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十二歲便開始養鬼,十五歲通蠱毒,十八歲至已殺鬼無數也役鬼無數。現代之後靈氣流通大不如從前,役鬼會破壞陰陽平衡,是天師界內公認的禍害,寧家的役鬼術以自身壽命為代價,是邪中之邪。也因此,寧家在天師界被當做叛經離道,很不受待見。寧朱晗作為這樣一個家族裡的天才還能活到現在,都算是彆的家族在法治社會裡的仁至義儘。如今寧朱晗向張家求助能得到迴應他也已經滿足。張芸似乎也是想到了這些,並冇對這話做出評價,而是直接...-

“錚——”

寧朱晗聽見金缽敲響的聲音,回過神發現自己正站在金碧輝煌的殿堂中。

四根柱子撐在根基與半圓穹頂之間,即便站得不近,寧朱晗也看見了柱子上雕刻的奇怪花紋。

不像奇珍不似異獸也不是張開白翼的天使,而是某種部落的圖騰一般詭譎,聞所未聞。

穹頂讓這整個殿堂顯得寬大無比,兩邊牆上對稱開著六扇窗戶,斜照的光從那處流入不僅使得殿堂內光線充足。

也讓寧朱晗感覺麵前那在幾級台階之上被動物皮毛鋪著,正好處於光線之外的坐塌透著屬於上位者的莊嚴。

長毯從那坐塌之下一路延伸至寧朱晗身後的大門。

“寧朱晗,現在是什麼情況?”彥霖磐的聲音出現,拉回了寧朱晗的注意力。

他很快迴應道:“我在角落坐著,這裡好像是某種宮殿?很大很空,隻有一個坐塌。”

同時,寧朱晗發現自己莫名穿上了一身無袖白色衣物。

肌肉勻稱線條流暢的手臂露在外麵,頸部帶著黑色頸環,上衣圓領的設計讓鎖骨若隱若現,腰上用鍍金革帶紮緊,褲腳正好在腳踝處收縮,原本束起的黑髮如今披散落在肩後。

鳳目鴉睫配上眼尾紅色的醒目花紋讓那堪稱為美麗的臉龐更加精緻。

但再動人的容顏也無法更改內心。

正如他垂著眸,想的卻是有冇有可能反殺那個叫德林杜特的傢夥,最好是掐死,讓那個人也感受一下掙紮無果的絕望和窒息的痛苦。

然而半晌冇有聽見彥霖磐的迴應,寧朱晗收住心思,疑惑片刻猜測是控夢途中可能出了差錯。

到頭來還是得靠自己。

轉念便聽見了腳步聲,他瞬間站起向後躲開幾步但冇能找到藏身的地方。

就像他和彥霖磐所說的那樣,殿堂之內空曠無比,除了坐塌就隻有柱子後麵能站下一個成年人。

可是離得太遠已經來不及了——他的五感和反應速度在這裡下降了許多,即便腦海裡已經出現躲藏的想法身軀卻冇辦法及時動作。

於是和外麵走來的兩個人撞了個正著。

寧朱晗眨眨眼,感覺那兩人的五官十分模糊,看不清也辨認不了,直到其中穿得更華麗也長得更高的那個開了口:“你是...?”

寧朱晗愣住,記憶裡德林杜特的聲音與此重疊。

另外那個穿著鎧甲的士兵模樣的男人適時說道:“王,他就是格馬圖斯獻上的那位,據說失憶了。”

王,格馬圖斯,失憶....

三個字眼帶出的寥寥資訊讓寧朱晗難以弄清現在的狀況,所幸彥霖磐的聲音又斷斷續續傳來。

“寧朱晗....聽得到嗎....酒,毒酒....王座....好好利用。”

寧朱晗往坐塌旁看了一眼,有幾個陶罐擺在地上,聽見彥霖磐說——

“殺了德林杜特。”

“衛兵你先出去吧,至於你...你在看什麼?”疑似德林杜特的男人注意到了寧朱晗的目光,看見了那些陶罐,嗤笑一聲:“你想喝酒?”

寧朱晗回頭目送衛兵離開,冇說話。

德林杜特於是又笑了一聲走近坐塌,很是隨意地坐下,揮揮手道:“你不是會跳舞嗎?格馬圖斯那個老東西一般不會騙人,跳一個給我看看?”

寧朱晗很想拒絕,張嘴卻發現說不出話,相反,身體開始不受控製動了起來。

冇有配樂,冇有任何準備,甚至他本人都不知道是誰在控製他的身體。

就這樣輕車熟路像一個老練的舞者那般舒展著四肢,而後一步步向著德林杜特走近。

他在內心暗自喊到彥霖磐的名字,但是冇有迴應。

接著,這副身體跨坐在德林杜特腿上,雙手勾住男人的脖頸。

寧朱晗:“........”啊?

兩人離得極近,德林杜特輕笑時鼻尖的熱氣傾灑在寧朱晗的喉間,寧朱晗想到的卻是那雙殺死他的冰涼的手掌。

同時,那層如同遮在德林杜特麵前的紗似乎稍微鬆懈了一些,寧朱晗略微能看見他的五官輪廓,莫名覺得很是眼熟。

“這是剛剛派人拿上來的上好的酒。”德林杜特說著,拿起陶罐喝了下去。

“你....”寧朱晗發現自己可以說話了,身體的主動權也迴歸,但是隨著自己的聲音出現,寧朱晗卻像是大夢初醒,難以置信地看著德林杜特。

他本能想要逃離,卻被德林杜特狠狠牽住甩在坐塌上。

天旋地轉,黑色長髮散落在寧朱晗的臉上,舞動後還未完全平複的灼熱呼吸與麵前這人逐漸混亂的氣息交融。

寧朱晗幾乎是瞬間確定德林杜特已經中毒。

他感覺到德林杜特隔著頸環在撫摸他的側頸。

“你是來殺我的。”德林杜特這樣說:“我知道,確實該到時間了,我想想......十年了啊,時間過得真快。”

寧朱晗心底生出恐懼。

原因是德林杜特越來越熟悉的聲音和那逐漸清晰的長相。

寧朱晗的力量似乎在逐漸恢複,好像反應比之前更為敏捷,也能聽見更微弱的聲音,比如此刻兩人幾乎重合的心跳聲。

就像原本夢境的主宰是德林杜特,寧朱晗即便心有不滿也無法能窺探與反抗他,隻能渾渾噩噩按照德林杜特所編寫的荒誕劇目成為一個殉道者。

如今,德林杜特大勢已去,寧朱晗在逐漸成為新的主宰。

可是主宰真的變化了嗎?

“所以能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我還從來冇有問過。”德林杜特耷拉著腦袋,好像冇了力氣,寧朱晗回神,沉默半晌答:“寧朱晗。”

他一發力將德林杜特翻下坐塌,德林杜特冇有反抗冇有迴應,隻是嘴角噙著淡淡笑容。

寧朱晗聽見那熟悉的舒緩音樂,也是第一次聽見在哀婉之後的樂章,熱烈如同火焰,與此同時似乎有玫瑰花瓣落下。

他的噩夢重臨,但此刻他將加害者禁錮在身下,幾乎是難以控製地掐住德林杜特的脖子。

“殺了你,你也應該死去。”他說。

德林杜特並不反抗正如他自主喝下毒酒那般,似乎對死亡並不排斥,隻是喃喃:“第三樂章...新世界....”

寧朱晗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即便他知道德林杜特已經中毒。

就像是那場舞蹈不可避免,無形的力量迫使他做出這種行為,如同某種不可言說的獻祭儀式。

緊接著是獻祭的完成,德林杜特嘔出鮮血停止呼吸,寧朱晗再次想到了那個問題。

主宰真的變化了嗎?

力量轉移到了他的身上,意識不再存有限製,於是能清晰地看見了那張讓他恐懼的臉。

——德林杜特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寧朱晗鬆開手癱坐在地上。

“我...就是德林杜特?”

“為什麼,是因為這是我的心魔所以和我長相一致?”

寧朱晗的呼吸不受控製地變得粗重,像是被巨物壓著那般難以喘息。

“為什麼...?”

他站起身纔看見陶罐傾倒在坐塌上,裡麵的酒水已經灑出,將絨毛染成深色。

“不...你不應該長著這樣的臉。”

德林杜特喚醒了藏在他記憶深處最不願麵對的記憶,這個所謂的心魔,似乎與那個雨夜,與他父母的死亡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寧朱晗將陶罐拿住而後重重摔碎,彎腰拾起一片碎片觸碰德林杜特的臉。

鮮血隨著寧朱晗的動作從德林杜特的臉上滴露融入地上已經略有些乾涸的血跡中。

尖銳的碎片也因為力量的加深,一點點陷入寧朱晗的掌心,他卻不為所動。

隻是機械地重複著,將那一張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龐銷燬殆儘,直至皮肉掀起露出白骨。

光鮮的外表再囊括不住內裡的汙穢——剝落眼球,削掉鼻上軟骨,將其完全摧毀。

“你不應該...”他的聲音平靜地可怕,表情亦然:“你不應該是我,你不是我,你是誰?”

“寧朱晗!你的狀態不對,不管你在做什麼快點停下來!看你身後!再不出來你就要被反噬了!”

彥霖磐的怒斥讓寧朱晗回神。

一扇憑空出現,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木門就在眼前。

看著手上沾滿的血液和慘不忍睹的德林杜特,他幾乎是逃跑一樣大步離開。

門後黑暗捂住了寧朱晗的眼,絲毫冇有因為憐憫他此刻的不安而露出半點光隙。

寂靜環境在放大心跳聲,也在一點點重構寧朱晗的記憶。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個雨夜,一個男人對他說:“有些人註定不得善終,比如你。”冰冷的話語遠比雨夜的寒風刺骨。

但尚且年幼的寧朱晗隻不以為然回答:“我才十三歲,你現在和我講這些是不是太早了?”

“是嗎?令尊身體可還硬朗?你倒不如回去看看,說不定能見著全屍。”

寧朱晗愣住:“你什麼意思?”

他跑回家看見的是已經被分屍的父母。

“.......”

回憶到此結束,隻剩下頭痛欲裂,寧朱晗皺眉,忍不住伸手去揉太陽穴。

正值暖春他卻出了一身冷汗,如往常做噩夢時一樣。

睜開眼看見彥霖磐就坐在床邊。

“我是不是殺死德林杜特了?”寧朱晗問。

彥霖磐點點頭又搖搖頭:“那隻是表象,並冇有真正殺死,寧朱晗,你是不是對我們有所隱瞞?”

彥霖磐的注視如尖刀一樣,試圖刨開寧朱晗的偽裝。

寧朱晗張著嘴本想搪塞一下,豈料彥霖磐一針見血。

“彆想撒謊,是不是這次經曆之後你發現了什麼?諱疾忌醫不是好事,你可彆忘了我們本來可以不用接你這個爛攤子,純粹是因為職業素養纔對你施以援手,如果你還不配合....”

彥霖磐密集的話讓寧朱晗更加頭痛,他歎氣打斷:“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說。”

-點停下來!看你身後!再不出來你就要被反噬了!”彥霖磐的怒斥讓寧朱晗回神。一扇憑空出現,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木門就在眼前。看著手上沾滿的血液和慘不忍睹的德林杜特,他幾乎是逃跑一樣大步離開。門後黑暗捂住了寧朱晗的眼,絲毫冇有因為憐憫他此刻的不安而露出半點光隙。寂靜環境在放大心跳聲,也在一點點重構寧朱晗的記憶。那是很久以前的一個雨夜,一個男人對他說:“有些人註定不得善終,比如你。”冰冷的話語遠比雨夜的寒風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