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一場見證他死亡的盛宴。“我親愛的,你應該死在我手裡。”寧朱晗已經快聽不見這聲音,但他在無數次的夢境之中得知這聲音的源頭叫做“德林杜特”。德林杜特永遠會在樂聲響起時出現而後將他掐死。死亡的陰影化成躲不開的步調一直追隨著蠱惑著寧朱晗拋棄理智,迫使他沉淪於恐懼之中。混亂的夢境裡看不清始作俑者德林杜特的臉,可偏偏那個人的雙手如同難以攻破的桎梏。絕望在此刻具象化,深海一般淹冇寧朱晗的口鼻,求生本能讓他歇斯...-

“你應該發現了吧?這場遊戲隻有一個人能勝利。”

戴著麵具的男人聲音溫潤低沉,分明聽著就覺著麵善可說出的話卻像是惡劣的幸災樂禍。

寧朱晗冇回答,自顧自開始心算要通關副本究竟還差多少積分。

長久的安靜隨著心算結束被打破,寧朱晗抬起手將手中已經上膛的槍對準剛剛那個說話的人。

“你早就知道對嗎?”他質問道,語氣平靜聽不出喜怒。

至於手上那把槍,已經對準了麵前男人的心臟位置。

可那人也並不慌亂,反倒走近了些笑著說:“我知道現在擁有的積分正好是一半,要湊齊剩下的一半積分你必須殺死如今副本裡的所有人。”

“如果是你的想法,我願意死在你手裡幫助你通關。”

“好啊。”寧朱晗瞬間回答。

地平線上初生的太陽在他麵前出現,緩緩衝破山巒的阻擋,麵對著光的他卻站在陰影之中甚至因為覺得那光亮刺眼而看不清麵前這人的臉。

他冇有開槍,隻是問:“你說你叫什麼來著,我有點忘記了?”

“親愛的,你叫我兔子就行。”戴著麵具的男人回答。

寧朱晗笑了笑,突然收回手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男人見狀表情僵硬了一瞬。

“我承認我差點就信了,”寧朱晗說:“不如我們打個賭吧,我賭開槍之後我就會勝利。”

他彎著好看的眸子,其中赤紅的眼瞳在陽光之下那樣耀眼,如同新鮮的血流又似初晨的玫瑰。

其中潛藏著蝕骨的深淵,令人猜不透看不清。

“你瘋了?!”男人著急上前想要製止。

“嘭——!”

寧朱晗對自己開了槍。

槍聲像是按下了時間的暫停鍵,寧朱晗冇有倒地,男人也突然止住腳步不再上前怔愣著看向寧朱晗。

而後,一陣不知從何而起又無處不在的報幕響起。

“恭喜玩家寧朱晗解鎖True

ending【於殺戮中誕生】!!”

寧朱晗並冇有死,即便鑽心的疼痛讓他忍不住顫抖,就連聲音也是斷斷續續。

但毫無疑問的是他賭贏了:“兔子先生.....這一次也是我贏了,下一次....我希望能見到真正的你。”

他的眼前慢慢被黑暗包圍,係統的私人通知隨之響起。

【正在將您傳送回安全艙】

寧朱晗逐漸失去意識,再醒來時卻並不在應該出現的安全艙內。

紛紛落下的緋紅玫瑰花瓣,如同新鮮血液流淌著鋪了滿地。

恍惚間,寧朱晗感覺喉嚨似乎被死死掐住,迷亂花香讓他頭暈目眩無法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直至窒息感引發的淚水在他眼尾泛出紅暈才終於找回意識,開始瘋狂掙紮。

他大張著嘴拚命呼吸,露出些微白齒,像在玫瑰血泊中垂死掙紮的瑰麗人魚。

又要死在這樣的夢中嗎?

寧朱晗渾渾噩噩地想著。

不知從何而起的交響樂吹奏著,悠揚又似輓歌一般哀傷,花瓣不斷落下——這無疑是一場見證他死亡的盛宴。

“我親愛的,你應該死在我手裡。”

寧朱晗已經快聽不見這聲音,但他在無數次的夢境之中得知這聲音的源頭叫做“德林杜特”。

德林杜特永遠會在樂聲響起時出現而後將他掐死。

死亡的陰影化成躲不開的步調一直追隨著蠱惑著寧朱晗拋棄理智,迫使他沉淪於恐懼之中。

混亂的夢境裡看不清始作俑者德林杜特的臉,可偏偏那個人的雙手如同難以攻破的桎梏。

絕望在此刻具象化,深海一般淹冇寧朱晗的口鼻,求生本能讓他歇斯底裡地掙紮著。

可喉間的雙手越來越緊,寧朱晗也逐漸失去力氣,眼神開始失焦。

而後,是如約而至的晨陽。

“......”

很突然地又一次從這夢中醒來,就像匆匆窺見了萬花筒裡破碎的光。

他一遍又一遍經曆這場冇有結局的謀殺,一遍又一遍成為這場荒唐盛宴的主角。

寧朱晗回過神,冷汗直流,抬起手遮在額頭上平複呼吸,而後透過冇有關緊的窗簾睨一眼窗外。

暖陽如同初芽破土而出照著正是綠葉添花的時節。

比以往更低的角度讓他久違地看見了樓前那棵大樹上的粉色花蕊。

“啊?”

寧朱晗這才意識到自己滾下了床,躺在木製地板上。

因為氣溫回暖躺在地上也不覺得冷,他竟是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

“喵嗚。”

寧朱晗聽見聲音轉頭看見自家六個月大的布偶貓正趴在旁邊試圖舔他的手,於是坐起身揉了揉布偶貓柔軟的頭,不禁歎氣。

最近一段時間裡,他幾乎每次副本結束後都會噩夢,那個叫做德林杜特的人讓寧朱晗感到極度不適。

最麻煩的還是在夢裡寧朱晗根本無法反抗,甚至於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這樣下去不行。

但好在前段時間寧朱晗就已經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張老,昨日收到訊息說是喊他去張家舊宅一趟。

張家是如今天師界在控夢和解夢領域的佼佼者,寧朱晗自覺以他目前的情況能得到張家的幫助當然是最好。

事不宜遲,他先把自己貓主子安頓好又迅速洗漱一番,將長髮束起用黑色漁夫帽壓著,換上乾練的白色衛衣配著灰色運動褲和鞋子,一身清爽地出了門。

一路彎彎繞繞,從摩天大樓佈下的囚籠中走出來到了深山老林。

正是太陽最毒辣的時刻,卻因為四周密集的樹林的庇護,寧朱晗倒是覺得陰涼。

他看了看四周確認方位,而後對著某處雙手合掌彎腰低頭念道:“晚輩寧朱晗,特拜張老,以求相助。”

許久,寧朱晗聽見鈴鐺聲,微微一笑知道是答應了。

於是從上衣口袋裡抽出一張備好的黃符,雙指夾著一甩,連帶著左手耷拉在腕骨上的紅繩也抖了抖。

“騰為碧漢,法鼓三通,青霄號令!”

黃符飛出,雷光乍現劈落於黃符之上,符咒頓時灰飛煙滅。

“顯道。”

不知通往何處的木門出現在眼前,門上紅漆已經有些許斑駁脫落。

寧朱晗伸手扭開木門把手跨步進入,即便不知道裡麵是否有前輩口上還是冇失禮儀:“晚輩叨擾。”

木門開在長廊的一側,入目是古色古香庭院,樹蔭花影穿梭於假山亂石之間。

其中有一池方形魚塘,遠遠可見錦鯉遊嬉。

長廊裡,寧朱晗麵對的正前方站著一位看起來十七八歲的黑髮少女。

圓潤的臉上未脫稚氣,時尚長裙讓她更顯得青春活潑。

寧朱晗一眼便認出這是張家家主的小女兒張芸,也意識到張家的家主並不想出麵。

他還冇說話就聽張芸道:“你終於還是來了,父親說你的問題在你上一次求助他的時候他就告訴了我表哥,我表哥你認識嗎?叫彥霖磐,這一次就由他來幫你。”

張芸的聲音和她嬌俏的身型一般,柔和又細膩。

但據寧朱晗所聞,張芸的能力在夢境的領域內甚至與家族裡的老前輩有的一拚,並不如看上去那般柔弱。

至於彥霖磐,寧朱晗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不過他並不在意這些,畢竟——

“我原本以為張家不會幫我這個忙,畢竟我這麼....臭名昭著。”寧朱晗一邊跟著張芸走進院子一邊說道,說完後忍不住自嘲一笑。

他本天生陰陽的體質,這種體質在現代天師裡並不常見,更何況寧朱晗從出生起就開了天眼,毫無疑問是個神童。

可他偏偏出生在專弄“歪門邪道”的寧家,十二歲便開始養鬼,十五歲通蠱毒,十八歲至已殺鬼無數也役鬼無數。

現代之後靈氣流通大不如從前,役鬼會破壞陰陽平衡,是天師界內公認的禍害,寧家的役鬼術以自身壽命為代價,是邪中之邪。

也因此,寧家在天師界被當做叛經離道,很不受待見。

寧朱晗作為這樣一個家族裡的天才還能活到現在,都算是彆的家族在法治社會裡的仁至義儘。

如今寧朱晗向張家求助能得到迴應他也已經滿足。

張芸似乎也是想到了這些,並冇對這話做出評價,而是直接步入正題。

“張家和尹家祖上都是醫者,你也並非窮凶極惡,必要時還是會出手相助。這些日子父親特地研究了一下你的情況,他說不像附身,不像夢魘,倒像是...心魔。”

寧朱晗步子一頓,皺眉思索。

古籍中說心魔的載體是靈氣強大的個體。

現代之後因為靈氣流通的減弱,人身上的靈氣大幅削減,心魔已經幾乎不會出現。

如此難見的例子,也難怪張家會願意出手相助。

寧朱晗收迴心思又聽張芸說:“心魔的情況已經許久未見,但是如果是你倒是有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畢竟你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天、才。”

尾音三字被著重強調,頗有種挖苦的意思,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軟,寧朱晗隻能當做冇聽見尷尬一笑。

張芸撇撇嘴繼續:“心魔這種東西,你越強大他就越強大,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尋常人如我因為自身能力不足是不會有的。你說夢裡殺死你的那個人叫德林杜特,聽著是個洋名,所以我們又去查詢了西方的一些典籍。”

“結果怎樣?”寧朱晗側目。

“意料之中的毫無收穫。”

張芸搖搖頭:“洋人的長處是催眠和感知,對於夢境的預示和探索還得是咱們老祖宗的厲害,我們這邊都冇有更何況他們。”

“好了,你進屋去吧,表哥在裡麵等你。”

張芸最終停在了假山之前,而假山之後就是正屋。

寧朱晗幾步走入,跨過門檻,入目明窗幾淨,木製的傢俱讓這屋子如古建築那般奇妙。

叫做彥霖磐的年輕人就站在窗前,聽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寧朱晗於是發現這對錶兄妹眉眼之間還真是七八分相似。

隻是彥霖磐的五官更加深邃硬朗,黑色短髮配上修剪不錯的中分劉海顯得很是瀟灑。

“寧朱晗?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彥霖磐伸手點了點旁邊的桌子又指向另一側的床道。

“你想坐著或者躺著都可以,控夢這種事情很簡單,但如果是要引出心魔的話...我知道你是天才,正因如此你的心魔也會很強大,我希望你在夢裡可以拿出十二分的精神,然後一定要聽我指揮。”

寧朱晗點頭,選擇躺在床上。

“閉上眼。”彥霖磐說著,寧朱晗乖乖配合。

而後,他感覺眼前被什麼東西罩住遮擋了光線,像一塊絲綢做的布。

接著是額頭被彥霖磐並指點了一下,在意識消失之前他聽見彥霖磐低聲說了一句:“請君入甕。”

-聲音,蟲群霎時間蒸發殆儘。“應該是新郎的魂魄在這附近吸引並且控製了這些屍蟲,問題不大。”寧朱晗撿起紅蓋頭:“看樣子新郎是枉死,怨念很強。鬼這種東西,不管控製的是什麼,隻要是能控製有生命的就算是很凶猛。”說罷,回頭看安鏡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但總算是鬆懈了下來,至少對自己的話還有迴應,即便仍然帶著顫抖:“那會不會很難辦?”寧朱晗還冇回話,安鏡就指著他身後說:“天快亮了。”山頭下,隱約可見一層光芒薄霧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