

而如今,在自己這要死的一瞬。她突然從煙霧中清醒了,這煙霧流動、凝固、幻化,在她眼前終於告訴了自己答案。她,蜀青,竟然是一個活在話本裡的人物,一個甚至連正文都進不去,記在附錄裡的一個早死鬼。一個雖然名義上是男主的老孃,實際上卻是為了給男主提供“邪肆苗疆少主”

ד累世公卿之子”身份的工具人。不僅從小就討厭男主,將男主拋棄給彆人欺負,最後死了還得當一個讓男主“子承母債”,受儘淩辱虐待的情節推動器。。

真是好笑,蜀青看著眼前的一排排文字,怒極反笑。如今男主也出來了,要把人甩給江湖□□虐待的劇情也到眼前了,所以她蜀青就該死了?

她想死的時候,身上蠱毒噬骨、傷痕累累都得含著一口氣賴活著。如今,她好不容易掀了諸引門那一群老東西,尋思著該活個人樣了,就得順著這狗屁話本的話去死。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蜀青怒火中燒,看著像自己包圍而來的霧氣,提著一口氣,將內力彙聚到心口,而那兒——有一顆蠱王。一顆讓男主得以上位少主,作弊開大的金手指。

果然,霧氣停滯了,它晃動著,猶豫著,似乎在思索著究竟是要按情節殺了蜀青,還是保下男主的金手指。而也就是這一刻,蜀青提著一口氣,催動蠱蟲狠狠給自己來了一刀。猛地從這半生半死間掙紮了出來。

“噗”一口鮮血從她喉間湧了上來。蜀青像是被人推了一把似的,猛地向前倒去。

“阿,阿孃”

蜀青撐著身子,朝聲音望了過去。

四五歲模樣的小孩子,鼻涕眼淚灰塵糊了一臉。像隻小狗一樣望著她。

她曾在夢境裡看過他經天緯地、操縱天下風雲的一生。而如今,他卻小得一手便能托起。蜀青眸子閃了閃,攥緊的手鬆了又握,握了又鬆。

“阿孃,痛,呼”小孩子黑乎乎的小手攥著帕子,有些怯怯地貼近她。

這孩子低著頭,隻能看到頭頂毛茸茸的兩個小揪揪。滴答滴答的眼淚,滴答滴答的血水,滴答滴答的手帕,滴答滴答地傳進蜀青耳朵裡。

“阿孃,包,傷”那孩子笨拙地擦去蜀青臉上的血跡,從身邊巴拉出一團撕得稀稀拉拉的布條。有些不知所措的望著蜀青。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

蜀青將手收了回去,慢慢將身子靠回牆上。“蜀,錦?”她並不熟悉這個孩子。他是一個意外,而為了彌補這個意外,她從生下他後,就不得不接受懲罰,頻繁接手任務。而之後,她又在謀劃炸了諸引門,與他更見不了幾次麵。現如今,還帶走他,也不過是怕諸引門那群瘋子拿他撒氣。

“阿孃!”蜀錦很少聽到蜀青叫他。蜀青好像總是避免這個名字,她總是“哎”“喏”地叫他來,卻很少看他,隻看他,像要好好看看他的樣子。

他是個瘦瘦的小孩子,眼睛亮亮的,蜀青能看到他對她的依戀、喜歡和親近。她知道自己不是個很好的孃親,或者說不稱職。她從一開始就打算放棄了他,隻是情勢緊急,最終隻能把他生下來。甚至連他的名字,都隻是打眼一瞥看到的一匹蜀錦就定下來了,之後也不曾與他相處。他像是荷包裡突然掉下的種子,有個來處,卻自生自長。

望著這樣的眼睛,蜀青下意識地躲閃開去。攥緊的手終於還是鬆開了。

“蜀錦,你跟著我,也不是個事兒”蜀青順手將手邊的布條扯了過來,低著頭給自己包紮傷口,悶悶地說道。

-眼前了,所以她蜀青就該死了?她想死的時候,身上蠱毒噬骨、傷痕累累都得含著一口氣賴活著。如今,她好不容易掀了諸引門那一群老東西,尋思著該活個人樣了,就得順著這狗屁話本的話去死。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蜀青怒火中燒,看著像自己包圍而來的霧氣,提著一口氣,將內力彙聚到心口,而那兒——有一顆蠱王。一顆讓男主得以上位少主,作弊開大的金手指。果然,霧氣停滯了,它晃動著,猶豫著,似乎在思索著究竟是要按情節殺了蜀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