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小女子以為公子是個瞎子挺可惜的,可當小女子看到,公子行動自如,才知,公子非常人。”許行舟說:“五文錢,還請姑娘守信。”溫聘嵐扔出銅板。許行舟收好錢起身離開。溫聘嵐打量了一番許期舟。許行舟回到渡客樓點了幾樣菜,坐起著吃飯。溫聘嵐能看出他身體裡那種原始的野心和冰冷,卻把鋒芒儘數收攏,這樣子的人還救人,是為了什麼。許行舟放下筷子。溫聘嵐下意識以為他發現自己了,撇開視線。彥知溪從門外開心的走了進來,灰頭...-

許行舟回到屋裡了。

黑衣人撐著身子往門口走去,走到門口暈倒。

白日

許行舟準備出門了,踩到了什麼東西。

“?”

許行舟聞到了一股味,血味。

“死了?”

許行舟探黑衣人的鼻息,很弱,是快要死了。

許行舟買回藥材,煮好藥。

床上躺著的人醒來,看著木桌上的藥碗。

許行舟坐在門口。

“醒了?”

一把匕首架在許行舟脖子上。

無嗔近距離觀察著,冇睡著?

許行舟安然自若的說著,“醒了?”準備起身,“救你一命,給錢吧。”

無嗔嗦一下把匕首收了起來,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差點冇命了。

無嗔把銀子扔在許行舟手上。

“我就不送客了。”許行舟拿著銀子就往屋裡去咯。

無嗔手持單刃刀向屋簷飛去,不一會兒又給飛下來兩傷者。

無嗔一刀下去就冇了。

屋內的人說道:

“在我院裡殺人,五十兩。”

無嗔想著貪財有趣的醫師,他人看見了這情況都報官了,他卻不管,可以說是不在乎。

無嗔走到屋裡,試探著許行舟,鋒利的刀刃朝許行舟命門去。

許行舟旋即翻身躲開。

兩人過了幾招。

許行舟因手臂吃痛,倒退幾步扶著門差點摔倒。

無嗔發現此醫師手臂有傷,收起匕首走上前。

許行舟:“你是啞巴嗎?”

無嗔:“……”

許行舟拂開無嗔的手走到木桌前坐下。

“能跟我過上十招,你武功很厲害。”

無嗔覺得這盲醫出招乾淨利索,想誇也誇不了,畢竟對麵把他當做啞巴,那就當一回啞巴咯。

-溫姐姐都是知溪的恩人~”溫聘嵐對彥知溪問道:“你會劃船嗎?”“啊?”溫聘嵐說道:“想感謝搶著劃船又不會,小公子,我們在原地打轉呢。”彥知溪撓撓頭歉意的說:“對不起……”溫聘嵐拿過槳,彥知溪坐回位置。許行舟睡了一覺醒來。“溫姑娘也累了吧,小少爺看了有一會兒了,讓他試試?”溫聘嵐動了動手腕,看了眼冒著亮晶晶期待已久的雙眼。“行吧。”溫聘嵐坐在許行舟對麵,問:“許公子有想好拿到銀子後,還待在京城嗎?”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