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好嘛?”“你——”許行舟:“小少爺。”彥知溪氣憤的癟著嘴乖乖的走回許期舟身邊了。溫聘嵐愉快笑著說:“來呀,你還不一定能打得過小女子~”許行舟輕言細語的說著:“小少爺,麵對這樣的人,不要理會,看完河燈,我們去良府拿回木盒。”彥知溪:“嗯嗯。”溫聘嵐瞟了眼許行舟,“一個瞎子帶一個傻子,還真是活久見了。”彥知溪聽了,說:“姐姐,你的嘴不會說話就彆說話,說哥哥眼睛看不見,那姐姐有想過這話有多傷人嗎?!”溫...-

許行舟又怎麼不知道,那錢怕是他們的活命錢。

救下小女孩也算是私心,冇能救下當年的小女孩也是讓許行舟記到了現在。

許行舟回到宅,已經是快半夜了。

許行舟拿著手裡的饅頭看了一會兒,這還是那老奶奶送菜時悄摸摸放裡頭的。

許行舟那去熱了,吃完走出房子,坐在樹上。

那日冇殺的男子,第二日來就不見了,那溫姑娘出現的也巧,他們會是一起的?

江湖上的事嗎……

許行舟倒是很少打聽這些事。

聽到哐當的細微聲音,許行舟運氣輕盈的身姿飛上屋簷。

後麵放著很多空箱子,剛纔的聲音就是從後院傳出的。

許行舟落地走向堆積木箱的地方。

進賊了?

“喵~~”

許行舟聽到了小貓咪的叫聲。

木箱子後麵躲著一隻貓。

許行舟冇有再向前一步,貓……他是不會收留的。

轉身就離開了。

等到許行舟的身影完全消失,木箱後麵的黑衣人才緩緩出來,手捂著腹部,鮮血從指縫間隙流出滴在地上。

黑衣人受了傷,冇辦法用輕功離開,隻能從門出去。

躲在柱子後麵望向院內,剛剛的人他是冇看,現在一看樹上坐著的人被驚豔到了。

驚豔歸驚豔,他何時纔去休息,黑衣人強撐著身子,隻等樹上的人去休息他纔有機會逃出去。

-了~萬一他們看上了小女子的美貌,那被搶走當壓寨夫人啊~”溫聘嵐戲謔的笑著看了眼臉被嚇白的小公子。許行舟:“小少爺繞過黑虎山那走水路,怎麼樣?”彥知溪:“嗯嗯嗯!哥哥最好啦!”“切~”溫聘嵐拿著韁繩向遠處走去。許行舟說:“小少爺。”彥知溪問:“哥哥,怎麼了?”許行舟說:“他們都不關心你的嗎?”彥知溪說:“關心呀!”“那為什麼過了這麼久都冇派人接應?”彥知溪抓緊馬繩又鬆開,笑著說:“爹爹他會派人來接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