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南新宿線還是比較便利的。”“好的,感謝兩位小姐。希望冇有耽誤你們太多時間。”“不如說是我們感到很抱歉,剛纔似乎嚇到你了。”“沒關係,兩位告訴我這些也是為了安全著想。我會小心注意的。”青年微笑著,淺淺鞠躬表示感謝。青年表現出的謙遜和恰當好處的禮節再次給兩位增添了幾分好感,她們不由地多補充了一句:“那祝你一路順風。如果真的遇到什麼困難可以考慮我們這邊的特色——武裝偵探社哦。”“……好的,謝謝。”“……...-

02 所謂的“歡迎”——?

江戶川柯南是一名寄宿在毛利偵探事務所的小學生。

……表麵上是這樣。

實際是那個小有名氣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

因為一些不便提及的原因,他變小了。

重申一次,他實際上是高中生。變小也隻是身體變小,和腦子什麼的冇有關係。

那麼為什麼他還像小孩子那樣不看路亂跑最後撞到人呢?

1,隻是裝作小孩的樣子,以防被懷疑。

2,真的有在出神,冇去看路。

3,有其他不可說的原因。

那麼答案是——

全部都有可能。

撇去對於高中生偵探來說,比較合理的1和3不提,2這種看似“不可能”事件卻是在他身上長髮生的。

雖然作為一名偵探,他的推理相關技能都還算不錯,但事實上有些東西看起來可以,可並不能帶來什麼優勢。比如說“注意力過於集中”這點。

像是思考時不注意周邊環境,一不留神掉入“陷阱”,或是一不留神被人從背後攻擊什麼的,已經可以算是常態了。

所以,在江戶川柯南意識到自己不小心撞到人後,熟練地道歉已經是下意識反應。

他們一行人是早上8點半到達橫濱的,這次的委托內容相對比較簡單,而且是少見的冇有涉及命案的委托。即便這樣毛利大叔臨走前也依舊受到了委托人的熱情款待,等他們吃喝暢談結束,與委托人在站台入口告彆時已經是傍晚了。

——本以為今天就這樣平和安穩的結束回家,但就在剛剛,經過閘機口時偶然看到了一些令人在意的東西。

那大概是在做什麼交易。

柯南粗略地做了判斷。因為距離和遮擋,他看不到交易的雙方的麵孔,再加上蘭在催促他跟緊些……他能確定的就隻有對方伸出手接過來的——頗為複古的棕色皮質手提箱,以及潔白的襯衫袖口。

這兩點作為參考未免過於普通,穿著白色襯衫的人可是到處都是,也就行李箱可以勉強作為一條線索。隻是進行交易的大多不都是用常見的銀灰色金屬箱嗎?用這樣的不會有些高調?

這麼思考的途中,他不知不覺地跟錯了大人,……畢竟在小孩子的視野裡隻有一條條不同顏色的褲腿而已。

然後就這麼撞上了。

“啊、抱歉!”

下意識地慌忙道歉,接著在對方的助力下快速穩住身型站正。冇多久他便聽見從後方傳來的急促腳步聲,大概是蘭發現他不知不覺又不見了。

“……”等等。

棕色的複古皮質手提箱。

潔白的袖口。

在蘭與毛利大叔和對方的交談聲中,柯南發現這個青年有著剛纔所提到的同樣特點。

他猛地將視線上移。

年齡看起來也就十幾,高中……或者剛入大學的學生?服裝也是比較偏隨性休閒的混搭風,感覺他手上那個複古的行李箱與他的著裝風格格格不入。

“啊、不好意思,我要上車了。”

眼看青年即將離開,還冇做出判斷的柯南慌了一瞬,但很快發現這個人乘坐的車和他們坐的是一樣的,於是又悄悄鬆了口氣。

雖然對蘭的反應也有些在意,但還是先以案子為主。

總之,在提醒毛利父女上車後,他藉著小孩子的天性率先跑了進去。他們和剛纔的青年男子一樣是從倒數第二節車廂進去的,那男的不在這裡,是最後一節?還是在前麵?優先把所有人排查一遍吧。

柯南左右看了一眼,選擇左側,也就是前方車廂跑去。

*

告彆萍水相逢的一家三口?青年選擇在最後一節車廂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將手提箱平放在膝上休息。

不知為何總有種不安的感覺。

青年捏緊箱子的同時,不著痕跡地打量車廂內的所有乘客。

雖然他已經將自身這個、宛如外掛般的能力——“超直感”運用自如了,但那也僅僅用於“瞬間”發生的危險。偶爾會遇到的這種不安感基本都是“較往後”的時間“或許”會發生什麼。

這種感覺差不多是從他乘上車後開始有的,也就是說,會有什麼事發生在電車行駛過程中嗎?

“啊,又見麵了呢。”

青年聞聲抬頭,是剛纔在站台遇到的少女。原來他們乘坐的也是這輛車啊。

他站起身點頭迴應,自然地將空位讓了出來,不過這位少女搖了搖頭看起來正在尋找著什麼。青年眨了眨眼睛,心下已有了判斷。“是在找剛纔那個孩子?”

“是……柯南君在我們之前先跑了進來,我們正在找。不過既然這邊冇有的話,那應該是在家父找的那頭了。”毛利蘭將整個車廂巡視了遍然後定下結論。

“需要我幫你們一起找嗎?現在人流量也開始變多了,還是早些找到更安心。”

“不用。已經拎回來了。”

正如毛利小五郎所說的那樣,他單手拎著小孩走回毛利蘭的身邊,丟了過去。期間小孩老實的一句話冇說,直到看見他腦袋上那明晃晃的包,青年和少女瞬間理解了。

因為電車上的乘客陸續多了起來,柯南並冇有成功地將所有車廂看完。在他跑到倒數第五節車廂時,自己的後衣領就被毛利小五郎拎了起來。……冇有辦法,即便機動性再高也比不上成年人的長腿。

從目前觀察到的來看,除了站台碰到的那個青年外,還有兩人拿著同樣的行李箱。其中一位是在倒數第三節車廂,穿著長風衣和白襯衫的瘦高男人。另一位則是在倒數第四節車廂,一副時裝雜誌模特感,走中性複古路線的人。

三人身高體型看起來相差不是很大,不過硬要說的話,倒數第三節的男人更高些,倒數第四節的更瘦些吧。

……話說回來,一輛電車裡竟然有三個同款箱子,難不成最近很流行複古?

“呐,哥哥你的行李箱好特彆,裡麵都裝著什麼?”

“箱子的話,算是朋友送的禮物……?因為當時正好在國外。”青年的語氣帶了分不確定,他笑道,“和我的氣質不太搭吧?”

“誒——不、怎麼會……既然是朋友送的,那我想一定是對方用心選的、適合你的禮物。”毛利蘭先發出一聲感慨,在意識到三人的視線後慌忙補充。不過她還是咽回去一句關於這份禮物是限量款的資訊,那是前不久園子才和她提到過的。畢竟禮物重要的不是價格而是心意嘛。

“我也這麼認為!我猜這位哥哥和朋友見麵時應該和現在的感覺不同吧?比如說服裝搭配這樣的,或是心態這種。而且,這個看起來相當精緻,搞不好是手工製品哦。”

柯南裝作很感興趣的樣子,“不經意”地將手放在鎖釦上,卻冇想到下一秒就被青年輕鬆握住。

“真聰明啊,柯南君。”青年彎下腰湊近他,“不過,不經允許就隨便打開彆人的東西可是不行喔。”在柯南怔愣的表情下,他用著僅有他們兩個可以聽到的音量說道。

“……嘛,裡麵也就是一些換洗衣物啦。因為要去米花町處理些事,所以需要在那住幾天。”

“這樣啊,我們也住在米花町,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可以來找我們。啊,家父是一名偵探,名叫毛利小五郎。我是毛利蘭,這個孩子是江戶川

柯南。”

“原來這位就是——”青年隨少女的介紹將視線挪向那位大叔,他一副意外的神情微微睜大雙眼,冇想到會這麼巧。

他伸出手與眼前的名偵探握手,“那之後若是有緣就請多指教了,我的名字是沢——”

“死人了——!!!”

前方車廂突然傳出的尖叫打斷了青年的問候,僅僅一秒的時間,身邊的小孩子就像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一樣果斷地衝了出去,緊接跟著的便是他的監護人毛利小五郎和他的女兒。

這難道就是偵探的特質?

他不禁想起為他指路的兩位女性所說的描述,開始為未來感到不安。再三考慮後,他選擇跟上三人的步伐。

-男子的臉色變化,不由看了一眼被她用手牽住的柯南。雖然柯南經常亂跑讓人擔心,但他學習總是滿分,在彆人有困難的時候也能給出不錯的建議,甚至一些案件上麵也有不少助力。和其他那些調皮搗蛋、學習還差的孩子比起來,其實、搞不好、算是相當省心的?“是……不過現在長大些好了很多。”大概。不知道少女心中的彎彎繞繞,青年男子感慨著迴應。“啊,不好意思,我要上車了。”彷彿看準了時機,他指向即將靠站的電車,對他們三人告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